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法會發言稿:通向法的旅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0日】李老師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露西婭.德恩,來自俄亥俄州的哥倫布市。

我今天發言的題目是「通向法的旅程」。旅程實際上剛剛開始。我僅僅煉習法輪功十個月,對在這裏發言我覺得沒有絲毫的把握。我知道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因此我會簡短地描述一下我的修煉歷程,在此和你分享一下我是如何找到法輪大法以及它如何影響了我的生活。

故事是從1999年的2月開始,我患了一種神經性的疾病。所有標準的治療方法都有極危險的副作用,所以我決定尋找另外一種方法來避免這個危險。在一位印度籍同事的幫助下,我閱讀了19世紀一位印度教哲學家的著作,並開始打坐。我努力放棄執著,而且開始接受東方人關於疾病的看法。在一年內,令我的醫生驚愕的是,沒有通過任何傳統的治療,我的神經紊亂康復了。

我還注意到當我有意識地打坐,我身上發生了一些不尋常的事。一天當我打電話時,對方還沒有講出要說的話,我突然已經知道他要說甚麼了。還有一次,我輕易地撕開了一個封得很緊的口袋就像撕一張紙一樣,而兩個身體強壯的男子似乎也撕不開它。我開始認識到東方靈性的傳統對人體和心靈認識遠遠超出西方的科學。「他們知道我們不知道的東西」,我想。而我現在明白這些事件是被安排的一個步驟,他們並不僅僅出於偶然。

通向法的旅程的下一步是,有一天我所在大學系裏的一位中國學生來看我,並向我講起了法輪大法。因為我以前的經歷,我的思想和心靈對法輪大法是開放的。後來這位學生和另一位學員給我帶來了煉功帶並教我功法。我又得到了《法輪功》和《轉法輪》並開始閱讀。

對一個西方人來說,第一眼看去書中的很多內容像科幻小說,比如像另外空間,人體中的生命體,嬰孩,辟穀的概念,套用美國的一個諺語,就是「離奇的讓人難以理解。」在西方我們沒有這方面的訓練來這樣思考問題。在基督文化的社會裏,沒有人教給我們去相信輪迴,我們也沒有佛家學說中一些名詞概念的背景。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五套功法起了作用,而且李老師的寫的很多東西打動了我。所以我堅持著。

2001年的夏天,我在通向法的旅程上邁了一大步。我決定參加法會。我非常好奇地想見李老師,但是我的學生說服了我,我認識到帶著這種態度見老師是不可接受的執著。所以我試著不去想它。我定了從哥倫布到華盛頓DC的機票並參加了7月的華盛頓國際法會。

我的確見到了李老師。當我離開法會,我有些疑惑。我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從表面看,李老師並沒有甚麼不同或特殊的。但是,就像你知道的那樣,我錯了。從華盛頓DC到哥侖布回家的路上,似乎發生了甚麼,讓我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直到現在我仍然不完全明白到底發生了甚麼,我只能說我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不知不覺,法佔據了我。這不是我的想像。我的家人也注意到這種巨大的變化,一種向好的轉變。

我們都知道修煉很難。事實上遵循任何一種精神原則都意味著放棄人的執著,這通常很難做到。然而相對於過去而言,真,善,忍三個字讓提高心性變得容易了。儘管我成長為一個基督徒,我從來沒有真正理解耶穌講過的話直到我讀了《轉法輪》。對我來說,法輪大法至簡至易,他為我提供了在任何情況下該如何做的答案。現在我試圖用法來衡量一切情形,我不覺困難或是個負擔。當我按法去做去想,我生活中一切事進行得更好。所以真正來講,我的生活沒有因為修煉變得困難,而恰恰變得容易了。

今天我向你們講述我的故事。我猜想這也許是發生在西方學員身上很典型的事。有時我覺得我很幸運,能夠生活在一個有中國人的環境,認識他們並了解法輪大法。但是在我們的煉功點上,有些學員來自小鎮,有些學員來自遙遠的地方。我知道大法在洪傳,他會走到每一個有人擁抱他的地方。

謝謝。

(2002年美中地區法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4/2343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