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與法的關係 以純善對待同修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4日】在修煉中長期以來,我有個認識一直不明確,就是認為對不修煉的常人可以寬容,而對待同修因覺得他是一個修煉的人就應該嚴格一些。有時因為自己的不當和過失給同修帶來麻煩也不太在意,認為讓他吃點苦對他提高有好處。有時也覺得這樣想不對,可是常常有一念:如果讓他處處太舒服或不告訴他哪裏有問題,他怎麼提高啊。這一念老是扭不過來,總覺得自己有道理是站在法上。最近看了同修的文章受到很大啟發,我現在明確地意識到這種認識是不對的,實際上這是沒有擺正大法與作為一個修煉人的關係。

師父近來多次講到宇宙中舊勢力的情況和表現。師父是在給我們講法。我理解現在我們修煉人自我觀念的各種表現和執著的根源正是宇宙中的舊勢力。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再高的神都是由法創造的,而宇宙這個最根本的法是由師父創造的。舊勢力不知道,也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它們把師父也當成了修煉的人,為正法安排了一切,按照舊宇宙的理給大法和大法弟子製造了這場所謂的考驗。我們是在大法中修煉,是法創造和更新的生命。我們修得再好、認識的再高也是師父和法給予我們的,我們也都應該遵從法。如果我們用自己的認識或用法中的話去要求別人,那不正是舊勢力的表現嗎?

認為「同修吃點苦有點麻煩沒有關係,那是為他真正好」的想法,看起來似乎有道理。試想一下,如果宇宙中的每個生命都這樣想,那這個宇宙會是甚麼樣子。對別人,只要不是破壞大法無可救藥的,應該是無條件的善。善待對方,能使對方也善化。如果每個人都這樣那是多麼美好的景象。我們是大法修煉中的人,都在法中,應該用法和自己的認識去嚴格要求自己而不是去要求別人。

記得有位年紀大的老學員講過一個故事:當時師父在家鄉長春,為大法的事情師父讓他來長春一趟。這個老學員以前沒有去過長春,下飛機後不認識路。師父知道了就自己到機場去接他。接回後又親自為他安排住宿,當時適值寒凍,長春的天氣很冷。本來這個學員可以住在師父家裏,師父想到家裏沒有暖氣,怕這個學員年齡大不抗凍,就沒有讓他住在自己家裏,安排他住進有暖氣的旅館。還有個學員當鋪天蓋地的邪惡鎮壓剛開始,就被邪惡勢力抓去了。在巨大的壓力面前,講了一些不該說的話,事後很痛悔。在監獄的牢房中,有一次看見師父的法身來了,就對師父說:「我說了不該說的話,您還管我嗎?」師父說:「你是我的弟子,我能不管你嗎?」這兩個例子也只是我們現在能知道的一點,師父對弟子都是這樣的愛護和慈悲,在我們頭腦中那種讓同修吃苦有點麻煩沒有關係的想法,真是沒有理由再讓它存在了。

我們在做事中可能有不同的想法,如果是爭論不休可能是每個人都有自己認為對的理由。那麼從修煉的角度上看,我們是不是應該更慈悲地寬容對待同修。可是事情又不應片面的認識走入另一極端,也不是看見同修有明顯偏離法的問題,就不能給他指出了。執著於自我、自我觀念或看不慣別人,和能用純善心態給人指出問題,完全不是一回事,結果也是兩樣的。談修煉體會也是這樣,是在講自己在修煉中的真實體悟和認識,能使我們大家從中看到自己的差距,清晰對法的理解。著眼點在於對法負責,大家整體提高為目的。這是師父慈悲於我們,能使我們儘快修好昇華而給予我們的修煉形式。同修的體悟和經驗,就是我們的體悟和經驗。

回頭看看自己認為可以對不修煉的常人寬容些,也是有條件的,因為自己覺得比他們強,而面對同修的問題卻沒有那麼坦然。實際上更多的是執著於自我,不知不覺地把自己放在一個不正確的位置上了。

以上是個人淺顯、片面的認識,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30/22608.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