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我們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4日】在這篇文章中,我想談一談我對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以及對如何純正我們的正念,使我們的正念發揮整體的大法的力量、海外弟子的歐洲之行的認識。與大家交流,不足之處請及時指正。

一、為甚麼除惡:

師父告訴我們:「我們在清除邪惡的時候大家要注意,抱著顯示心理、抱著常人的怕心或者是不純的念頭,都不能達到目的。為甚麼你有這樣的能力呢?因為是一個偉大的修煉人才有這樣的能力。那麼你在發出這一念的時候就不能夠不是偉大的修煉人所發出來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那麼怎樣的一念才是一個偉大的修煉人發出來的呢,也就是說我們必須以偉大的修煉人的角度去看待為甚麼除惡,那麼甚麼是偉大的修煉人的角度?

我們清除邪惡是因為邪惡迫害大法,迫害弟子十分可惡?是因為清除邪惡後會給世人和平公正的環境去了解真相,認識大法?是因為我們要打破舊勢力的安排?

我悟到,這些理由在一定層次可能是對的,但並不是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清除邪惡的根本原因,那麼根本原因是甚麼呢?其實師父已經告訴了我們:

「那麼如果邪惡到了無可救藥的程度,怎麼樣去對待它,這不是個人修煉問題,這是捍衛宇宙的法,必要時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不同能力清除。」(《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甚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忍無可忍》)

我理解,清除邪惡是為了「捍衛宇宙的法」,這是我們作為大法的一個粒子應該做的,我們作為大法的一個粒子就應該起到這樣的作用。這是我們清除邪惡的根本原因。

那麼在這裏我還想談一談為甚麼我認為在上面列出的幾個理由並不夠純正的原因:
第一點理由帶著人的情,因此不夠純正;
第二點理由是邪惡除盡後會產生的一個結果,如果我們嚴格地按照大法的法理做得很好,除盡邪惡,確實會帶來那樣的結果,但那不是清除邪惡的根本原因,如果我們清除邪惡是為了得到那個結果就是一種執著。那其實應該是一種無求而自得的結果。另外,作為正法弟子講清真相是沒有任何條件的,師父說:「當誰要來迫害這個法,那麼作為一個弟子,作為大法的一粒子,你應該如何做呢?你不應該去把真相講出來、叫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講,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應該起這個作用。」(《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理解,只要我們是大法弟子,在大法受到迫害時講清真相就是自然要做的,貫穿始終的。它和邪惡在無可救藥後的發正念鏟除都是我們作為大法的一個粒子應該做的,在不同時期可能有不同的角度和側重,但那也都是自然而然的狀態。

第三點理由,我理解師父正法就是正法,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去助師正法,打破舊勢力的安排自在其中,正法不僅僅包括打破舊勢力安排的內涵,我們的使命和責任是助師正法,而不是打破舊勢力的安排,雖然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就在助師正法的過程中。如果說我們做助師正法的事是為了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實際上就把舊勢力的安排看得太大了,我們的思維就還沒跳出去。

二、為甚麼要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人間首惡的邪惡物質因素

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人間首惡的邪惡物質因素是為了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嗎?雖然舊勢力安排了首惡的存在,但同樣道理,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首惡的邪惡物質因素是我們作為大法的粒子就應該那麼做。

其實,有關法理師父在很早就點給了我們:「在正法中,過去大家都做得非常好,只要邪惡沒除盡,那麼以後我們還要做得更好,就是要揭露和清除邪惡。而在這場邪惡的破壞中,華人是受害最深的。中國政府中那個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它們所採用的一切手段都是最卑鄙的、最邪惡的,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的,已經到了頂峰了,登峰造極了。一個政府被利用來耍流氓,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我們大法弟子本著善念所做的一切,也感動了世人、感動了各個層次的生命,而在中國大陸所表現出來的邪惡也激怒了各個層次的生命。這些邪惡和我們善的對比是鮮明的。大家知道,這個邪惡它看到了自己要被清除的時候也是極其囂張的。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這裏指的不是人,是指操縱人的那些邪惡的生命。」(《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在中國的政治流氓集團是那麼壞,那麼邪惡,我們不是要重點鏟除嗎?「這裏指的不是人,是指操縱人的那些邪惡的生命。」

為甚麼學員在馬耳它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人間首惡的邪惡物質因素就是對的呢?為甚麼師父還沒賜給我們正法口訣的時候,有的弟子就已經在另外空間除惡就是對的呢?因為符合大法法理,符合大法對弟子在正法事情的心性要求。師父把該講的該給我們的早就給了我們,只是我們的心性不夠高,很多時候都做不好,其實如果我們正念純淨地做,真正作為法的一個粒子去做,就帶有大法的無比巨大的力量。那控制首惡的邪惡因素不也是很渺小的嗎?不管是近距離發正念還是把發正念的目標集中在控制首惡的邪惡因素上,都是我們正念不夠純時的辦法而已呀!那麼我們首先要要求自己的不是純淨我們的正念嗎?用我們是大法粒子,履行捍衛宇宙大法的使命的一念去發正念!就會威力巨大。

三、我理解甚麼是一顆金剛不動的心

當我們整體意識到要做甚麼,那就是做甚麼,其它甚麼都不用想。比如現在大家鏟除控制首惡的邪惡因素,那就是按照師父賜給的正法口訣懷著捍衛大法的粒子的心態去鏟除,不用過多地想時間和地點。試想,如果總是抱著如何更近距離的念頭,是不是容易心態不穩而影響了發正念的純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是金剛不動的,甚麼都動不了你的心,就能體現出大法的威力。你說在某國我們一定要將控制首惡的邪惡因素徹底清除,其實那也是一顆人心,也是一個執著。法的力量可隨時讓邪惡入無生之門,因為在法中任何邪惡都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但是人一定要做到甚麼甚麼的心就不行,你一定要在何時何地把邪惡鏟除,本身就已經把邪惡看大了。

所以,不管是在發正念的時候,還是在其它時間,都不用過多地想甚麼,把心放下,多學法,純淨和堅定作為大法粒子的正念。金剛不動的正念才真正是我們清除邪惡的法寶。

四、取中,讓我們的功匯聚成堅不可摧的一體。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講法》中曾講:「可是你們從打發正念到現在已經很長時間了,清除的邪惡確實相當多了,從另外一方面講,因為每個人在修煉中、在提高中、在認識中,對正法中的事情做得好與壞與自己的修煉有著直接關係,與自己提高的層次也有著直接關係,所以師父也不能夠過多地要求大家,我只是告訴大家它的重要性。」

我理解雖然從根本上我們金剛不動的正念才是真正清除邪惡的法寶,但那也是每個修煉人在長期的修煉過程中修出來的,不是一蹴而就的,因此不能走極端,在整體上,個體上還沒有達到非常純淨的程度的時候,近距離發正念的機會在客觀上是個彌補,不能丟掉。但是,即便是去某國的弟子,也不要執著於去某國除惡。抱著無為的心態去做大法粒子自然該做的事,那就是以「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的金剛不動的正念去辦該辦的有關事宜。

不管是準備去某國的弟子還是不準備去某國的弟子的心態應該是統一的,就統一在我們該發的正念上,除此之外,不要想時間,不要想地點,不要想其它任何事,只要邪惡一天、一時沒鏟除乾淨,就是懷著大法弟子履行助師正法的光榮而神聖的使命的心態去清除邪惡。那樣我們的功就會匯聚、溶合在一切,展現堅不可摧的,大法的純正的力量、整體的力量。

五、盡好我們的本分,實現師父的意願

師父《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講法》中說:「我想呢,就講這麼三件事。一個是大家學法的問題,一個是發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極其重要的。實際上這偉大的一切都是你們已經走過來的,你們已經建立了這樣的威德,但是,要做得更好,而且要繼續下去,直到把邪惡徹底除盡。使全世界的人、全中國的人都認識這場邪惡的時候,那邪惡還能起作用嗎?它就垮了。……只是現在舊的邪惡勢力認為大法弟子還沒有完全鍛煉成熟,還要繼續鍛煉,還得維持邪惡。當然啦,舊勢力要這樣做我根本就不承認這些。他這樣做也恰恰在我正法還沒有到之前他能夠表現,不然的話,法正人間時是平靜的,沒有這場邪惡,人們都在學法,人類道德在回升,正法之勢過來了也是平靜的。 」

我悟到,只要我們大法弟子做好我們該做的事,盡到我們的本分,符合大法對我們的心性要求的標準,「法正人間時是平靜的,沒有這場邪惡,人們都在學法,人類道德在回升,正法之勢過來了也是平靜的。 」

個人淺悟,如有不當請及時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6/22858.html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7/2289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