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盤錦市勞動教養院迫害女大法弟子部份事實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2日】天下烏鴉一般黑,蠍子蜈蚣一樣毒。在江氏邪惡集團的唆使和操縱下,全國大大小小的勞動教養院就像一座座人間煉獄。那裏的惡警們,在對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中,都充份地暴露出了它們窮凶極惡的流氓本性和欺善媚惡的醜陋,上演了一幕幕人間慘劇。

盤錦市勞動教養院就是其中的一個。這裏的惡警們採用種種卑劣手段,長期迫害大法弟子,其罪行累累,天憤地怒,神譴人斥。

一、其施用的酷刑累述如下:

1、精神迫害

(1)背雷鋒日記
(2)利用叛徒進行輪番洗腦
(3)逼迫唱污衊大法、羞辱大法弟子的邪惡歌曲
(4)播放魔性音樂
(5)逼迫集體簽名污衊大法師父和大法

2、肉體迫害

(1)用電棍電
(2)不讓睡覺或少睡
(3)長期禁閉在無光的黑屋裏
(4)吃飯時給少量食品
(5)用粗大的膠皮棒打
(6)戴手銬
(7)蹲著走
(8)蹶著
(9)單腳立
(10)單腳飛
(11)蹲馬步樁
(12)用手掐
(13)懸吊
(14)跪著
(15)蹲著不讓上廁所
(16)不讓洗臉、洗澡
(17)「跳舞」

二、迫害實例舉證

現將惡警們殘害善良的女大法弟子的部份罪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

1、精神迫害

這裏,惡警們逼迫每一個在它們的暴力下違心地放棄了修煉的人每週寫一次「思想彙報」。有不合心意,就會遭惡首羿秀豔的污辱、謾罵。同時,惡警還逼迫她們每天寫一遍辱罵大法師父的「三句話」。再以後,就在每週的思想彙報末尾寫上污辱大法師父的「三句話」,不寫就不算過關。

在這裏,惡警們把20多名堅修大法的女大法弟子分別關押在不同的房間裏,用各種洗腦的方式對大法弟子進行精神迫害。

這些惡徒們逼迫大法弟子背所謂的「雷鋒日記」,連標點符號都不允許錯一個。如背不下來或背錯一個字、一個標點,就罰你蹲著背,蹶著背。與此同時,這些惡徒們還不斷地翻新花樣,加重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女惡徒把《雷鋒日記》書放在大法弟子的後背上,然後讓大法弟子蹶著背。如果書掉到地上,就用棒子打手。

邪惡之徒院長張守江為了顯示自己,達到其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目的,自編自譜了一首污衊大法、羞辱大法弟子的「歌曲」,並逼迫人人都唱。還逼迫女大法弟子跳魔性極大的舞,以此來毀滅大法弟子的意志。

2、利用叛徒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

邪惡之徒為了摧毀大法堅修弟子的意志,每天利用多個叛徒將大法弟子圍住,輪番洗腦、污辱,有哭的,有罵的,有打的,有跪著哀求的,除了吃飯之外,一天十幾個小時,不讓大法弟子有空閒時間,對大法弟子實行疲勞戰術,妄圖以此來達到其讓大法弟子背叛師父、違逆大法的目的。但這些邪能歪術,在堅修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下均宣告失敗。

3、黑暗的2001年5月25日─5月30日

2001年5月25日─5月30日是遼寧省盤錦市勞動教養院的一段極其黑暗的日子。2001年5月25日這一天,邪惡之徒們開始了對大法弟子更加殘酷的肉體和精神迫害。

這一天,在邪惡之首──院長張守江的帶領下,惡警們開始用野蠻、暴力、流氓的方式對大法弟子進行前所未有的大規模、集中殘酷的肉體和精神迫害。它們把大法弟子每二到三個人一組關押在一個屋子裏,窗戶用報紙糊上,不見陽光,讓大法弟子在地上蹲著走,單腳立,單腳飛,蹲馬步樁等,不服從就打,再不服從者就戴上手銬。而且還把大法弟子單獨關在一個暗無天日的小屋裏禁閉,白天黑夜蹲著,更甚者,不讓睡覺,有時只讓睡2─3個小時。

惡徒們還公然聲稱:上級有文件,打死算白打。惡首劉靜(音)使出吃奶勁打每個女大法弟子兩個嘴巴子。然後在當日半夜,惡警們把大法弟子一個一個拉到樓下禁閉室裏,用電棍電腦袋、電脖子。邪惡猖狂至極,竟用電棍電一個大法弟子的嘴。用膠皮棒打大法弟子,主要是打屁股。有十多人屁股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沒有一塊好地方,有的被打得臉和眼睛都腫起來了,嚴重者,有的被打得走不了路。

4、大法弟子蘇瑩受到的迫害

大法弟子蘇瑩,在當天半夜被拉到一個黑屋子裏,四名惡警將她身上穿的褲子扒下,最後只剩一個褲頭,逼迫她趴在地上進行毒打。當時,因該女大法弟子來例假,否則惡徒就會強行扒光衣服,連褲頭都不會留下。

一個叫蔡麗的女惡警咆哮著「咱們每人打3大棒子」,說完舉棒就打。打完後,把蘇瑩揪起來惡狠狠地狂叫著「你是跟你師父走還是跟XX黨走?」蘇瑩堅定而又響亮地回答說「我堅決跟我的師父走!」話音剛落,惡徒們就又將其按倒在地,再次暴打。就這樣,打完了問,問完了打,反來復去地折磨著,最後覺得還不夠勁,仍未發洩完私憤,4名女惡警又用手掐蘇瑩的大腿內側,邊掐還邊發出像魔鬼般的尖笑聲。當時這些女惡警的狀態,那真象鬼附體似的,哪有一個女人的溫柔、賢慧的樣子啊!讓人看了都不寒而慄,毛骨悚然。這些女惡警們一直把蘇瑩折磨得昏死過去。一見這種情形,惡徒們害怕了,趕緊找來救護車,連夜把蘇瑩送到醫院進行搶救。

第二天負責迫害男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們,為了掩蓋同伙的惡行劣跡,不打自招地謊稱:昨天晚上,有一名女大法弟子突發心臟病,被送進了醫院。

醫生來檢查時,一看蘇瑩渾身都是傷,大腿內側被掐得不像樣了,屁股被打得變成了青紫色,腫得很高,就問站在跟前的女惡警:怎麼弄成這個樣子的?教養院在場的幾個邪惡隊長作惡心虧,啞口無言。後來,醫生與女惡首大隊長羿秀豔及副大隊長劉靜(音)等人商量後,決定做手術,首先取出臀部中的淤血,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當惡警把要做手術的事與蘇瑩一說,蘇瑩說:如果要做手術,得通知我家人來。在場的邪惡隊長們怕它們的惡行被蘇瑩家人知道,最後還是在沒有通知家人到場的情況下,做了手術。手術中,從整個臀部取出了2滴流瓶淤血。蘇瑩在醫院住了半個月,才回到教養院。回去後,繼續受到迫害。

惡徒們怕其他大法弟子知道此事,就把她單獨關在與大法弟子李淑娟相鄰的一個屋子裏,並大聲播放魔性大發的迪斯科音樂,震得大法弟子李淑娟和蘇瑩頭昏腦脹,其罪惡目的就是讓她們放棄對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堅定正念。

當時,大法弟子李淑娟因堅修大法不動搖,正被邪惡關禁閉,左手高吊在窗戶上,另一支手銬在暖氣管子上,屁股蹶著,受到長期的折磨。

5、大法弟子武冒玲受到的迫害

另有一位大法弟子武冒玲被惡警帶到禁閉室裏,幾個男刑事犯人在惡首──教養院副院長周XX(具體名不詳)的指使下,對該大法弟子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惡徒們把武冒玲戴上手銬並吊起來,幾個男犯人就開始大打出手。而邪惡的周副院長卻躺在一張單人床上,冷酷無情地看著打。

6、大法弟子李淑娟、呂淑萱受到的迫害

還有兩名堅強的大法弟子李淑娟、呂淑萱,因為不配合邪惡而多次被關禁閉。她們兩隻胳膊被吊在左右側上方,只有腳尖剛好點地,整整吊了數小時。

這些惡徒們為了讓大法弟子離開大法,就逼迫大法弟子背「雷鋒日記」,大法弟子李淑娟、呂淑萱等堅決抵制,這一堅定之舉招致了惡徒們的瘋狂迫害。

其中大法弟子李淑娟從5月23日起被關禁閉,六天六夜不讓睡覺,腿肚子和腳腫得都透明放光,以致於後來腿肚子都裂開了許多狹長條的口子。

呂淑萱的腳腫得不能穿鞋,只好把鞋前端剪開。真是邪惡至極呀!大法弟子李淑娟、呂淑萱堅決不配合邪惡讓唱所謂的「歌曲」這一卑鄙作法。

從5月13日起,她們分別長期被關在洗腦教室旁邊一個終日不見陽光的狹小的黑屋子裏,吃喝拉撒睡全在屋內。裏邊只有一張單人床,不給被褥,半夜12點以後才讓在床板上睡2─3個小時。每天用小菜碟送飯,只給一點點飯,或給一小片薄薄的方糕。共關了17天。其他大法弟子見此情景都流下了痛心的眼淚,傷心地吃不下去飯。

有一次,大法弟子呂淑萱因所寫的思想彙報不合邪惡之徒的要求,被拽到洗腦教室後面的小廚房裏,戴上手銬蹲著。大法弟子呂淑萱為了抵制邪惡迫害,在屋內高呼「法輪大法好!」在場的大法修煉者聽後倍受振奮。邪惡之徒聞聲喪膽,心慌意亂。惡首羿秀豔開始打呂淑萱的嘴巴子。到了晚上,還不解恨,就把大法弟子呂淑萱用手銬銬在惡警們睡覺的屋子裏,惡警們呼呼大睡,卻讓大法弟子呂淑萱戴著手銬子一宿不閤眼地蹲著。

呂淑萱因多次被反戴手銬毒打,用電棍電,造成現在手臂肌肉萎縮,手連羹匙都拿不住。當家人一來探視時,大法弟子呂淑萱向家人當場揭露了邪惡的迫害。為了掩蓋罪惡,惡徒們不許家人再看望,直到現在還不讓家人去探視。

在罪惡昭彰的盤錦市勞動教養院,還有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受了歹徒們的非人折磨,關在這裏的每位大法弟子都有一本血淚帳。盤錦市勞動教養院惡徒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殘暴惡行述不盡,說不完,真是罪惡滔天,罄竹難書!

在這裏,我們正告這些惡徒們:為了自己的未來,快快放下手中的刑具吧!否則,天理昭昭,報應無窮。大法弟子的善良、慈悲之舉,是為了喚醒你們那沉睡的良知、迷失的本性。快快醒過來吧,回頭才是岸哪!否則,前景極其可怕啊!


附:犯罪惡人榜
盤錦市勞動教養院院長:張守江
盤錦市勞動教養院副院長:周XX
盤錦市勞動教養院大隊長:羿秀豔
盤錦市勞動教養院副大隊長:劉靜(音)
盤錦市勞動教養院女惡警:蔡麗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3/2016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