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傷電視台,你還得讓王進東出來多少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31日】這王進東可夠累的,本來想一把火點完了就完成任務了,可央視那幫導戲的人就是老穿幫、老捅簍子。沒法子,還得出來再演一回。

這一次連續二天的大專訪總算能把漏洞堵上、把謊話攏圓了吧?又破了!不信,您往下看。

凡往法輪功頭上潑髒水的人,決不可能在法輪功的內容裏找到理論根據。造謠者們要麼是把李老師講過的話斷章取反義、要麼是肆意歪曲、要麼就是無中生有。離開這些伎倆謊言就無法存在。這次的誹謗同樣是這些花樣的翻版。

王進東這一次提到:是看了李老師《去掉最後的執著》才要去自焚的(王進東原話是『包括對本體的執著』)。這又是一次斷章取義的把戲!

央視在播出計算機顯示器上顯示這一文章畫面時,根本不敢讓人看清寫的是甚麼。如果能看到這句話前後哪怕是幾十個字,它們的謊話就會立刻被揭穿。

那麼在此我們不得不引用李老師這一篇經文:

《去掉最後的執著》

「大法與大法學員經歷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最邪惡、最惡毒的破壞性的檢驗。大法與學員以真正的作為正法最偉大的修煉者的表現走了過來。人世間一切人、一切組織與團體,都是想在世間得到甚麼而在人類社會有所為的;而大法弟子們是去掉一切常人執著,包括對人的生命的執著,從而達到更高層生命境界,所以我們才能從人類歷史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中走過來,這也是那些邪惡的敗類們想不到的。

……

目前中國大陸一些特務打著學員的旗號鑽進勞教所等關押學員的地方,進行破壞,以自說圓滿了等手段欺騙學員,用叫學員都已經圓滿了、不用再煉了、最大限度符合常人、把書交出來等等鬼話欺騙了一些在魔難中不想再留在人世間想儘快圓滿的學員。……

其實這也是到了放下最後執著的時候了。作為一個修煉者你們已經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從放下生死中走過來了。那麼執著圓滿是不是執著哪?不也是人心在執著嗎?佛會執著圓滿嗎?其實真正接近圓滿的修煉者是沒有此心的。我在講法中講過,如一個學生只要把學習學好就自然會上到大學去、執著於大學本身而學習不好是上不了大學的道理,一個修煉者有圓滿的願望沒有錯,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斷的修煉中不知不覺就會達到圓滿的標準。」

縱觀原文可以看出,是因為出現了「目前中國大陸一些特務打著學員的旗號鑽進勞教所等關押學員的地方,進行破壞,以自說圓滿了等手段欺騙學員」現象,李老師才撰寫文章告誡弟子「那麼執著圓滿是不是執著哪?不也是人心在執著嗎?佛會執著圓滿嗎?其實真正接近圓滿的修煉者是沒有此心的。」

文中為甚麼提到「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是因為如果大法弟子敢於站出來講真話,那麼他很可能會因受到江澤民集團的殘酷迫害而喪失生命。不是已有400多位有名有姓的大法弟子被江澤民集團迫害致死了嗎?放下生死,決不是求死,那是決定勇於為真理付出而不怕死。孟子曾說過「捨生取義、殺身成仁」,歷代也有很多讀過聖賢書的人為正義而付出了生命,難道我們應該說孟子教人自殺嗎?

任何一個真修弟子看了這篇經文,只能更加堅定自己的信念,放下一切執著,走好自己的每一步;更加緊走出來講清真相,挽救更多被矇騙的生命,而決不會為了自己的所謂圓滿去自殺!換句話說,在法正人間到來之前,也決不會有個人單獨去圓滿!

當然,為了把自己打扮的像一個「煉功人」(裝得越像謊話才能編得越像真的),王進東也得說點貼邊的話。可話從這張嘴裏說出來聽著就那麼不是味。

他也承認書中要人做好人。可他卻忘了,央視才把劉春玲說成是修煉後才打罵她的母親的。

他也煞有介事去理解那個殺人的瘋子傅怡彬如何如何。可他又忘記了,他要一把火燒掉的那個本體,傅怡彬卻要把它裝進自己的肚子裏,形成星星、太陽、月亮(見有關傅殺人案的報導)。

他還把自焚與「虹化」胡聯繫在一起。學過法的人誰都知道,「虹化」是藏傳佛教的圓滿方式,和自焚毫無關係。

御用喉舌們,不要再搞愚民政策,把權力真正交給人民。把所有被封鎖的法輪功方面的消息放開,讓人民聽聽兩方面的聲音,自己來決定誰是誰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