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弟子述北京請願之行及被警察毆打經過(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8日】為了讓中國人知道法輪功在中國被非法鎮壓和迫害的真實情況,我決定與同修金子容子(Yoko Kaneko)、堀江(Yoko Horie)去北京天安門廣場。5月23日我們到達北京。


圖為三人在北京的賓館裏合影,從左起為阿部安優美、金子容子、堀江

24日下午,我們一邊步行發真相材料,一邊走向天安門廣場,不幸當所拿的真相資料全部發完之後,走不到三十米,被便衣警察追上。當時金子容子和堀江小姐被警察踩在腳下,後便衣又用電話叫來一個警察,把我們三人重疊壓在地面上。之後把我們強行扔上車,在車裏狠命打我的臉部,打的方法很惡毒,不留痕跡。警車因為塞車而停下來時,我們跟路人說法輪功是被迫害的,他們害怕,一直在說:快開、快開。

到了北京市海澱公安分局,我們一直要求見北京的日本大使館人員。他們首先上來三個女警察,強行搜身,因為我們沒有犯法,也沒做任何壞事,我們拒絕了,之後進來一幫男的,兩個男的從耳朵兩側抓著我的頭,有人按著我後背,有人踢著我的腿,強行朝臉上拍了照。從一被帶到海澱分局,他們就讓我們三人脫掉鞋,在又冷、又髒的水泥地上走,一直到離開。把有日本護照的我和堀江小姐帶走,而把金子容子(持中國護照的日本居民)一人留下。

他們把我們帶到另外一個地方,一個大房間裏有兩個牢房,把我和堀江小姐分開,進行審問。又要拍照,我拒絕了。之後有幾個警察用很低級、骯髒的話罵我,還有的女警察說我是精神不正常,三個警察惡狠狠地說: 我最恨日本人,我最恨日本人。

其中有個警察的話極其下流,我立即鄭重地說,你不能罵我,不能這樣對待我,你應該學會尊重別人。他說我不僅罵你,我還打你,說完,他衝進門來,狠狠地打我的頭部、臉部。還有個警察說要打我,我說:我不允許你這樣對待我,我直視他的眼睛,過了一會,他退卻了,走了。晚12時,他們又要搜身,兩個女警察,沒有得逞,後又叫一女警察,三人把我按在床上,扭著我的胳膊、踩著我的腿,強行搜身,這期間,我告訴他們,我因煉法輪功治好了病,身體現在很好,所以中國宣傳的都是假的,全世界現在有50多個國家1億人在煉,各國政府褒獎有700多個,他們都感到吃驚。

24日晚3至4時左右,我決定離開這裏,因為我沒有犯罪。我說要上廁所,出門後我跑起來,三個警察追上後,兩個人把我從兩側固定住。一個警察從後邊把我的頭髮全部揪起,猛烈地打我的後腦部、臉部,他想把我頭往車上撞,後來他怕留下痕跡,停住了。

25日中午,他們把我們帶到機場,怕我們向旅客說明真相,不讓我們下車,把一切手續辦好後,沒有走大廳,而是從另外沒人的通道將我們送上飛機,最後我們也沒見到日本使館的人員。這些警察也是受矇騙的,當我們告訴他們在國外法輪功是合法的,可以遊行,並得到警察的保護,在國際上的有很高的聲譽,他們不相信。

在去機場的路上,我和堀江(Yoko Horie)小姐都哭了,為警察們活在謊言中感到悲哀。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9/22562.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