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善忍」已在心裏紮下根的普通常人的話

——從反對大法到理解和支持妻子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3日】我曾經極力反對妻子修煉法輪功。我從原來反對大法到現在理解和支持妻子修煉,並利用一些可能的機會向身邊的人傳遞和講述大法受迫害,特別是「自焚」的真相,是經過了一個真實而又曲折的思想轉變過程。今天由衷地把自己的這段心路歷程寫出來,希望對有緣讀到我的這段經歷的人,特別是那些目前仍抵觸大法,不了解法輪功真相的人有所幫助和啟發。事實證明:迫害「法輪大法」「真善忍」,小到會給家庭帶來不幸,大則會給整個社會、民族和國家帶來災難。

四年前,當妻子剛開始修煉法輪功時,受到國內一些新聞媒體對法輪功不實的報導和宣傳的影響,我對法輪功有了先入為主的思想。國內關於公安部門在暗中調查法輪功以及不准公開出售法輪功書籍的說法使我一開始就很擔心妻子的修煉。加上對剛入修煉之門的妻子當時的某些行為不能理解和接受,我對法輪功產生了抵觸情緒。儘管能感受到妻子修煉後變得脾氣溫和,性格開朗,不再斤斤計較了,但卻總是想盡一切辦法阻止妻子學法和煉功。有時甚至採用打罵等相當粗暴的方式(現在回想起來真為自己當時的行為感到內疚和不可思議)。看到妻子總是平靜而又無怨無恨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儘管心裏也有幾分佩服,但卻礙於面子堅持自己的觀點。看到妻子總是那麼堅定,我意識到要用外在的壓力改變妻子,使其放棄修煉實在不可能,也就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隨她去了。

移民北美後,像許多移民海外的中國人一樣,我仍關心著國內的新聞和發展動向。不久發生了「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當時國內關於自焚事件的新聞報導真是鋪天蓋地。看到那些恐怖的令人揪心的自焚鏡頭和國內新聞的有關報導,我又萌發了對妻子修煉法輪功的擔心。我害怕妻子產生類似的舉動。這種不斷加劇的擔心和害怕使我根本聽不進妻子當時的任何解釋和說明,就更不能理解妻子頂著壓力外出參加的各種活動。國內媒體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敵視及其對民眾的誤導性的宣傳所產生的危害在我的家庭有了直接的體現。在打罵等極限手段仍不能奏效後,我用離婚相威脅,也不能對妻子有絲毫的動搖……我們不得不分居了一段時間。

在夫妻分居這段時間裏,我開始對法輪功修煉人在巨大壓力和險惡環境面前仍能矢志不渝地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開始進行理性的思考。一定有一種不同尋常的力量使他們在巨大的困難面前仍保持著堅強,平和與寧靜。這種堅強,平和與寧靜,我捫心問自己:在這樣大的困難和壓力面前,我確確實實做不到。

在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我從當地電視台的直播新聞中看到了妻子在中國領事館前為國內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人和平請願的鏡頭。就在那一瞬間,我內心受到強烈的震撼和感動。這樣冰冷的雪夜,那麼平靜祥和的請願場面,讓我感受到了這群大法修煉人內心深處的力量。我真切地感覺到他們吃這樣的苦絕不會是為了他們自己。我同時也萌動了要了解這個加劇我對妻子修煉法輪功的擔心和不安的自焚事件究竟是怎麼回事的強烈願望。也希望能看看法輪功的原著,從中發現究竟是甚麼力量在支持著他們如此捨己忘我。

看過自焚真相光盤後,除了對一個江澤民極權政府用這樣卑劣的手段栽贓陷害,愚弄百姓感到憤慨外;我同時有一種很輕鬆的感覺。我內心的那份擔心和不安很快消失了。如果這樣一個令世界震驚的事件都可以被利用來栽贓陷害法輪功,那麼以前我在國內媒體所看到的關於法輪功的報導又會有幾分真實和可靠?

明眼的人看過自焚真相光盤後,都不難得出清晰的結論:這個所謂的自焚根本就是在演戲。只可惜這齣戲的導演實在不高明。那些看似精心設計的道具(滅火器,滅火毯,齊刷刷的假髮……),演員(王進東,劉葆榮等)的台詞(只可惜他們說漏了嘴,因為在法輪功有關的書中根本沒有這樣的內容)和完全違背醫學常識(包括醫生,記者和自焚者在內)的表演卻恰恰成了這幕戲的敗筆。整個自焚破綻百出。紙又豈能包住火?

就算自焚表演者曾經練過幾天法輪功,但法輪功明文規定不能殺生,那些稱自己煉了法輪功的人自焚了,於是得出結論法輪功要人自焚,這個結論本身豈不是已經太過荒謬了嗎?

至於說有誰那麼傻會被利用來自焚?這一點並不難理解。就如同搶劫犯明知行搶被抓到會被判刑一樣,在利益薰心時他仍會抱著僥倖心理鋌而走險。那麼用一大筆錢做誘餌,再許諾自焚者不會被真正燒死,在中國目前下崗人員普遍,百姓糊口困難的社會形勢下找到幾個這樣的角色實在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情。這些受害者實在可悲。

我覺得我必須找一本《轉法輪》來看一看或聽一聽李老師的講法,如果我想真正了解法輪功究竟是甚麼的話。在看第一遍法輪功九講錄像,看完第一講時,我覺得李老師的講法相當科學。看完第二講時,我覺得李老師的講法不僅科學,而且相當玄奧。在看第三講時,我全神貫注不願漏下任何一個字……看完第一遍九講錄像我緊接著又看了第二遍。我知道了這是一個要人做好人修心向善的好功法。妻子能成為這樣一個要求自己做好人的群體中的一員,我不僅應該感到放心,更應該為她感到高興和驕傲。在現今這個社會裏,要求自己做好人時刻用「真善忍」做為心法約束自己的人,除了法輪功這個群體,又有幾人能做到?「法輪功好!」「真善忍」值得社會大力提倡!

儘管我目前尚未開始學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但我確實感覺到聽完李老師的講法錄像後,「真善忍」已經在我心裏紮下了根。雖然我總對妻子說我不敢稱自己已走入大法修煉之門,因為我覺得一旦走入大法修煉,我的行為一定要為自己負責,更要為這部這麼正的法負責,不能給他抹一點點的黑;而目前也許是覺得自己離這個法的要求差距太遠;但不管怎樣我已經開始不時地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的言行。

看過李老師的講法錄像,我又有了讓自己心裏感到踏實的衡量是非與對錯的標準。我想我肯定不會明明白白去做錯事。同時也強烈地希望自己能改掉對妻子脾氣暴躁的毛病。內心深處的這些真實變化讓我毫不懷疑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正法修煉。我似乎明白了正是這種正的力量使得這群修煉人能如此超凡脫俗。

這裏我想發自內心地對那些目前仍抵觸大法的人進上一言:如果你認為大法不好,而你又沒有完整地讀過《轉法輪》或聽過九講錄像,那麼且慢,為了你自己負責的角度,請你先不要人云亦云,匆忙定論。不論別人告訴你他嘴裏的梨子是酸是甜,為何不將你已到手的梨子放進自己的嘴裏嘗一嘗?你可以不相信任何其他的人,你總得信信你自己吧。找一本《轉法輪》來讀一讀或聽一聽李老師的講法,你會得出「法輪大法好」的結論。

在當今物慾橫流,奉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社會裏,和平善良用「真善忍」做為心法約束的法輪功修煉人正是這個社會的中流砥柱,是這個社會真正擺脫腐敗和各種危機的希望所在。當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希望受到慘無人道的迫害時,豈不等同於這整個國家和民族都在被迫害嗎?「真善忍」乃人民向善之本,法輪功是社會長治久安的保證。

因此,我也想向國內各級公安幹警、政法部門、政府各部門的有關工作人員說一句:停止迫害法輪功!盡可能地善待和幫助法輪功修煉人!你會發現這是你生命中最明智最有意義的選擇!

一個「真善忍」已在心裏紮下根的普通常人
2002年4月9日於北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