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9日】
嚴正聲明

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一再呵護下,我於1997年就得了法,但因在常人的名、利、情中迷得太深,當初的幾年中學法、煉功都非常不精進,雖然知道法好,但在掩蓋很深的執著帶動下,強烈地用人的一面在認識著法,而沒有在根本上從法上認識法。因此,1999年10月在原工作單位寫下了保證書。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自己學法的深入,逐漸地從內心深處清醒地認識到那時的所為已是一個修煉者的污點。是因對大法的不堅信及學法不深所致。回想起自己曾經的所為,感到十分痛心,對不起偉大的師父的慈悲苦度。自去年以來我曾幾次上網發嚴正聲明,但不是死機就是文字不能被識讀等原因,郵件總是發不出去,對這事我卻次次沒從法理上去認識。隨著正法修煉的提高,我認識到嚴正聲明發不出去,既是邪惡的舊勢力對正法之勢的阻撓,也是我當時心態不穩的體現。今天,我發出強大的正念,發自內心地嚴正聲明:以前曾用圓滑的語句所寫的「保證」,根本不是我的心裏話,是騙人又騙己的。在此宣布徹底作廢。我要向一再給我修煉機會的慈悲偉大的師父呈上自己那顆真誠悔過、向上、向善的心。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在修煉的路上放下生死,勇猛精進。

大法弟子:秦伏霞 2002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學員,自得法以來身心得到了很大的變化,我真是無以言表那種幸福與喜悅。從此,我下決心好好修煉。自7.20後,邪惡開始全面迫害大法,作為大法弟子,我雖然也進京上訪向政府講明真相,可是在受到邪惡勢力的不公正對待和脅迫時,卻沒有用強大的正念正視邪惡,被常人心所帶動,做出了有損大法和師父的事,寫了「保證書」及「檢查」之類的東西,沒有真正做到大法弟子的金剛不動,在修煉的道路上留下了污點。自此,我痛悔不已。是大法給予了我新生,是師父把我的思想和身體高度淨化,使我對未來充滿了無限希望,也是大法給宇宙眾生開創了一切。「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觀到最微觀,以至常人社會的一切知識。」(《精進要旨》「證實」)。我想我們每個得法的生命都曾流過多少次感恩的淚水。

為了洗刷掉自己的恥辱和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為自己負責,特嚴正聲明:自己迫於壓力下,對邪惡所作的「保證」及寫的「保證書」、「檢查」之類的東西全部作廢。從今堅定實修,「以法為師」,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共同迎接法正人間時刻的到來。

大法弟子:張元海 2002年4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沒得法之前,由於身體不好,我是出了名的「藥罐子」,三天兩頭吃藥。而且脾氣也不好。自98年年底得法,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昇華,整個人變了樣,從原來的面黃肌瘦,變得紅光滿面,完全告別了以前的「藥罐子」。修煉幾年來,我從未吃過藥,這一切都感恩於師父的慈悲苦度。

99年7.20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放不下常人的執著,在單位的再三追迫、派出所的威逼下,寫下了所謂的「保證書」,但內心始終知道大法好。可別人問我煉不煉、學不學時,我就說「不學了、不煉了」。恩師從未拋下我不管我。「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師父的話每每響在耳邊,特別是同修堅定的信念,也使我深感痛悔不已。愧對大法、愧對偉大慈悲師父的苦度。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在邪惡勢力逼迫下所作所為一律作廢。洗刷污點,緊隨師父,認真學法,揭露邪惡,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軍 2002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8年3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前,飽受病痛的折磨,生不如死。修煉大法後,我身心兩方面收益良多。師父清理了我滿身的業力,使我變成一個健康的人。同時能把個人利益看淡了,處處用「真善忍」來衡量自己,不幹傷害別人的事,能在各種環境中做一個好人,甚至更好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流氓集團開始對大法和大法修煉者進行瘋狂的迫害,為了向政府講清真相,證實法輪大法好,我於2000年3月進京上訪,後被邪惡強迫送到「洗腦班」,在邪惡之徒的造謠、栽贓陷害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騙和高壓下,我在神志不清時寫了所謂的保證書,但這不是我內心的真實表現,是不情願的,對照大法,我羞愧難當,我太對不起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了。現在我嚴正聲明在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天塌地陷心不變,加倍彌補,學好法,發正念,講清真相救眾生,除盡邪惡,圓滿回家。

大法弟子:王時珍 2002年6月


嚴正聲明

今天我無意中看到了我在拘留所洗腦班時我老伴代替我寫的所謂「保證」草稿,我想這也不是偶然的。我嚴正聲明:我丈夫、兒子他們所說所寫的「保證」我是堅決不承認的。為此我嚴正聲明我的丈夫、兒子他們替我所做的一切「保證」作廢!

葉群玉 2002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1996年4月開始學法,自從修煉法輪功之後,我身心受益,學了師父的《轉法輪》一書,我知道了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是返本歸真。我覺得法輪大法是我一生想找的正法。但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夠堅定,對師父不夠堅信,在魔難面前放不下人的觀念,受執著心的驅使,被邪惡控制著做了違背大法、違背修煉人標準的事,我深感痛悔。我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背離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決不再背叛大法,要堅定正念、正信、正悟,做一個大法粒子該做的一切。早日迎來法正人間的時刻。

法輪大法弟子:李雪松 2002年6月2日


聲明

因為我堅修大法,2001年1月至6月被騙去所謂監視居住(其實是洗腦班),我雖然是堂堂正正出來的,但後來聽說還是丈夫代替簽了名才讓回家的。同年九月因給同修真相光碟,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後來我絕食,不去勞教,在師父的保護下,體檢不合格,「保外就醫」,街裏幹部和我兒子辦了甚麼手續才把我接回家的。這兩次家人寫了甚麼,是邪惡的舊勢力強加的,因家人擔心著急想我回家,所以才同意和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所以我聲明丈夫與兒子代替我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地維護大法。

張坤蘭 2002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秋得法,雖不算精進,但對法深信不疑。2001年正月因進京上訪,在天安門被抓住,後被接回「610」,隨後被關進看守所一個月。後來邪惡讓我家交1500元把我領回家,在回家那天,他們讓我寫「決裂書」,我沒寫,由於學法不深,出現邪悟,認為只要不是我寫的就不算數。我家人代我寫的,我簽了名。回來後,在別的同修的開導下,我才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這一年多來,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該怎樣做一名大法弟子。現在我聲明:以前所有對大法不利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豔 2002年5月30日


聲明

我在2000年兩次去天安門洪法、講真相時被邪惡迫害,關押、勞教時,由於學法不深,當時就想只要堅修大法心不動,只是表面應付邪惡,被迫寫了「保證」。2001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回來繼續學法。讀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後對自己的行為痛悔不已。我時時悲觀想著在魔難的面前沒做好,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給自己修煉路上留下了污點。我決心珍惜自己,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彌補自己的錯誤行為給大法帶來的損失。以前被迫寫的兩次「保證」特此聲明作廢。

邱紫群 2002年3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曾在勞教所被洗腦,回來後一年多的時間沒學法煉功,在所裏和地方幹了一些對不起大法和師父事情。我清醒後非常痛悔。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修煉不是兒戲,修煉是無比莊嚴和神聖的,今後我要洗心革面,全盤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更加勇猛精進,加倍償還自己所犯下的罪,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助師世間行」。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為的一切不利於大法和師父的言行,統統作廢。

大法弟子:吳寶國 2002年5月22日


聲明

99年,在鋪天蓋地的輿論壓力下、在工作單位的壓力下,我做了糊塗事,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和「悔過書」等,給師父和大法抹了黑。我非常痛心,越想越覺得是大法弟子的恥辱。在此,我聲明:以前我違心所寫所說所做的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堅信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竇福材 2002年3月22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1月至2001年8月,由於自己的執著心,(怕心、求安逸之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走向了反面。自己一時糊塗,幹了作為大法弟子不該幹的事,說了不該說的話,寫了不該寫的東西,我錯了。我對自己過去的那些所作所為非常痛心,我對不起偉大的師尊。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勞教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等和其他一切「材料」全部聲明作廢。我要勇猛精進,正念清除邪惡,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任太忠 2002年5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3年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執著心沒有放下。2001年底,在「洗腦班」上誤入歧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法輪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裏所寫所說的一切違背法輪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以我的實際行動做好老師交給我們正法粒子的重任,挽回給大法造成的不良後果。

大法弟子:劉波 2002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春有緣得法,2000年冬去天安門洪法、護法,講清真象中被邪惡抓走,在被迫害中違心地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現在自己聲明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今後更加努力,緊隨恩師,學好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鏟除邪惡,正法中做的更好,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趙竹英 2002年4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修煉不紮實,人的執著太重,在邪惡迫害時主動邪悟,寫了「書面保證」,做出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情,造成了深深的悔恨。這怎麼對得起師尊的苦度之恩?清醒後馬上歸正自己,在法中勇猛精進,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現嚴正聲明,過去我所說、所寫、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

大法弟子:荊海 2002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逼迫下,由於學法不深,為私為我的這個根本執著沒去,向單位寫了「保證書」,在此嚴正聲明:所寫、所說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民 2002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被迫強行參加所謂的「學習班」,不法之徒以不讓子女上學、當兵、扣工資等手段進行迫害,我在高壓下寫了所謂的保證和按了手印,做了有損於大法的事,對不起慈悲偉大的恩師。現嚴正聲明,我們寫的「不煉功」等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趙春素、磊群彩、李勝昌、范換雲、王書謙 2002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放不下執著,有意接受邪悟,給大法造成損失,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悔過」之類的東西一律作廢。從新走入正法中來,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候寶山 2002年5月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和有怕心,在邪惡的壓力下,做了有損於大法的事,對不起慈悲偉大的恩師,現在我嚴正聲明,我配合邪惡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田平粉 2002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正法的過程中,隨和了邪惡勢力的安排,寫了「三書」,過後我知道這是邪悟,真是悔恨自己的過失,這都是沒有學好法造成的。以後我一定加倍彌補,趕上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鄭敬義 2002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重,在邪惡迫害中不能用正念正視,幹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之事,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做所說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以報師父救度之恩。

大法弟子:周潤秋、朱培婷 2002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放不下常人的觀念與執著,在邪惡的迫害下簽了字,在修煉的道路上留下了深深的痛悔。今天我嚴正聲明,我在本地派出所的簽字和所謂的「保證」全部作廢。決不再向邪惡的迫害妥協,多發正念堅定地維護大法。

聲明人:張翠芝、康金枝 2002年5月12日


嚴正聲明

本人由於學法不深,由於有怕心和執著心的帶動,在「洗腦班」裏所寫所簽所講的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全部作廢。今後要做好正法時期應做的一切,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

洪淑貞 2002年5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對法輪大法的正信是金剛不動的,是堅如磐石的,堅不可摧的。我過去對邪惡寫的一切保證都不算數了,都是無效的。從今以後,頭可斷,血可流,緊跟師父,堅定維護法。

真修弟子:郝玉鳳 2002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期間,在邪惡所寫的假口供上的簽字全部作廢。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對邪惡有甚麼所謂的「口供」,更不該簽字。今後要加倍彌補,以報答師尊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蘇邁道 2002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東西及以前所寫的任何不該寫的東西,我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俞師先 2002年5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當時的高壓下,神志不清時,違心的所寫所說的一切有損於大法的言論,現在嚴正聲明作廢。並從此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一修到底,決不回頭。

聲明人:石平、張連鎖、梁素彩 2002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下,我不論是說的和簽名全部作廢。從現在起我要繼續投入學法和正法的洪流中來,認真學大法,講清真象,救度世人。

聲明人:范長文、東敏 2002年5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高壓下,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和上電視的一切有損於大法的言論,嚴正聲明作廢。並從此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一修到底,決不回頭。加倍彌補自己的罪過。

聲明人:左德珍、石教森 2002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學校組織的誹謗活動中違心地簽了名。現在嚴正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孫希珍、韓嘉祿 2002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某月被邪惡帶走,我說過「不煉功了」,後來知道這是不對的,特此聲明我那時說的話作廢。珍惜修煉機緣,正念除惡,堅定地維護大法。

楊祖祥 2002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對法輪大法的正信是金剛不動的,是堅如磐石的,是堅不可摧的,我過去為對付邪惡勢力所寫出的任何「保證書」都是無效的。講清真象,加強正念,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真修大法弟子:曹連彩、童學鋒、魏連清 2002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騙去 「強制洗腦班」,被逼迫所說所寫有損大法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用講清真象的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鄧祖榮 2002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現在聲明我女兒替我寫的「保證書」作廢。我要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用生命捍衛大法!

王廷霞、趙書花 2002年6月8日


聲明

我對過去一切說過或寫過的有損於大法的東西一概否定,徹底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重新回到大法的修煉上來,加倍彌補。

夏峰、肖瑞珍、胡書巧 2002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寫的甚麼「保證書」,全部作廢。重新投入大法洪流中來,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范秀枝、紀平子 2002年6月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