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後身心受益,全家受益。99年7月我去北京上訪,揭露邪惡的謊言,證實法輪大法。7月底被北京公安非法關押,後被強行送去駐京辦,為了不再受更多的迫害,我自己跑了出來。

99年9月期間,北京公安局將我上訪的情況通知市公安局,9月14日、9月27日前後兩次,市局一處十幾名公安強行衝入我家進行搜索、錄像。並將我和丈夫強行帶往派出所輪番審問,並且無任何手續,而丈夫也無辜受牽連,第一次時,逼迫、威脅丈夫交待我以及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情況。在我們講清真相面前,警察毫無收穫,兩天兩夜後放回家,全面監管。9月27日晚上左右,再次將我強行綁架去派出所,市局所有警察輪番審問我四天四天夜,逼迫我寫交待其他學員材料和保證書。我一概拒絕,面對這些非法迫害,也決不妥協。後來又將我強行秘密關押在附近一公安戒毒所,這種無限期關押的迫害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讓我妥協。

市公安局一處負責人想盡所有辦法來對付、迫害我都是一無所獲。我通過講清真相、絕食抗議、寫「聲明信」、讓我的家人去上訪、上訴,向世人揭露法輪功學員遭受的嚴重迫害。終於在2000年1月3日,市局對我八十多天的非法迫害後,毫無收穫,只好讓家人遣送我回老家。同時又再次迫害我的家庭,向我家人威脅、勒索錢財近兩萬元,且無任何票據證明。為此,我們負債累累,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2000年6月18日早上在公園煉功,我和數百名學員被強行綁架非法關押。我和部份學員先後被非法關押於各個派出所,還有些學員被送去精神病康復醫院。在市公安局「610」的指揮下,實行一條龍作業迫害法輪功學員。利用「灌食、電棒毒打、灌辣椒水、關精神病室」等殘酷手法迫害,作為「執法」。有些學員被迫害暈死過去,有些學員則被奪去了年青的生命。

2000年8月1日前後,我們部份學員一次次向市局「610」寫勸善信,一次次講清真相,通過堅苦的努力來證實大法,證明我們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邪惡害怕了,將我們部份認為難以對付的學員終於放了。而這種非人的迫害也長達六十多天。

2000年12月底,因母親車禍住院。我趕回老家,當地派出所三番五次沒找到我,去醫院見到母親詢問我的情況。家人得知公安又要找我麻煩,又急又氣,急得母親徹夜未眠。我不願家人再次受到傷害,丈夫陪我去派出所講清真相,當地派出所拿出市局「610」寄回的材料,讓我說明情況。我簡單,如實談了一下學習法輪大法後的情況,以及在北京、當地市公安局「610」對我及家人的迫害事實。當地派出所的警察在記錄中將我的原話故意曲解和修改,表面上同情我和家人實際是讓我受騙上當。而我卻被偽善的面孔迷惑了,談話記錄並未完全看清就被連哄帶騙簽了字。當時,天色已晚,我又急於回去,這樣沒認識到後果就簽了。後來我回憶起有段話,他們問「你現在還在煉功嗎?」我說:「家裏忙,母親又住院,沒時間,所以沒空煉。」警察則變成:「現在不煉功了。」回去後,一直也覺不對勁,但因學法也不夠精進,認識不上來。

直到後來,通過學法後,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自己做得不對,認識到邪惡無論用任何方式來達到目的,我絕不能認同它,也不能被舊勢力安排和利用。一切都應用宇宙大法「真、善、忍」衡量,不符合它就是錯的!這段時間我十分懊悔,決定及時糾正錯誤、加倍彌補,挽回損失,寫出這份聲明,希望其他學員引以為戒。不要被邪惡偽善的一面所利用。

因此,我鄭重聲明:堅修大法「真、善、忍」之心決不動搖,一切有違宇宙特性:「真、善、忍」的行為,簽名統統作廢,全盤否定!

大法弟子:王海燕 2002年5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曾有過對自己正法時期的修煉要求不嚴,有執著,因而在被迫害時,說了一些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符合的違心的話,雖然不是發自內心的,但也給大法帶來了一些負面影響,這是我的污點和恥辱。

為此特嚴正聲明,自己以前說過的、寫的「三書、保證書」等一律作廢,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楊桂英 2002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邪惡洗腦班上所寫對於大法不利的話一律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直至圓滿。

大法弟子:周帶芳 2002年5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12月上京上訪時被抓,當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在高壓下違心寫了「保證書、悔過書」,現在我很後悔,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全部作廢,緊隨師父,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黃車興 2002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有怕心,在擔保黃車興的「擔保書」上簽了名,我現在嚴正聲明我的「簽字」作廢。

大法弟子:黎藝珠 2002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0年底去北京,在懷柔看守所寫了假姓名、假地址。7.20剛過,有人向我說別煉了,我心想還煉,但嘴卻說不煉了。由於學法不深,順嘴就說出來了,沒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現深感對不起師父。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廢。以後要努力趕上正法進程,做好一個大法粒子應做的一切。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姜雅芬 2002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在2002年元月被邪惡懷疑我發資料,突然進屋抄家把我帶到派出所。當時由於自己有怕心,說了妥協的話,並在派出所他們一夥寫的「材料」上按了手印。不敢承認自己是個修煉的人,現在我很痛心很後悔,所以我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的和在材料上按的手印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華珠 2002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執著心不放,在邪惡的威逼下,違心地在洗腦班寫了「保證書」等「三書」,我特此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聲明人:於春波 2002年5月


嚴正聲明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在過去兩年多的修煉中,在邪惡舊勢力安排的惡毒的破壞性的檢驗中,由於自己未能嚴格要求自己,在魔難來臨時,在過關當中未能做到時時刻刻以真、善、忍為準則,抱著常人的執著心不放,在邪惡的壓迫下,沒能用正念看問題,屈服於邪惡而違心地寫了「悔過書、保證書」並一度被作為「典型」在電視新聞、報紙上作反面宣傳,給大法造成了傷害,給大法修煉造成了極壞的負面影響,做了許多愧對大法弟子的稱號、更愧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壞事。

如今,我明白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我深深痛悔自己所犯的錯誤及由此而造成的嚴重危害。為補救我犯的錯,我嚴正的聲明:註銷這兩年多來,我所寫過的一切「保證書、悔過書」及「材料」和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不該發表的言論,不該有的想法、念頭,聲明所有這些給大法抹黑的一切材料作廢,拒絕一切邪惡勢力妄圖強加給我的安排、考驗;以真、善、忍為標準,走正自己的路,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我將更加努力地做好,學好法、發正念、及講清真相這三件事,做一個真正配得上大法弟子稱號的修煉者。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海祥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非法教養期間,由於自己對法認識不足,導致在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洗腦中邪悟,特此聲明在被非法教養的2001年4月─2002年4月期間,所說、所寫、所做全部作廢。我要堅定修煉,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於衛紅 2002年5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執著於圓滿和親情,變異的思想抬頭,被邪悟者鑽了空子,寫了詆毀大法和師父的所謂「保證」、「三書」。現在,我真是痛心疾首,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我自己和我世界裏的眾生。究其原因,最終的根子是沒有修掉「私」字。如果在關鍵時刻想到的是大法而不是自己,那麼一定會做好。在真正證實大法的關鍵時刻,我卻當了逃兵,真是生不如死,萬分痛心。

師父洪大的慈悲召喚著我,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堅定了正念。哪怕還有一天的機會,我都要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在這裏,我嚴正聲明:在高壓迫害下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宿錦霞 2002年5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原是一名多災多病的人,三天沒有一天好,97年我修煉大法後,身體得到了完全的改變,受益很多,家人也同樣受益,鄰居都知道我修大法後身體好了。

2000年在邪惡的壓力下寫了「保證」後,我心裏一直很難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立即在網上聲明「保證」作廢,但當時認識不深,有怕心,使用常人的狡猾將自己名字中的「素」字寫成「術」,現我認識到這樣做有欺騙性,對大法不嚴肅,欺騙了師父,也欺騙了自己,在功友的幫助下深刻認識到這是不對的,今後一定要加緊學法,走正自己修煉的路。我嚴正聲明2000年寫的「保證」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李素容 2002年6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中,因學法不深,讓邪惡鑽了空子,起了常人放不下的執著,簽了「保證書」(這真的不是發自內心寫的),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同時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真是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更對不起大法。現鄭重聲明,我以前在「保證書」上簽的字一律作廢!

在今後的修煉中,以法為師,堅定實修,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真正金剛不破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時立明 2002年5月14日


聲明

本人因以前由於種種壓力,在不理智下被人替寫「保證」,及在某種「保證書」上簽字等,一律作廢,特此聲明。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王金花 2002年6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叫李愛芹(琴),2001年元月22日被公安押送勞教所,在勞教所裏聽信邪惡的安排,寫了「悔過書、揭批」及其他批判大法的文章,現嚴正聲明,在勞教所寫的這一切東西作廢,包括在「保證」上簽的字。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學員:李愛琴(芹) 2002年5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工人,九六年得法,由於學法不深和沒有注重實修,在邪惡洗腦班上,被自己沒去掉的情和怕心所帶動屈服於邪惡壓力,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等不符合大法的文字,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愧對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嚴正聲明,所有在洗腦班上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文字、音象材料全部作廢,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陸大法弟子 劉慶生 2002年4月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沒有意識到我是一個為大法確立的生命,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在邪惡猖獗之時,由於放不下情,寫了不利於大法的東西,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東西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做一個堅實的大法粒子。

鄧紅鷹 2002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勞教所期間主動接受了邪悟,甚至站在邪惡的一邊做了許多破壞大法的事情,做所謂的「幫教」。對自己所犯的錯誤很長時間均不能正確的認識。在一年多的時間裏,才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在這裏鄭重聲明:收回所謂的「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書」,本人所有說過、寫過,做過破壞大法的事均作廢!今後,我將勇猛精進,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付樂民、黃毅波、黃卓夫 2002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和功友一起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帶回省駐京辦事處關押四天後,又被當地派出所帶回非法關押16天。邪惡之徒迫我丈夫上繳3萬元才肯放我。沒有辦法,向親友湊了2萬8千多元。同時,邪惡之徒又把我關進洗腦班7天。我違心的在「保證書」上簽了名。現在此嚴正聲明所謂的簽名等一切違反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吳春紅 2002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後身體上的多種疾病全部消失,身體和心靈都得到了淨化,真正認識到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1999年7月大法被迫害,我三次進京上訪,第三次是2000年5月份,被非法拘留,後又送到市委辦的洗腦班強化洗腦。由於自己執著放不下,不願再承受,做了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2000年10月份因發真相材料被非法拘留,後判勞教二年,因勞教所不收,又被帶回拘留所,在邪惡洗腦宣傳下,我簽了字,向邪惡妥協。在此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拘留所所說所寫全部作廢,抵制邪惡,窒息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到底,兌現神的誓約。

大法弟子:黃喜存 2002年5月


嚴正聲明

我以前身體一直不好,是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但我學法不夠,在做真相時被非法拘留,因害怕父母擔心到極點,我逐漸邪悟,寫下了可惡的「悔過書、保證書」,背叛了慈悲偉大的師父,連累了與我生死與共的同修們。釋放後,我才慢慢明白過來,但這個污點何時才能洗清!對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所有「保證書、悔過書」統統作廢!從今以後加倍彌補!洗刷污點,堅定修煉。

聲明人:徐智峰 2002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放不下常人的執著和私心,做了對不起師父與大法的事,邪悟寫下的「三書」所作、所說的一切聲明作廢,以後堅修大法緊隨師父,跟上正法的進程,加倍彌補,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郭蘭英 2002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從邪惡中走出來的學員,通過電視看到欺騙世人、栽贓法輪功的假報導後,對照我自己所遭受到的迫害,使我認清是非、正邪,重新走上修煉道路。現在聲明我以前寫過的「保證、悔過書」全部作廢。決心跟上正法進程,助師世間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柴桂芹 2002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怕心,99年在當地公安局和廠公安處的壓力下寫了不該寫的所謂的「保證書」,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對不起師父。今後弟子一定加倍彌補,特此聲明以前所寫「保證書」作廢。

大法弟子 張秀敏 2002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自己的執著,寫了不該寫的「保證書」,給大法和自己的修煉帶來了很大的損失,今嚴正聲明,以前寫的所謂的「保證書」全部作廢。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馬紅偉 2002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勢力的壓力下,說了妥協的話,又寫了「保證書」。現特此聲明作廢。保證修好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李起軒 2002年


嚴正聲明

2000年6月,在邪惡迫害下,被邪惡帶走,由於在法上認識不清,寫了所謂的「保證」。2001年進京上訪後被帶至看守所,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家人替寫了「保證」,現嚴正聲明這些所謂「保證」全部作廢,以後決不做任何不符合大法的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陳淑蘭 2002年6月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