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山縣公安局和盤錦教養院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6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群眾已三年了,當權者採用極其殘忍流氓的手段,製造了無數慘不忍睹的血案,罄竹難書,受迫害者千千萬萬。有的被判刑、勞教,有的被拘留,有的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生活窘迫……我也是被迫害者之一,現將我被迫害的經歷陳述如下,希望聯合國人權組織及全世界支持正義的政府能給予中國的法輪功群眾緊急援助。

1999年11月25日,我在單位上班,派出所來人問我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結果他們要帶我走。單位領導及同事找來了我的父母等家人勸我,派出所警察曹志友說給一宿的時間,由於我堅持不放棄我的信仰,第二天警察把我送進拘留所。那時我的女兒剛出生19天。送我的警察有曹志友、王耀輝、代文(現已下崗)。

12月14日,石山派出所強迫我家交兩千元人民幣作為保證金,才將我放出。保證金的收據還在我家裏。而警察卻以莫須有的「罪名」將我非法拘留。在拘留所裏,有一天我煉功被所長李洪滿看見,阻止我煉,我沒聽從。他把張希明(副所長)喊來,把我拉進沒人的號裏,一人給我一頓耳光。

2000年7月31日上午11時,派出所的民警楊中山來單位找我,說盤山縣政法委書記劉成元找我談話。劉成元問我法輪功是不是X教,我回答說不是,而且還講了我煉功後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劉成元沒吱聲,派出所所長趙宏偉說我執迷不悟。之後,他們去了招待所吃飯,把我扣押在派出所,讓代文看著我。下午4點多鐘,把我們非法送入拘留所(另兩名女功友是從自家的西瓜地裏被抓走的),這次送我們的警察是李貴新、王耀輝、代文。拘留我們42天,我曾絕食抗議3天,遭到李洪滿的打罵。

2000年12月31日,我向行裏辭職,行長劉懷群暗地裏向盤山縣公安局及石山派出所打電話,怕我進北京上訪。我在回家的途中,於盤山縣東郭鎮被派出所曹志友強行截住,又一次將我送入拘留所。此時拘留所已有20多位功友,大法教我們做好人,好人被拘,這是違背天理的,為抗議這種無理的迫害,我絕食8天。拘留所的臨時工張宇把我們學的大法書搶走,為要回書我們絕食6天,之後劉成元,縣公安局的晏局長與拘留所商議把我們3人(另兩位是王健全,張玉權)送入盤山縣看守所,我被非法關押在7號監室。在看守所李副所長(50歲左右)授意下,幾個刑事犯人曾打我兩次,管教看見不管。打我的犯人有王俊安、范柳等。看守所的管教馬尤尤(高中同學)與我談話時,王指導員(50歲左右)抽了我5棒(給犯人開棒用的塑料管)。

我在看守所呆了整整2個月。2001年4月16日,盤山縣公安局法制科的王德金跟我本人甚麼也不說的情況下,把我送上去盤錦教養院的汽車。

教養院更邪惡,侵犯人權,四防員(勞教人員)對我們輕則罵,重則打,天天坐板,不許說話。副院長張守江多處尋找所謂的「轉化方案」,特別是到瀋陽、撫順等地學習犯罪經驗回來後,對我們法輪功修煉者進行野蠻的強制性洗腦。

2001年5月23日,他們把葉喜明找去,不一會兒聽到葉的慘叫聲,另兩個屋的功友跑出來,我與功友隨即也跑出來喊著打人啦!不要打人!管教王雪光把我們推進屋,這時陳長利(管教,28歲左右)跑過來,問是誰先跑出去的,我站起來,他不由分說一頓劈頭蓋臉把我踹在床邊,之後拿來了膠皮棒,劉大漢(管教)提著電棍,還有馬剛(勞教人員)他們三人對我開打,打倒了又拽起來,我的臉被打腫了,牙鬆動了,鼻樑骨歪了,嘴裏打豁了,鮮血直流,他們才住手。臨走劉大漢罵著又電了我兩下,我臉上的青色很長時間才下去。之後兩天馬剛又打我兩次。5月24日,陳長利在我被迫「蹶著」時用膠皮棒打屁股三下,後背打了四、五棒,之後劉大漢讓我趴在地上打屁股打了近十棒,屁股變成黑紫色,而且變硬,坐凳子上疼。而且頓頓只給發糕吃,且只有兩片。

6月14日、17日晚,一大隊劉明華副大隊長兩次共計打我8棒。

6月下旬,護管大隊正副大隊長唐小彪,顧振和帶領管教們對我們輪番體罰,讓我們蹲著、蹶著、走鴨步、讓四防員騎著我們走,唐小彪打我屁股十餘下,陳長利打了我八、九棒,而且光屁股打的。欒勇(普教)騎著我,顧振和打後背、大腿十餘下。

8月份一天,唐小彪問我和胡永寬近視眼是不是病,我兩個都說不是。他說你們說是病就不打,不然一人五棒,我們堅持說不是,結果打我十棒。四防員欒勇叫我將風吹掉的畫報(誣蔑法輪功的)粘上。我沒幹,他發火打了我耳光,用腳踹我。又一次,坐在我前面的桌子上,用一米長、一寸寬的木條打我的胳膊,肉打成紅紫色。7月份開始,我的身上開始起疥,顧振和打我的胳膊一棒,後腰一棒,陳長利打我脖子一棒。

7、8月份,張守江強迫我們聽他講「課」(洗腦),記「筆記」,寫「課後感」,妄圖用此法對我們洗腦,但奇怪的是,一到他講「課」時,我就打瞌睡,聽不進甚麼。

9月19日,教養院又延長坐板時間,從早晨4時到晚上10時,除去上廁所,洗餐具時間都坐著。上午,下午各一次廁所。喝水少,造成大便乾燥,肛門出血;坐得時間長了,小便失禁,便尿斷斷續續,而且渾身上下起的不好的東西(疥瘡)在折磨著我……

以上是我能記得起來的,不少事都記不清了。想想功友們在遭受迫害,我的眼睛止不住流淚。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慘無人道的迫害,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牽動億萬人的心。然而我們大法弟子在這次浩劫中更加堅定了修煉的心,不忘恩師的教誨:「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大法弟子身如磐石志愈堅。烏雲遮不住太陽,真理的光芒一定會普照大地,世界需要真誠、善良與和平,人類需要「真、善、忍」。願正義之聲能喚醒世人的良知,也真誠的希望聯合國人權組織實地調查,揭露和制止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在中國的犯罪,讓邪惡在中國消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