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洪大的寬容和慈悲突破舊勢力的安排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8日】在最近一次讀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時,看到多處關於舊勢力和他們的安排,聯想到最近日常生活中的一些表現,有所感悟,寫下來與同修交流。

師父說「這些舊的勢力啊,嚴格地說,它們不是為了毀掉正法這件事情,它們也不敢毀。它們的目的,雖然不純,它們也想要使正法這件事情能夠成功,只不過是它們要這一切按照它們要求的做,按照它們的要求正法。」「可是層層生命都不純了,連最後那個生命,都不純了。在幫我的同時它們都隱藏了保護它們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誰都不想動自己,甚至於最大限度地保全自己執著不放的東西。」

宇宙的法理在不同的層次有不同的體現,舊勢力也在維護著它們那一層的理,但因為它們的最後的生命都不純了,所以它們的標準只是侷限在它們的不純的境界上,為此它們可以操縱邪惡勢力打學員;它們可以毀掉一些人,來去學員的常人之心。「舊的勢力是不拿人當回事的,說殺就殺,正法中它們只執著它們的安排。」從它們那一層次來看,它們是在幫助學員提高,幫助正法,但本質上還是在維護一個「私」字,它們沒有對眾生無限洪大而無私的慈悲,當然它們就不配正法。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深切感受到了這種洪大而無私的慈悲,「正法的速度是絕對不能夠受影響的,它們要阻擋,那麼我就會清除掉它們,瞬間就銷毀,不管多少參與都會被銷毀。大家想想我不是來救度眾生來了嗎,那麼都銷毀了,還救度誰呀?所以歷史上,它們選擇了我時,我考慮為了救度它們,沒有反對……」我從中感受到的是一種無比偉大的境界,完全地為了救度眾生,沒有一絲一毫的「私」,沒有對自己安排的執著,是洪大的寬容和慈悲。

在這樣洪大的寬容和慈悲面前,我更為自己最近修煉和正法中做得不好的地方感到羞愧。前不久和國內的母親通電話,迫於當時環境下邪惡的壓力,母親用嚴厲的口氣要求我不要再「參與政治」,以前母親對大法和我的修煉一直表示理解,這次我從電話裏明顯地感受到了邪惡勢力的操縱,心裏很著急,認為她頭腦不夠清醒,又很想說服她,於是也以強硬口氣指出她的不正。當然結果並不是像我期待的那樣,因為她從我的語氣裏完全能感受到我在竭力維護自己,並不是單純地站在為她好的角度上,缺乏善和慈悲。同樣在與同修的交往中,對正法工作有不同想法時,會時常以「我這樣做是為正法好」來維護自己的主張,而對同修的意見表示不耐煩,或者以「儘管我做得不是十全十美,但也正是給對方提高心性的機會」作為藉口,來逃避自己向內找的修煉過程。因為「向內找」並不是一件讓人感到安逸舒服的事。還有在做媒體和政府方面的講清真相的工作時,遇到對方一時沒有反應或表示冷漠時,就覺得自己已盡力,其它工作又忙,便鬆懈下來,而沒有真正從慈悲眾生的角度看待這一現象,沒有意識到需要用正念清除干擾。

當我把最近體現在自己身上的這些不寬容不慈悲與師父講法中所描述的舊勢力的特性對比起來時,結果讓我心驚,自己的許多行為舉止和思維方式和舊勢力的特性是何其相似,盡力維護自己的主張,並以為了正法和為了他人來做藉口,如果再不清醒地意識到這一點並及時改正,那就等於是在幫著舊勢力維護它們的不正的因素,即使做再多的正法工作,也只是按著舊勢力的安排進行著它們所謂的「正法」。

我意識到了這一問題的嚴肅性,又想應該怎樣做得更好。由師父講法中感受到的那種無限洪大的寬容和慈悲給我啟悟:學好法,進一步純淨自身,用更洪大的寬容和慈悲擴展自己的「真,善,忍」境界的侷限。當我們自身的純正超越舊勢力不純的因素時,當我們的「真,善,忍」的境界超越舊勢力的「真,善,忍」的侷限性時,我們自然從思想上和行為上徹底打破了舊勢力的安排。

今天煉功做抱輪動作時,我的眼前來回地浮現出一句話「洪大的寬容和慈悲」。我的眼淚忍不住流淌了很長時間,我又一次感受到師父的無限慈悲。其實在我們的修煉過程中,或多或少有做得不好的時候,師父一直給我們時機重新做好。我們在對待同修和眾生時不也應該這樣麼?洪大的寬容和慈悲,並不意味著對舊勢力、邪惡和迫害的承認和妥協,而是一種更無私的境界,是對自己,對眾生,對新宇宙的真正地負責。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4/2275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