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修煉、科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9日】善是人類天性的一個方面。這種天性不同於本能,也不同於觀念。一個善良的人看見素不相識的人或者動物遭受痛苦時,他會難受甚至流淚,這個過程不須經過思考判斷。善良是人性的標誌,人不能沒有善念。可是善良的天性是那麼的脆弱,一旦涉及到個人的利害關係往往就被拋在腦後。如果一個人看見遭難的是自己的宿敵,他可能不會感到難受,相反他可能還會覺得痛快,說不定從牙縫裏擠出兩個字:「活該!」恐怕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這個善為甚麼在不知不覺中被惡淹沒了?」原因就在於人的私慾。當一件事情涉及到個人切身利益的時候,人的心理天平就會自然傾向對自己有利的一邊,「善」在他的心目中就會變得無足輕重。人的私慾如果極端膨脹,善良的天性就會喪失殆盡,正所謂喪盡天良,誰要擋了他的路他就「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六親不認,全無善念。

俗話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可見聖賢之難能可貴就在於「無過」。如果一個人不論何時何地,總是以善為念,一貫如此,久而久之當善良的一面變得越來越強,名利、私慾再也不能夠左右他的判斷和行為時,他就能做到神明自得,他就能避免做錯事。中國人把品德高尚的人稱作君子,聖賢的書可為君子之圭皋,可見聖人要比君子高一層。那麼還有沒有更高的境界存在呢?如果人的心中完全沒有了私慾,有先天的本性存在,那就連善與私的衝突都不會再有。這種境界道家叫「返本歸真」,佛家叫「執著無存」。達到這種狀態的人,道家叫「真人」;佛家叫「佛」。

有的人有這樣一種思維定式:要一提到佛、上帝、神,立刻就會將其斥為迷信、違背科學。好像科學與神、佛是根本對立的概念,可是我們知道有許多科學巨匠包括牛頓、愛因斯坦都是宗教的虔誠信徒,在當代西方社會信仰宗教是普遍現象,有宗教信仰的科學工作者多得難以計數。怎麼解釋這個現象呢?難道那些信仰宗教的科學家都在把自己的信仰當兒戲嗎?事實是科學根本就未曾否定過神的存在。科學是人類通過實證的方法去探索自然的活動,其基本特點是懷疑一切未經科學實驗證實的東西,但同時也不否定任何未經證偽的東西。迄今為止,在有神還是無神這個問題上科學根本沒有結論。科學與有神論的區別僅在於認識事物的方法,而不在於對有神還是無神這個問題的回答。與科學家不同的是,有神論者對神佛的信仰不需要科學證據來驗證,但這並不是說自然界不存在這樣的證據,西方就有不少篤信宗教的科學家在用科技的手段來證實基督的存在,其證據也是很有說服力的,可見用「科學」做藉口來否定神佛的存在,完全是一個邏輯錯誤。

關於神佛的存在,佛家的「肉身不壞」現象也是很好的例子。按照佛教的慣常做法,僧人在圓寂以後遺體都要火化,出現「肉身不壞」現象的高僧在圓寂之前,不但知道自己即將離開人世,而且也知道自己的肉體能夠保持不朽,因此囑其弟子保留遺體不再火化。這樣保存下來的「肉身」僅安徽九華山一地就有好幾尊,這些「肉身」在常溫和潮濕的自然環境中擺放了幾十年至數百年不等,最近在河北省香河縣民間也出現了這樣的事例。出現這種奇異現象的高僧和民間修煉者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品性溫良,樂於助人,一生勤於修德。人們能看見他們的肉體在人間的不朽,實際上他們真正的生命存在形式已經通過修煉達到了昇華與永存,神、佛就是這樣修煉出來的。這不是子虛烏有的編造與迷信,而是客觀存在。

人們將喪盡天良者稱之為「禽獸」;普普通通謂之「常人」;飽學聖賢之書而一日三省乎己是「君子」;積善成德者叫作「聖人」;返本歸真,執著無存者乃「佛、道、神」,層次的差別本質在於人心,關鍵就看人如何重德修心。中國歷史上有許多勸人重視道德的古訓,艱深至道家奉為聖典的《道德經》,古人對道德的重視可見一斑。古今中外的正統宗教如:佛教、道教、基督教等也都是教人通過修心重德達到生命層次的昇華。可是今天的人類似乎已經淡忘了祖宗的訓誡與覺者的教誨,「道學先生」已經是昨天人們取笑的對像,今天的人只覺得這個詞是如此的遙遠和陌生。宗教也失去了往日的莊嚴與神聖,修煉的殿堂變成了旅遊勝地、社交場所;教人修煉的神、佛不知何時卻被「強加」了賜福於人的「天職」;人們拜佛求神為的是求其保祐自己的私慾得以滿足,其實是與神佛教化於人的目的背道而馳的!

當今社會,人們相信法律是約束人類行為的緊箍咒,科技是人類獲取美好生活的敲門磚,好像道德在現代社會已經成了無足輕重的贅物。殊不知法律管不住人心,科技乃是一把雙刃劍。貪婪可以使人忘記本性;仇恨可以叫人喪心病狂:無論多麼可恥的行徑,面臨多麼嚴厲的法律制裁,只要有人出高價,就有人願意去幹。有人吸毒就有人販毒;有人想殺人就有職業殺手;……錢可以買到一切。科技賦予了人類改善自己生存條件的能力,但同時也賦予了人類毀滅自己的力量:人類現有的核武庫已經足以將地球毀滅上百次,還有形形色色的新式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將要登場,結合電腦技術,人類的生存實際已經被置於按鈕和控鍵之下。

人們無法想像科技的潛力有多麼巨大,但是科技越是發達對人的道德要求就越高。過去幾個人作奸犯科可能對人類沒有多大影響;今天幾個人的作用就能給人類帶來滅頂之災;明天的人「本事」也許還會更大!大國政治維持世界穩定的格局將被徹底打破,科技將使弱小國家也同樣具備著毀滅全球的威懾力量。今天,人類各種利益的大碰撞已經使世界變得動盪不安,種族矛盾、地區衝突、恐怖活動從來就沒有平息過。

人不重德,科技將成為人類毀滅自己的利器,人將無福享受未來的科技成果。但是,在科技飛速發展的今天,人們對道德的重視卻遠不及古人,長此下去科技與道德的兩極分離怎能不使人類的生存面臨巨大威脅呢?要避免悲劇的發生,真正的出路在於人類道德的全面回升,而不是法律或者別的甚麼防範措施,人類從來就沒有像今天這樣亟待道德水平的整體提高。早在我們人類文明的早期,釋迦牟尼、老子、耶穌就以其覺者的智慧與慈悲把修德的真機點給了人。在人類自我約束能力普遍下降的今天,如果有誰能使千千萬萬的人迅速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那他實際上就是在救人於水火,他就是在普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