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我們的慈悲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2日】「第三件事,就是你們發正念的問題。這是大法弟子當前要做的三件事情。發正念這件事情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也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在1999年的7.20以後啊,這種鋪天蓋地的對大法的迫害,對大法學員的迫害,對世人的迫害是史無前例的。歷史上在對基督教、佛教和其它宗教的迫害,都沒有達到這麼邪惡。那個時候,還沒有這麼龐大的輿論工具,交通工具也不發達,迫害只是侷限在很小的局部地區。今天中國的面積很大,受害的眾生眾多,在中國一地就有十幾億人直接受害。但是這場迫害不只是侷限在中國大陸,實質上這場迫害是全世界性的,謠言毒害了全世界的人。同時鋪天蓋地的造謠輿論對大法弟子形成了巨大的壓力。……大法弟子發正念清理邪惡對你們的迫害,正念純正地做是可以的,舊的法理也是這樣的理。這與正念對待修煉、正念救度眾生是一個道理。」──《北美巡迴講法》
*********

最近認識到正法進程中,大法又慈悲地再給大法弟子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的寶貴機緣,那就是那個政治流氓頭子的海外之行。因為在法理上認識得比較晚,只能趕上去冰島。在那裏,我認識到了發正念重在我們正念的基點:一顆平靜、洪大慈悲救度眾生的心。如果抱著任何有求之心(其實就是私心),那體現在表面,就是人心浮動,坐立不安,想東想西;或當沒如願時就表現出消極的狀態;或從冰島回來後就似乎任務完成了,鬆懈了起來,滿意地認為自己已經盡力了。

在邪惡之首到德國時,給我們大法弟子整體打下了24小時定點發正念的基礎。近幾日,大法弟子在明慧網發表的文章 (請全球大法弟子共同以神的狀態發正念) 及最近參與近距離發正念的弟子們回來的體會,對發正念又進一步讓我們整體認識到不能攙雜人心,就是用一顆平靜慈悲的心發正念,不管近距離也好、遠距離也好、在邪惡面前也好、腿疼到不能雙盤也好、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也好,甚麼都不想也不執著,就是為了救度眾生,思想只有那一念: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並默念師父常用的口訣。

從冰島回來,認識到要堅持發正念,並且昨天盡力把工作辦完,老闆滿意地又讓我請了半天假,我便在領館前連續12小時坐在那裏發正念直到凌晨3點(北京時間6點傍晚),完成了定點發正念,又趕上3次全世界大法弟子發正念的時間。可是回來後,不知不覺又鬆懈了,求安逸的心又起來了,自覺在這緊要關頭完成了一大心願,邪惡可能多半被清除了。可是,總是還有疑問:邪惡徹底清除了沒有,心裏難免有疑問,這幾個星期高強度發正念有效嗎?為甚麼還沒聽到或看到消息呢?……

在公司裏,望著用來洪法講真相的正見網上關於善念對水的作用的幾篇文章,我豁然認識到了其實我們發正念不在於那麼膚淺地達到清除就可以了,其實意義是深遠的。就是讓我們大法弟子所能觸及到的空間「充滿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的正念;大家試想一下,如果大法弟子的空間都充滿慈悲救度眾生的正念,加上絕對不允許任何邪惡(我認為就是指完全無可救要的生命)存留,那個威力是無比強大的,任何邪惡真的會自滅,因為在這個空間中,沒有它存在的任何理由。在領館前堅定持久地發正念就已經在人眼看不到的空間起作用,就像關於水結晶的試驗一樣。因為我們是煉功人,又是正念,那一念在另外空間更能持久長存。

認識到這點,我發覺自己對自己的正念一點懷疑都沒有了;也發覺,不管有沒有邪惡之首的消息,聽到或沒聽到我們發正念的結果、效果也好,我都能堅定持久地盡我所能每天不斷發正念,因為每發一次就是在清除邪惡,加強我們空間的正念,直到法正人之勢到來為止。那時,我想,也不用特意去發正念了,因為一切都是最純正的了,我們大法弟子也都同化了大法,發出的每一念也自然就是無私的正念了。

再讀師父的《正念的作用》那一篇經文,又有了全新的認識了。

希望我們大法弟子不要受到干擾,堅定不斷地發正念,讓我們的空間都充滿慈悲救度眾生的正念,加上不斷學法,講真相,那樣才不會辜負寄託於我們無限希望的芸芸眾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2366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