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關鍵時刻做一個真正的神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4日】 連續三天,師尊的經文一篇接一篇,對弟子的震撼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覺得這是在告訴我們,一個正法進程中的重要時刻就在我們面前。一些同修這幾天在發表的文章中談到99年的4.25,我覺得99年邪惡物質因素總體數量及密度極大,而在其實質性的部份被師父承擔、其數量在過去三年的正法中(特別是發正念中)被大量清除後的今天,我們面臨的難度和這件事情對整個正法進程的作用雖然與當初相比不可同日而語,但這的確是又一次考驗我們全體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人的關鍵歷史時刻。

首惡的東歐之行,通過前幾天網上的集體討論之後,海外弟子在法理上都有了較清晰的認識,許多同修都在克服重重困難的情況下迅速到位,實在不能成行的同修也很明確自己在現有條件下如何同心同德地配合整體並同樣積極地行動了起來。一個個法粒子正在有序地形成一個整體。面對這場正邪大戰,我們覺得自己正在真正擁有了大法賦予的堅不可摧的力量。

然而,一個現象被我們忽視了,在經過一週的討論中,很多海外西人同修和國內的同修一直沒有參與進來,好像這件事情真的只是對海外華人弟子的考試似的。而海外同修也很少談到在這件事中如何與國內同修形成整體的問題……

今天早上六點發完正念後就接著打坐,一幅清晰的畫面出現在腦海中,國內的同修手裏拿著「法輪大法好」的大橫幅,人多得令一切圍觀的眾生目瞪口呆,場面莊嚴肅穆,透出了無堅不摧的力量。定中出了一念:這就對了。出定後想起了這個畫面,也沒有往深裏想,直到後來看到師父的新經文《神路難》 ,心中突然有了全新的認識。

我個人體會,在第一篇《入無生之門》中,師父明確告訴了我們,邪惡下入無生之門的時刻已經定下了。在第二篇《正念正行》中師父告訴我們不但要有正念,還要有正行,並且告訴了我們應以甚麼樣的狀態去做好。正所謂天上成像,地上成形。要改寫歷史、開創未來,我們就必須在地上成形。在第三篇《神路難》中我看到的是師父已為我們準備好了一切,我們中的很多人卻侷限在人認識法的水平上,跟不上正法進程,遲遲走不出人來。

師父在講法中多次講到,正法弟子的主體在大陸,在如此大的天象變化下,我們都沒有想到如何國外國內同修形成整體之像,這是不行的。師尊在講法中曾明確講到過:「我在1999年的7.20就把7.20以前的學員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們最高位置。」(《北美巡迴講法》),我理解那時我們就有一切力量否定這場邪惡的考驗,然而由於我們在修煉上不能走出人,我們沒有能夠在地上成形,走出來的人仍然是太少了。

我個人理解,這次又是一次整體破除舊勢力安排的正法時刻,當邪惡勢力以考驗海外弟子的藉口安排了東歐之行後,可想所有殘餘的邪惡都會緊隨魔頭左右,海外弟子的近距離發正念將使它們受到根本上的兵力牽制,這時就為國內同修創造了一個較安全的正法環境。其實師父看的就是我們的一顆心,心到了,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舊宇宙中仍然遵循舊法理的眾神也會無話可說。

我們僅僅認識到舊勢力的安排這是不夠的,海外部份弟子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也是不夠的,而全體大法弟子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有機的整體,走出人來,成為新宇宙需要的那樣純正偉大的神,才是正法進程的需要。

《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中有這樣一段:
問:在北京類似事件中,堅定實修者怎樣?
師:堅定實修者怎樣,你這話甚麼意思?好像大家都沒有聽明白吧?就是說你沒有參與,你自己「堅定實修」了,是不是這個意思?話中有為自己失去圓滿機會而找理由根據,心都用到我這來了。道理我已經講得再清楚不過了。每一次事情,出現這個大的事情的時候,都是一個最好的考驗學員走出那圓滿的那最好的一步,最好的時機。

我們有的人就能走出來,有的人他還覺得自己為了實修不動呢。圓滿了你都不動,我看你怎麼辦,你也不想圓滿。光是修,修為了甚麼?不是圓滿嗎?實際上是為你自己找藉口,為你另外一顆心找藉口。不是實修不動,你平時表現得真的那麼實修,那麼不動嗎?

在《挖根》中師父講:「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

如果說在三年前我們還可以說是由於對法認識得不清不能走出人,那麼在師父將一切法都講明了的今天,我們要不要自己往上走呢?

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及時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5/22813.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