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5日】2001年11月一天中午,我正在接待一位顧客,一邊給她講真相,講自己被迫害的經過,談得正濃時,突然我家門外站了四個街道辦事處的人,都是女的,她們輕聲細語的要我開門;我剛動一念,我的那位女客突然冒出一句:「不要讓她們進來,千萬不要讓她們進來。」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借她的嘴在點化我,我警覺地往樓下一看,好傢伙,樓下正站著七八個大漢,有辦事處的、有管理處的、有派出所的。

我沒多想,將鐵門一鎖,然後站在窗口大聲指責樓下的惡人、惡警;「你們讀過法律嗎?你們光天化日下十多個人來我家干擾我的工作、生活,嚇走我的顧客;你們執法犯法;是不是看我孤兒寡母的好欺負哪,你們有甚麼就在樓下說,大聲說,說出來給全樓的人聽!幹嘛非要上我家裏,我這裏不歡迎你們。」那七八個惡人一個個大眼瞪小眼誰也沒說話,也不敢抬頭看我,我又大聲說:「怕甚麼,說出來讓大家聽,你們幹的事情都是見不得人的,兩年多來,你們迫害我母子倆還少嗎?你們將我非法關押近三個月無法工作,害得我兒子失學一年多,害得我母子生活無著落。……」說著說著,我的情上來,眼淚不覺流下來,正在樓下玩的兒子聞聲跑上樓來,也被我鎖在門外,我對那門外的女人說:「你也是做母親的,我也是做母親的,你們這樣不計後果的來破壞,對我兒子的傷害是很嚴重的,你們已經太過份了,……誰是你們的頭兒?」這個人趕緊向我解釋:「唉呀,不是我們要來的,是派出所要我們來的,我們不同意抓你的,」看我兒子在,他們沒敢強行動手,溜了。

這次我悟到我還有常人的情在,擔心兒子,還跟這些惡人流眼淚,沒有用正念去清除控制這些惡人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沒有用師父授予的口訣,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說:「……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我知道還有關要過,但不管甚麼關甚麼難我一定要闖過去,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

2001年12月一天上午10點多,惡警帶著辦事處的邪惡之徒又想要非法抓我,但又沒有理由,就想騙我開門。我一眼就識破了他的陰謀,嚴厲地揭露他兩年多來的罪行,他慌忙回答:「這是所長叫的,……。」趕緊又拿出一張傳票,妄想用此來嚇唬我,我想也沒想一把搶過來撕個粉碎,惡人驚呆了,半天才氣急敗壞地叫:「我要強行入門了!」我只有一念決不能讓邪惡之徒進來:「你敢!你是土匪、流氓!」邪惡臉色蒼白,張著嘴就是說不出話來,像被定住了。三個大漢呆呆地站在原地半天不動,我又想,不能讓他們在這兒,我又指著惡人說:「走、走、走」惡人這才走去搬救兵。樓下開車等待的610恐怖分子也被驚動了。有正義的鄰居大聲譴責他們,我平時講真相起作用了,當周圍的鄰居知道這幫傢伙幹的見不得人的勾當時,沒一個支持他們,還想辦法保護我母子倆,有的幫我買菜,有的主動送我兒子放學回家。

今年我們市「法輪大法日」期間,我們小區基本上每家每戶都收到大法傳單,於是邪惡傾巢出動查找是誰發的。那段時間我剛好不在家。一天深夜派出所所長又帶著幾個人來騷擾我。我懷著正念開門問他們想幹甚麼,並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他們支支吾吾地說想找我了解情況。我一下就指出它們的陰謀,並正告它們:「我這裏沒甚麼好了解的,深更半夜的你們想幹甚麼?!」 鐵門外的它們一看我的架式,不知為何一個個的往後縮。我又對它們說:「正是你們這些警察,不分好壞,攪得百姓不得安寧。」他們一看我不妥協,只好灰溜溜地走了。臨走派出所長說了一句:「你不懂,這是政治!」我大聲地對他說:「不是政治,是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