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家屬的正氣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1日】我以前在修煉與正法中做得不夠好,因仍有執著心、特別是怕心而受舊勢力的干擾,沒盡心盡力。但我從法中悟到,做得不好也不要背包袱,應抓住現在每一天去做好,對自己與眾生負責,所以我提起筆把身邊一些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共同做得更好。

親戚中有一對夫婦,在沒遇上大法時,二人並不和睦,甚至臨近分裂邊緣,恰值此時,妻子幸得大法。因丈夫親自看到妻子得法後的身心變化,感受到大法威德,自己的性情也變好一些,丈夫對妻子修煉大法就從反對變支持,因此二人變得和睦了。

當99年7-20後,這位丈夫十分反感江澤民一夥對大法的迫害,也經常與妻子一起向親人、朋友、顧客講真相,後來不久當他了解到有些大法弟子因上訪和講清真相被抓,十分敬佩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總對別人說:「李老師太完美了,他把人教得太好了。」意思是說師父能把我們教得如此正而太了不起了。惡警、壞人想把他妻子弄去洗腦,他從不配合。當惡警強行帶走他妻子時,他拼命阻止,惡警把他腰肋打斷倒在地上,住了個把月的醫院,還在床上躺了好幾個月,生意停了,孩子也見不到媽媽了。當他妻子被非法關進派出所、看守所時,他也四處奔走,要求放出他妻子。後來他的妻子仍被非法判勞教,他得知後,跑到派出所、街道痛斥迫害他妻子的人。

經過這些事後,他也變冷靜許多,當他妻子被非法關進勞教所時,他經常打電話過去,惡警問他對法輪功看法時,他不回答這個問題,回答中隱含說對法輪功的迫害太壞了。他告訴幹警,如果他妻子在裏面受到非法、非人道對待,他要請律師進行人身保護,因此,幹警就說他是煉法輪功的。儘管他說不是,因為他的正氣,惡警不願接他的電話,他不管,仍使用他的合法權利,要求了解他妻子情況並要求放人,惡警就罵他,他也不退縮。惡警想錄他的話,他說:「我不怕你,我也按下免提,也錄音,你說我言語髒,我心急,語氣有時是不好,是我不對,你是幹警,你教育好了,那你為啥說我是×××(罵人的話),×××是甚麼意思,我不懂,請你解釋。」又說:「你想找我,好,我不怕你,你記嘛,我是某某,是某某人的丈夫,住在某某地方,你去問嘛。」平時,他到處說江氏政府太黑了,把他家整慘了,把大法弟子整慘了。有時遇到地上哪兒有掉下的大法弟子的橫幅,他就把它掛起,還說:「該掛的還得掛起,確實那些人(江澤民及其幫兇)太壞了。」他仍然堅持給勞教所打電話、寫信,信中說他家被迫害得慘,十分不滿,要求他妻子儘快回來。

後來他妻子確實提前出來(他妻子在釋放時,對大法是堅定的)。妻子放出以後,他與妻子做生意,在與熟人、與顧客交往中更理智地洪法,他總說大法好,政府太黑,當有街道的壞人來時,他就出面要求先解決他被惡警打傷、打殘(他肋骨被打斷三根)的事,再說其它的,使這些人理虧而退。

其實,整個過程中,這位丈夫也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去做,他妻子開始學法時他也反對,講真相工作中,他開始也反對。他的改變,主要包含著他身邊修煉的親人對他講清真相、與講明道理等因素。當然,首先是他的善良本性還在。現在他們一家更和睦、融洽了,他還指出他妻子做得不好,心裏有怨恨,講真相不應和別人強爭。還說他妻子做好了,他今後也要學。就這樣,這位丈夫用他的正氣保護了他修煉的妻子。

由此我想到,我們應讓自己身邊親人、朋友明白真相,更要讓他們明白不要配合邪惡。在邪惡之徒問及大法時,用好的方式及適合當時情況的言語表明大法好的態度。只有這樣才能真正達到保護修煉的親人的目的,才能不給邪惡趁機迫害的藉口。我們家族中,大部份人在我們講真相後都明白大法好。而且,我們還告訴他們,讓他們給他們的熟人去講真相,特別是迫害大法的人,讓他們去告訴千萬別再這樣。有些真的這麼去做了,當一群人說及法輪功時,他們就維護大法,還對那些反對大法的人說:「法輪功不是電視上說的那麼回事。」而且這些親人也感受大法威德,去掉打牌等惡習,越來越好,還說:「原先我們沒有這麼互相關心,是法輪功使我們和睦了。」

當然,在這裏我特別建議,對於那些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應讓他的親人們明白,應經常打電話去、寫信去監獄,並要求了解大法弟子有沒有受到非法、非人道的對待,如果有,就尋求法律保護。而且要明白不隨著惡警說大法不好,才能站住腳。始終不講法律是那些迫害大法的所謂執法人員,他們是心虛的,是怕人們講真相、講法律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9/2326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