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堅定的正念使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的邪惡膽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9日】2000年12月,師父法身在夢裏點化我一個星期,要我走出來,到北京去正法,我還在猶豫,怕自己過不了關,還在跟師父說:「我五十年沒出過門,也不知道怎麼坐車,我怎麼去呀?」師父告訴我會有人和我一起去。沒多久,在一次法會上,碰上了一位小姑娘,她也想去北京,於是我們在12月21日一起出發去了北京。

2000年12月26日我們終於站到了廣場上,看到有一個小伙子舉起了橫幅,可是我們都沒有橫幅,我們就走到小伙子身邊,和他一起喊出了憋在心裏許久的話----「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喊了一遍又一遍,心裏痛快呀!自己覺得那個聲音呀,震撼宇宙啊!這是從心底裏發出來的,是那樣的莊嚴與神聖!現在想起來都是無以言表的震動!

之後我們就被抓了,派出所的惡警逼我們寫污衊大法的東西,我們都堅決不寫,後來我又想證實大法,就寫「法輪功有百利而無一害!」

再後來我被送回當地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在成都東城公安局滯留室5天。5天裏我絕食抵制惡警們的迫害,又利用這個機會向他們洪法,證實大法。我的正念很足,心裏沒有絲毫的擔心與怕,就是一個心:坦坦蕩蕩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5天後惡警非法判我1年勞教,把我送到了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那裏環境的惡劣,許多功友都曾經描述過,監獄精神上、肉體上雙重折磨,目的就是讓你放棄修煉。由於我不向邪惡妥協,有很長時間勞教所不讓我洗臉,不讓漱口,大冬天的,難得洗一次澡,還只給10分鐘,穿、脫衣服的時間都不夠用。勞教所惡警逼迫我們堅定信仰的大法學員「扒壁」,雙手高舉,面向牆,動也不能動一下,從早上6點一直站到晚上,也不知道幾點鐘,惡警讓回去睡覺才能回去。不「扒壁」的時候,就是由那些叛徒一天幾十次來攻擊大法,妄圖欺騙我們放棄修煉。有一次有個惡警恐嚇我說:你再不「轉化」就槍斃你。有一個就說:你再不「轉化」就送你去精神病院!我樂呵呵地看著它們,知道邪不壓正,心很平靜。

我在那裏心一直很平靜,心裏只有師父,只有法。我只上到初一,文化水平不高,我就抓緊學法,後來背了《轉法輪》第一講、第二講,在裏面看不到書,我就一直背法,24個小時心裏只有師父,只有法,別的甚麼也想不起來。無論他們採取甚麼樣的方式,都動不了我的心,我認定了就是要跟師父回家,誰也別想改變我甚麼。我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自焚」是假的,騙人的,大法是清白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沒敢碰我。在這一年的時間裏,它們沒敢給我帶手銬,沒敢打我,也沒敢罵我,一下都沒敢碰我。

師父說過只要我們那顆心,那顆心到了,師父甚麼都給我們做了。我知道師父為我承受了很多……

2002年1月份,我回家了,現在又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師父說:「意志金剛鑄」。(《正念正行》)。邪惡勢力在正念強大的真修者面前甚麼都不是。我的經歷已經證實了,其實我甚麼都沒做,只有一念在師父這,心裏只有師父,師父就給予了我這麼多。感謝師父!


註﹕本篇文章是一位同修口述,我們記錄並整理的。講述過程中她特別提到了在勞教所裏,她心裏只有師父,只有法,而勞教所的人除了讓她「扒壁」,沒敢罵她,也從來沒敢碰過她。她先在五中隊,惡警看動搖不了她的正信,就把她轉到九中隊,九中隊據她說是挺邪惡的地方,但也動搖不了她,又把她送到七中隊,她說那裏七中隊是最邪惡的,也動搖不了她。邪惡之徒拿她沒辦法。在黑暗的楠木寺勞教所,她的經歷簡直是個奇蹟。因為她心中有師在、有法在、有正念、有正行,所以邪惡動不了她。其實師父講得很明白:「…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後,坦然不動,沒有任何怕心,你看它舊勢力就不敢迫害他。因為它們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也就不碰他了。」「…他們對法的堅定使邪惡膽寒。」(《北美巡迴講法》)

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真正把自己溶於法中,每一念、每一言、每一行都用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真正地唯師父為大,唯法為大。當真正純淨的自我能夠流露的時候,那就是我們返還真本性的時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