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媒體採訪法輪功修煉者並報導法輪功在布魯塞爾請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8日】比利時最大的報紙之一「De Standaard」2002年4月25日刊登文章報導法輪功在布魯塞爾的請願。報導說:

在中國(江澤民)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三年後,比利時的法輪功修煉者在布魯塞爾中國使館所在地舉行抗議活動。他們希望以此方式提醒人們不要忘記中國對無數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法輪功(又稱為法輪大法)修煉者認為法輪功是一種古老的氣功修煉方式,以通過打坐煉功實現性命雙修為中心。修煉者通過努力實踐「真、善、忍」而爭取達到返本歸真,最終同化「真、善、忍」並獲得自我覺悟。法輪功創始人是李洪志,他自1992年在中國傳法以來聲明法輪功是非政治性和非宗教性的運動。儘管法輪功沒有固定的組織結構,52個國家的1億多人已在修煉法輪功。

由於中國政治當局感到法輪功的人數眾多是對他們的威脅,國家主席江XX於1999年7月宣布官方禁止法輪功。由於總理朱鎔基出面調停了法輪功修煉者1999年4月25日的北京和平請願,江開始懷疑其在中共領導人中的政治對手是該運動的背後策劃者。

採訪:法輪功修煉者陳述:「我們被洗腦、折磨和羞辱」

同事艾夫﹒彼德斯報導
2002年4月25日,布魯塞爾──

「我同室的囚犯們把我推到地板上。其中一人抱住我,另一個人捏著我的鼻子往我的口中倒一種液體。由於不能呼吸,我不得不嚥下去。我感到液體流到我的胃裏和肺裏。我是幸運的。許多被關押者就是這樣死去的。」

趙明(30歲)是自1999年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以來成千上萬受害者中的一位。他在日內瓦聯合國發表講話並在德國參加了一次抗議後,與戴志珍(34歲)一起來到比利時講述他的經歷。趙明被監禁22個月,其間受到審訊和折磨。由於愛爾蘭政府和國際組織的壓力,中國政府於上個月釋放了趙明。自那以後,趙明又重新返回都柏林居住並繼續他在三聖學院計算機系的學習。

就像趙明一樣,戴(志珍)感到必須代表至今仍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公開呼籲。「他們殺害了我的丈夫。我怎麼能再保持沉默呢?」自國家主席江XX於1999年7月正式取締法輪功以來,她的丈夫共被拘捕過四次。去年,他的遺體在廣州郊區一個廢棄的茅棚內被發現。

趙和陳承勇(戴的丈夫)每人都曾兩次赴北京為法輪功學員所受的迫害向政府呼籲。

2000年5月,趙被送到海澱「轉化班」。一週後他絕食抗議對他的非法拘捕。但他同室的囚犯被強迫給他灌流質食物。當陳(承勇)在北京天安門舉起一面法輪功橫幅以示抗議時被拘捕。戴敘述道:「作為懲罰,警察送他到延慶的『洗腦班』,在那兒,他經常受到電擊。當他在這種折磨下變得虛弱不堪,隨時都可能死去時,警察放了他。」四天後他再次被捕。自那以後,戴再未看到她的丈夫。

趙明在到達「轉化班」的一個月後被送往團河勞教所。「就是在那兒,他們拷打法輪功修煉者以迫使他們放棄自己的信仰。他們所採用的最輕的方法是每天學習反法輪功宣傳13個小時。」

「我在勞教所的第一個月裏,同室的十名囚犯打我。有兩個星期我不能行走。我同室的囚犯從來沒有因此被懲罰過。相反他們受到減刑的獎勵。後來,有人告訴我,是警察強迫他們打我的。」

另一個經常採用的方式是幾週內禁止被監禁者睡覺。趙說,「有兩個星期不允許我睡覺。每次我睡著了,獄卒就輪流把我弄醒。此後的幾天,我被允許每晚在一個椅子上睡一個或兩個小時。後來,我被強迫每天蹲伏十多個小時。由於我不屈服,在我獲釋的兩週前,五個警察把我綁到一個木床上電擊我。」

3月12日,趙被釋放。「於是我知道我的家庭也遭受了巨大痛苦。在我回都柏林的那天,他們相信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請再也不要回來了』,他們在我上飛機前對我說。」

戴的丈夫去世幾乎一年了,但她依舊奔波於世界各地向世界揭露中國的鎮壓:「我小女兒最後一次見她父親時,她才九個月大。我不知道這些暴虐行徑對她的生活會產生甚麼影響。這就是為甚麼我呼籲每一個人都起來制止這場暴力。因為如果我們不為我們的孩子們站出來,還有誰會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