有感於對眾生負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5日】幾天前下午6點發正念,一立掌眼前出現一個畫面:無際的宇宙大穹之中,密密集集遍是身著黃色袈裟、盤腿立掌發正念的眾生,我突然感覺到他們就是我自身體系的眾生,隨即我溶進了自己的宇宙空間中。

看著他們抓緊時機端坐、肅穆、立掌除惡,我心裏一陣難過,淚水不由的落了下來,是啊!這段時間狀態不好,發正念時經常意念不集中,正念不強,沒有質量。除了全球同步發正念時間外,其它整點很少做,即使坐下也是敷衍,神兒早跑了,拉也拉不回來。自全球大法弟子每日四發正念以來,正念除惡已成為刻不容緩的緊急責任,發正念時也總是被暫時放下的工作勾著心。雖然在法理中也明白發正念的重要性,但總不能提起精神來,也發不出強大的正念,內心很沮喪,更甚時想:能修到哪就到哪吧,眾生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吧。其實這已經是放棄了自己的責任,違背了久遠前助師正法的誓約。當這個念頭出現時也沒有悟到這是宇宙偏離法的舊勢力敗壞的觀念在往我腦子裏反映,企圖阻撓我正法,師父也曾多次點化,借同修的口點我,但總也點不醒我,或者說有心無力,坐在那裏還是迷迷糊糊,腰酸背痛,急於結束。

此次師父又一次慈悲點化,讓我看到了眾生那急盼的神情,深深觸動了我的心,忽然有一種感受,就像一個長期不歸家的母親,終日遊山玩水,有一天回家了,兒子那種期待不寧,深怕這個不負責任的母親再度棄他而不顧,他不敢怨母親,只有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共同營造這個沒有色彩的家。我的心被深深刺痛了,凝視眾生,深感對不起他們,由於我做的不好,使得我世界裏的眾生乾著急而痛失許多良機。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修得不好就會淘汰很多生命,那麼等你圓滿的時候,等你歸位的時候,你會發現當初對你寄予無限希望的那些生命被淘汰的非常得多。那麼在這個宇宙大穹中,你代表的天體很可能就是殘缺不全的,無數的眾生被淘汰掉了。」

想到自己歸位時,如果因為修得不好,使我的宇宙殘缺不全,我的心一下痛了,他們是我的一部份哪。看到他們的殷殷切盼,一種深深的自責和愧疚盈滿全身,從生命深處發出:我要救度他們,我要對眾生負責,就這樣,我注視著我的眾生,慈悲漸漸充滿全身,充溢著整個空間,淚水也在不斷地流淌著。「我要對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堅決鏟除一切邪惡,我的正念一定能起作用。」正念在逐漸加強,身體越坐越舒服,漸漸入靜,這時掌心強大的功在湧動著,全身每個汗毛孔都發出無比巨大的功,直打向大穹縱深處。20分鐘後,發出一念,堅持做到半小時,與海外大法弟子的時間接續上了。這時大穹中無數條金色的光帶由兩邊伸展向天頂,向穹頂一樣連接起來,那是大法弟子無比巨大的功,威力無比。

以後幾天中我都和我的眾生一起發正念,多次做到半小時,我注視著他們,流著慈悲的淚水,迫切的使命感油然而起。一次發正念時邪惡勢力又在干擾:肩胛酸痛、腿疼難忍,真想蹦下來,5分鐘後不想再堅持,這時眼前又浮現出眾生的畫面,我堅持了下來:我是他們的主體,我的退縮將使眾生失去這正法除惡的機會,哪怕痛的不能入靜,也要保持立掌之勢,讓眾生完成這次使命。同時鏟除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正念一出,漸漸的肩、腿不那麼疼了,慈悲充滿著整個空間場。

又一次全天整點發正念,晚7時一閉眼一片湛藍的天空,白絮一樣的雲,感覺那麼清亮,純淨,清爽,那樣的美好,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對我的鼓勵,我不能再像過去那樣,只忙於大法工作,而疏於學法煉功,不應該有常人做大法工作的那種狀態,工作再忙每天也要抽出一定的時間學法煉功,堅持發正念,不能讓邪惡鑽我們的思想漏洞,至此一改往日那種迷鈍狀態,意識非常清晰,發正念時真感覺那是一場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身臨其境一般那種神聖、威嚴、無以言表。

個人體悟,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0/2430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