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農婦得法、修煉、正法的神奇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31日】在甘肅省農村,我遇到一位50歲的女大法弟子,親身經歷了許許多多大法所創造的奇蹟。由於是文盲,她常常因為無法把師父所賜予的慈悲盡情的表達出來而流淚,她多想用自己奇特的經歷告訴更多善良的人們:「法輪大法最好!師父最慈悲!」她曾經很費力地寫過,也曾經口述由上大學的兒子整理過,但總覺得說不出自己真實的心情,她十分難過,直到有緣遇到一位她認為更有文化的大法弟子,才了了她的心願。下面是她口述,由同修記錄整理的經歷:

1、「得法前我是世上最痛苦的人」

我現年52歲,98年煉法輪功前全身都是危重病:患了30年的風濕性心臟病;雙肺葉肺結核;胸膜炎;腹膜炎;胃潰瘍;胃下垂十公分;腎炎;子宮脫垂;肛門脫垂。我全身浮腫,胃疼不能吃饃、麵條,只能喝些麵湯,到96年就躺在床上,每天靠打針、吃藥、輸液勉強維持生命。每天我吃的西藥有70多片,再加中藥丸,早晨吃下去,中午就會自動吐出來,藥片的顏色都不變:藍的是藍的,黃的還是黃的。肺腫大擴大到整個胸腔,醫院診斷為塑粟性肺結核,不能動,一動肺就要像炸了似的。醫生建議我買一個搖擺器,幫助活動身體,以免因長期躺在床上把肉壓爛,得褥瘡病,但是家庭很困難買不起。三、四年醫院治療就花費了2萬多元,醫院補助了八千元。

三年間,整天輸液、打針,腿上還要扎鋼針。手、胳膊、腳,凡是能扎針頭的地方,都布滿了針眼,甚至同一個針眼就扎過很多次,這些部位的肌肉都變成了硬塊。屁股上因長期打青黴素、鏈黴素,也都腫成了硬塊,護士一打針,我就疼得直叫。長期以來,胸疼,胃疼,肚子疼,腰疼,腿疼,手腳疼,反正沒有一處不疼的,我經常疼得上不來氣,睡不著覺。因為我患的是最危險的傳染病,誰都怕傳染,就連我的丈夫、女兒、親人都躲得遠遠的。我姐姐來看我,雖說她離家到新疆多少年沒見面了,也得站得遠遠的:「妹妹,你都這個樣了,我不敢到你身邊來。你不要生氣,你要是給我傳上,我的女兒都不會要我了。」我聽了真傷心,甚麼話都說不出來:別人得了病,能得到親人的關懷、體貼和家庭的溫暖,而我得到的卻是親人的恐懼、躲避,甚至是像怕見死人一樣地怕見我。他們寧可見死人,也不敢見我,惟恐我把病傳染給他們。本來我渾身重病就已經感到痛不欲生,再加上孤獨,我更加絕望,不知哭過多少次,心想不如死了算了。一天下午,我掙扎著出了家門,跳進了門前的水池──

2、「大法賜予我新生!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一心想死,誰知連死都是那麼難,我丈夫及時將我救了上來,村裏人圍上來看熱鬧,也有善良的人可憐我的不幸遭遇,他們勸我,讓我堅持活下來。幾天後,來了一個人說,我妹妹家有很多人煉法輪功,還說有許多患癱瘓病的也煉好了。丈夫開三輪農用車把我送到妹妹家。妹妹是該煉功點的輔導員,她知道我是危重病人,不敢叫我煉功,先讓我聽師尊的講法錄音,明白法理再說,就安排我在小屋住下。看見學員們都在院子裏煉功,我心裏著急,就從窗子裏偷偷看,看別人怎麼煉,我也跟著學。五套功法,只學會了第一套,第二套還不怎麼會。兩天後,丈夫把我接回了家。到家後,我就開始煉功了,煉法輪樁法時,雙手剛一抱輪,就感到肚子裏法輪在使勁地轉,我就雙手到腹部推轉法輪,實際上我是煉錯了,當時不知道。一開始學煉功時,眼睛一閉就看到渾身冒黑氣,最後逐漸地變成了像冬天裏楊樹皮的顏色。我望著這個景象,一點也不害怕。後來學了《轉法輪》才明白了這是師尊給我清理身體。「也就是說你病的根本原因、身體不好的根本原因我們給你拿掉了,可是你還有一個病的場。在天目層次開得很低的時候,看到身體裏有一團一團的黑氣,混濁的病氣,它也是一個濃縮了的、濃度很大的一個黑氣團,它一旦散開會充滿你整個身體的。」(《轉法輪》78頁)師父一句話就說出來了,也給我們大法弟子從根本上解決了。所以,煉功的第七天就出現了神奇現象,我因吃藥變白了的頭髮全變黑了,全身浮腫也消下去了,腿也能站了,也能走動了,胳膊、手都會動了。臉色、嘴唇,由紫色變紅潤了。於是,我再也不想打針、吃藥了。家裏剩下的藥現在對我沒有用了,我要修煉法輪功了!總之,我完完全全成了一個健康的人,我心裏的那個激動呀,對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的那個感激呀,用盡世上所有的語言都難以表達,我只是流眼淚,「我這一生是多麼的不幸,又是多麼的幸運!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因為世上還有多少像我一樣被痛苦折磨的人啊!」

3、「師父啊,我一定要學好大法,跟您返本歸真!」

從我家到妹妹家有8里路,但我堅信一定能用我自己的兩條腿走完。一到煉功點,學員突然看到我都大吃一驚!因為我7天前來時,臉、嘴唇都是紫的,全身浮腫,頭髮都是白的,而現在浮腫消了,臉色、嘴唇紅潤了,最神奇的是頭髮全變黑了。有學員問我:「你是不是把頭髮染黑了?」我說:「都是大法太神奇了!我哪有心思作美容?」這次我妹妹正式教了我功法,並讓我看了師尊的濟南講法錄像帶和教功帶。我從此正式走進大法的修煉行列中。

我是文盲,大字不識,只好反覆聽師尊的講法錄音帶,越聽越愛聽。師尊講得太好了,使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明白了人生的真諦、生命的意義;我也明白了人為甚麼要得病,要遭受痛苦,又怎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逐漸我也明白了師尊講的都是天機,是任何人都沒有講過的宇宙真理,是無比珍貴的,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我決心要通讀《轉法輪》,和師尊所有的著作。我一遍一遍地聽錄音,對照《轉法輪》一個一個字地學,看不下去時,我急得哭,心裏難受極了,問兒女,時間長了,他們不耐煩,但我不灰心,遇到兒女的冷眼和拒絕也不動搖,凡是有文化的人我就請教,我不知道急得哭過多少次,流過多少淚!終於我的決心感動了偉大的師父,給我創造了一個月通讀《轉法輪》的奇蹟──我一個50歲的老年婦女啊!讀第二遍時就快多了,讀到第五遍時,就看到書上的字顯現綠色,第六遍時顯現黃色。我是農曆十一月九日開始學法,臘月二十三背會了《論語》,在兩年多的時間裏,我背會了《洪吟》,並抄了一遍,還抄了其他經文,同時通讀了所有大法的著作。高中文化的妹夫不認識「邋遢」兩個字,我告訴他正確的讀音,他就感到十分驚奇。

4、「千鈞一髮之時,我從飛馳的車上一躍而下,搶起50斤的大石頭將車定住……」

煉功一個月後,我丈夫開三輪農用車到祁連山山腳下拉土,拉了一車土,我坐在上面。在回來的路上,下一個很陡的坡,因車是新買的,我丈夫還不熟練,這時他想剎車,卻踩到離合器上,車飛一樣向坡下衝去,前面500米處,就是這個鄉的十字路口,來來往往的人多,如果剎不住,後果不堪設想,可能發生車毀人亡的嚴重事故。我丈夫一著急,想手剎,結果手剎被扳斷了。就在那千鈞一髮之時,我從飛快的車上跳下去,也不知道哪來的的那麼大力氣,搶起一個50多斤的大石頭,扔上了車,車一下就停住了!大法神奇啊!如果換個常人,從這麼快的車上跳下去,即使摔不死,也會被慣性帶動往前衝出十幾米,摔倒在地,更談不上抬起50多斤的大石頭,追上沖出幾米遠的車扔上去,再說50多斤重的石頭真能把車定住?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又一次給了我們生命,救了坡下的行人!車停了,我丈夫驚奇地問:「這麼大的石頭,你怎麼抬得動?」我反問:「我不抬石頭,車怎麼剎得住?」這時我突然悟到:我已經完全是一個健康的人了。從此,我甚麼活都能幹,參加農業勞動了。

5、「我夢見一個仙女騎著一個長鳳凰尾巴的大鳥,望著我笑,我的五臟六腑換成了新的。」

一天夜裏,我做夢清清楚楚地看到天上結了一層冰,慢慢變成了藍色,然後冰裂開露出藍藍的天,漫天星斗,一個仙女騎在長著鳳凰尾巴的大鳥身上,鳥身上發著光。仙女望著我笑了一下就飛過去了。這時我看見我肚子上裂開了一個大口子,五臟六腑全都挖出來了,堆在地上,我感覺我的內臟全都換成了新的。醒來後,我高興極了,這是師尊在給我徹底淨化身體。

6、「師父賜予我幸福,我把幸福和大法的美好傳給更多的人們。」

我煉功後,全家都受益了,丈夫的高血壓好了,兒女也一身輕,所以他們都跟我煉功。村裏的人們親眼看到我因煉大法而起死回生,親眼看到了大法所展示出來的美好,都來煉功,我家成了煉功點,每天天不亮鄉親們就來煉功,晚飯後就來學法,三、四十人集體學,氣勢肅穆莊嚴。有時,不知從哪來的轎車也停在家門口,車上的人進來聽法,學功。冬天,我把爐火燒得旺旺的,炕上、地上坐滿了學法煉功的人們,我心裏有多麼的高興啊!是偉大的師尊給了我一切,我要讓更多善良的人們有機會得法,幫助成就師父偉大的洪願!

7、「江澤民殘酷鎮壓大法,鄉黨委書記親自給我寫保證書,保證讓我修煉大法。」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迫害大法,污衊偉大的師父,大法弟子遭受前所未有的邪惡考驗。鄉領導和派出所的惡警多次到我家來,強迫我交出大法書和煉功帶,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不管誰來找我,我都堅定地告訴他們:「功我要煉!誰也阻擋不了我!我要不煉功,早就死了,江澤民能使我起死回生嗎?你能給我第二次生命嗎?」鄉上的書記在我堅修大法的決心面前屈服了,反過來給我寫了一個保證書:「保證讓你一個人煉功。」就這樣,我天天照常煉功,而且放煉功錄音帶,家裏人害怕,怕別人聽見,叫我偷偷煉;鄉上領導也擔心讓市上領導知道了來找他麻煩,叫我說假話:「騙騙他們,他們走了,你再偷偷煉。」我說:「師父叫我說真話,不能騙人。我不能說假話,就是要堂堂正正地煉功。」誰來了,威脅我,不讓我煉功,不管他是多大的官,我都用自己起死回生的切身經歷證實法,告訴他們「法輪功太好了!太神奇了!」他們都無話可說。了解真相的大隊書記就公開站出來保護我:「這老婆子又不幹壞事,你們要她寫甚麼保證,何況她又不識字!」

8、「糧管所大院,有上千的人,我當眾展示大法功法」

99年8月,我和丈夫到鄉糧管所交公糧,一個認識我的人問我:「你的法輪功還煉不煉?」我說:「煉!」他說:「你敢煉嗎?你煉一下,我們看一下。」這天,糧管所交公糧的人有上千的人,我心裏很坦然,甚麼也沒想,就坐在水泥地上當眾打坐煉起了神通加持法。結果幾百人圍上來看,有的人說:「法輪功真好!」「廣播喇叭攻擊得那麼壞,他們怎麼煉得這麼好?」我又給群眾講大法使我起死回生的神奇故事,他們聽了都很受感動,當時就有母女倆跟我說:「你那麼嚴重的病都好了,今天我們看到你煉得那麼好,我們也想煉。」當天,她們兩人就跟我到我家,我給她們教了功,並贈送了《轉法輪》給她們,從此,這母女倆成了堅定的大法修煉者。

9、「我要走出去,向人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從大法修出的慈悲心使我再也不能容忍惡人江澤民用謠言毒害眾生,我要走出去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師父《心自明》發表後,我拿到一個教師家讓他看,同時給他講真相。去年四月,他妻子主動找到我,要光盤和真相材料,想了解真相。

2001年一月,我拿著揭露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大法的真相傳單,到醫院直接給以前給我看病的大夫看。大夫看到我身體發生的神奇變化,不得不信服大法的神奇,也開始煉功,並請了七本大法書。

2001年三月,我去看望上大學的兒子。去城裏的路上,警察叫所有乘客都下車,搜包檢查,就是沒叫我下車,沒搜我的包。警察搜包就是想迫害大法弟子,我的包裏就有幾本《轉法輪》,因為我心裏很坦然,沒有一點怕心,心很正,所以邪惡不敢動我。到城裏後,我給大學的一個教授洪法,教授聽了我的神奇故事後,很受感動,他也跟著我學法煉功。該市某區的一個女主任曾多次出國,聽了我煉功的神奇故事,又親眼看到我這麼精神、這麼健康,也跟我學法煉功,還請了一本《轉法輪》。這位女主任從此以後利用自身條件暗中保護大法弟子,她還告訴我:「我們這兒一個大法弟子後面有十個人監視。」

10、「要抓我的警察說:『快走!不要把我們攪糊塗了。』」

2001年三月,就在我去省城的時候,一天夜裏同修們到我的村上貼滿了真相傳單,而恰恰就在這天晚上的凌晨,我乘車回到我妹妹家。我妹勸我先不要回家,到中午再回去,這樣村上人就不會懷疑我,也就找不到迫害的藉口。我說:「你心裏要是怕,甚麼時候回去,人家也會懷疑你的!」於是我就拿了幾份新經文回家了。這時已是八、九點鐘,鄉親們正在看傳單。我到人群裏把經文悄悄給了幾個同修。正好叫一個邪惡之徒看見了,他把此事彙報到了鄉上。當天夜裏,城裏來了一輛警車,先進來三個幹部,威脅我說:「省上來了電話,讓我們來看你還煉不煉法輪功。你要再煉,你上大學的兒子不准上大學,工作的兒子不准工作。」我說:「你們胡說甚麼,我沒煉功時我兒子補習都考不上大學,我一煉功兒子就考上了,你們說了不算數,我師父說了算!」這三人說:「咱們走吧,不要把我們搞糊塗了!」我送他們時,才發現警車裏還有好幾個警察,我才明白他們是來抓我的。因為我心正,沒有給邪惡可乘之機,從而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

11、「我也有不悟的時候,這時師尊就讓我摔跟頭悟道,從而吸取教訓,提高上來。」

在對待孩子的問題上,我有時做的不好,他們不聽話時,我就氣得不行。師尊講過,教育孩子要理智一些,才能把孩子教育好。可是很生氣時,就把師尊的話給忘了。別人打我、罵我,我能做到忍;而孩子調皮不聽話,我就生氣,用棍子打。一次拿一個小棍子,在小姑娘的腿上打了兩下,結果孩子沒疼,還望著我笑,可是我的腿上卻起了兩個疙瘩,疼得不得了,當時還沒悟到。又有一次,孩子不聽話,我一生氣,順手把手裏的工具朝孩子扔去,幸虧沒打上,不然就太危險了。當天夜裏,我就從炕上摔下去,腳面骨折,這次我恍然大悟:自己是煉功人啊,怎麼能打孩子呢?我就向師尊認錯:「師尊,我錯了!我再也不打孩子了!」我忍著疼痛,照常打坐煉功,十天後就好了。

2001年三月,我城裏的大姑娘小產了,我為了給她補補身子,就到市場上雞販子那兒買了兩隻雞,並讓他給殺了。結果我的脖子上卻隆起了兩條刀痕傷疤,痛得很。我這才悟到:買了活雞叫人殺這也是幹壞事,要遭報的。所以,我想告訴那些指使惡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頭頭們,不要以為壞事是手下人幹的,與自己無關,其實都是一樣的,都是要遭報的。

12、「我在公交車上立掌發正念,鏟除干擾車上世人的邪惡,救度他們。」

去年(2001年)五月,師尊告訴我們發正念鏟除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我想再也不能讓邪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從而毀滅眾生,我就堅持天天發正念,清除操縱惡人幹壞事的邪惡,鏟除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江羅政治流氓集團、從「610」辦公室一直到本地區的邪惡之徒。我利用各種空餘時間,在各種環境中,連走路、坐車,我都發正念。一次,我外出乘公交車,我想鏟除邪惡,不能再讓邪惡操縱這些無辜的人仇視大法、反對大法,對大法直接犯罪而毀掉他們。當時,我沒有任何顧慮和怕心,把鞋一脫,打坐立掌發正念。師父講過「一正壓百邪!」大法弟子的正念窒息了邪惡,車上人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敢出來干擾。這可嚇壞了我弟弟,他說:「你不怕死,別連累了孩子們!」我不理他,仍堅定地發正念。在發正念的一開始,我看到一群癩蛤蟆圍在我周圍,最後全都被我用正念銷毀了。

13、「時時嚴格要求自己,用正念對待所遇到的魔難。」

一天夜裏,我清清楚楚地看見師尊坐在天空中的蓮花上,我一高興也上去了。醒來後,高興地不得了,產生了歡喜心,沾沾自喜地對功友講。師尊講過:「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另外還可能「自心生魔」毀了自己。所以師尊就讓我摔跟頭悟道,從而去掉了這個執著心。七月,收麥子時,一天,我從裝滿麥桿的車上掉下來,腿骨折,膝蓋脫位。我明白是自己做錯了,必須去掉執著,於是我的腿三天後就好了,對常人來說就是奇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9/2293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