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每一次魔難提高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3日】有一個同修說:「能做好一天就做好一天,能做好一萬年就做好一萬年。」我看了以後,感動得淚流滿面,因為他的真感動了我,他的善感動了我,也是他的忍感動了我。

我以前從未想過提筆要寫一寫心得體會到明慧網上,因為我心中一直有一層障礙,總認為自己修的不好,認識沒有別人深刻,沒有別人悟的好。可是我之所以這次提筆,是因為我認識到把自己的心得體會寫出來,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不能等、靠,因為正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也許我的心得體會對有些同修有一定幫助。

我每次出去散發傳單真相資料,就有一些怕心,而每次卻是在做真相工作之前,慈悲的師父給我翻出來,等我心性稍微穩定後,出去做就挺順利,挺好的,做的時候,腦子甚麼都不想。其實,正因為當時甚麼都不想,就不存在怕,也就不存在怕的因素,曾經有一次,我去批發市場買東西,當面給了對方一份資料,當時面對面做,也沒怕過,還做的挺好。

可是最近我們點上有人被跟蹤,我這個怕才被徹徹底底的暴露出來,在家一想出去發資料,這個怕就來了!我想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看書吧!可是怎麼看卻看不進去,滿腦袋翻出去散資料碰上人的景象。(想像、懷疑都是變異物質都應該鏟除)越想越害怕,心態不正,出去發材料也不順利,還碰見了個熟人。回到家,這個怕心就翻出來了。我於是發正念,一到正點我就發正念。我相信正念的威力,相信師父,所以現在安然無恙。

有一個同修在明慧網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說正法口訣不應該是怕心的保護,我覺得她說的沒錯,這也是她在她那個層次所證悟到的理,但我想大法是圓融不破的。我想從另一個角度談一點認識。正法口訣是師父賜予我們的法。師父說:「你別看他表面上是白紙黑字,在每個字的背後有無窮無盡的各層空間,以至各層空間的佛、道、神在背後的顯現。」(《在歐洲法會上講法》)師父說:「我過去講悟時,講過一個都不講的天機,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千百年來都認為是自己在修煉,自己在提高,其實你甚麼都煉不出來,如果沒有師父管是甚麼都解決不了的。那麼也就是說真正的問題是由師父給解決的,是法背後的因素給解決的。你自己的悟,只是在修煉中遇到困難克服後繼續修煉下去,這是講你的悟,真正從理上悟到甚麼。如果這個法不讓你知道,你怎麼悟也是悟不到的,所以你必須具備一個條件,就是說你必須得真正地去修煉。」(《在歐洲法會上講法》)所以正法口訣他是法,每個字的背後有無窮無盡的佛、道、神甚至偏旁部首都是佛、道、神,其實,我們每一個人念這幾個字的時候,就存在你信的問題,信師父,信法,信正念的威力。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所以我悟到自身正念十足的時候,念正法口訣是能破除一切執著的。這是其一。其二,「怕」這種執著在另外空間也是一種物質的存在,你念正法口訣時,不僅僅是堅定正念信的問題,還存在鏟除這種變異物質,讓它滅掉;其三,「怕」其實也是不符合宇宙大法「真、善、忍」的特性,萬物皆有魔性和佛性,所以它也是一種魔性的表現,師父在《悉尼講法》中說:「因為他在迷中能夠堅定他的這個佛性,他才能修。」所以我認為其實我們的修煉過程不僅是去執著心的過程,也是去掉魔性不斷充實自己佛性的過程,所以我悟到念正法口訣,不單單是鏟除邪惡,其實因為他是法,是無所不能的,所以也是在去除我們的魔性從而充實自身佛性的過程。

這是我在這次遇到困難,克服困難,發正念,體現正念威力的同時悟到的一點點理,所以每一次問題的出現,其實都是因為心態不穩,從而暴露自己的魔性,去掉它,也是師父慈悲指正我們自身執著心的問題,所以我認為:「珍惜每一次魔難的機會!」因為那裏面有你自身需要提高的很多因素。師父說:「那麼在這樣的環境中,雖然它非常邪惡,可是大家想一想是不是也很難得呢?真的很難得。過了這個時期,那麼也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作為大法弟子,你們才能遇到這樣的機會,過去一般的修煉或個人修煉沒有這樣的事情。」(《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的講法》)所以我講要珍惜每一次魔難機會。

當然,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舊的勢力的安排的,一旦出現問題,隨時發正念要信心十足,正念十足的發正念,邪惡才會全滅。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大法弟子發正念清理邪惡對你們的迫害,正念純正地做是可以的,舊的法理也是這樣的理。這與正念對待修煉、正念救度眾生是一個道理。」

以上僅為個人自我修煉的一點體會,層次有限,不妥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3/2195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