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5日】

一.見證正念的威力

2000年9月邪惡之首來到紐約時,在與各國首腦共進晚宴的那天傍晚,我們許多大法弟子在大都會博物館的後面煉功、和平請願。當時,還不知道發正念。在煉法輪樁法前一刻,我發了一念:願獻上自己的一切並用所有的功與大魔頭作戰,然後入靜抱輪。當時頭腦靜得一片空白,半小時抱輪真是紋絲不動,煉功音樂愈來愈響,如雷貫耳。自己感覺進入了另一空間,好似在天地相連的曠野,無比高大,與魔作戰。隨後每次都有與魔頭對陣的機會,那時我對師父的《道法》一文中的:「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明白我們在用修好的神的一面除惡。

在師父教給我們正法口訣和發正念的初期,當自己內心純淨,正念很強時,天目可看到自己無比巨大,盤坐在浩瀚無窮的星空高處,發出強大的光柱,向遙遠的地球粒子一波一波地掃過,體會到正念的威力。

後來在參加全球SOS步行中也真實地感受到正念的威力。從法國走向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途中,好幾次已經開始下著的豆大的雨點在我們的正念中停止了;在一次50公里的步行中,阻擋我們前進的迎面強風,改變了方向,推著我們腳不沾地地向前衝,達到每小時8公里的速度;行進中,在我們的頭頂上空常有一長條烏雲與前方的層層雲層相連,但當我們默念正法口訣走過之後,身後的天空變成一片藍天白雲,使我們信心大增。到達布魯塞爾後,我們打著SOS步行的橫幅迎著比利時王宮走去時,皇宮正門那兩扇一年才打開兩次的大門為我們向兩邊大大打開,一位皇家衛士迎上前來向我們敬禮、詢問,讓我們真實地感受到大法的殊勝、莊嚴和威力,作為正法弟子的殊榮。

二.鏟除邪惡是我們的共同責任和歷史使命

在日內瓦,從德國同修那兒得知,邪惡之首將去德國。想起師父告訴我們:「而那些邪惡的、完全不可救藥的邪惡生命,雖然不能得度,也不能任其無限度地做惡、從而迫害大法與學員及世人。所以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意識到在那兒直接對著邪惡之首除惡,這是師父給予我們的機會,讓我們用多年來在正法進程中修好的神的一面去直接參與除惡,而且我們所對應的層層宇宙眾生都隨我們去參與這一正法的進程,還有甚麼事比這更重要呢?重溫明慧網上《關於發正念》一文中,「發正念的地點選擇在邪惡聚集地的鄰近有特殊威力。」我就毫不猶豫地決定去德國,同時亦與波士頓,紐約和DC的同修交流,希望更多的同修同行。在荷蘭轉機時從一位同修那兒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北美巡迴講法》,知道了近距離發正念的威力和重要性,更堅定了自己的信心。

三.在除惡期間做好三件事

1.抓住歷史機遇

去德國前,一位同修告訴我,她已在江下榻的五星級旅館訂下房間,近處除惡,聽了非常振奮,亦想去。但一聽房價每晚$240以上,心裏就有點猶豫,這位同修接著說:「你不用預訂房間,上我這兒來好了。」我一下感到很羞愧,在這重大的歷史關頭怎麼自己的那點利益就放不下呢?去德國後,我和另一位同修在這家五星級旅館共同預訂了兩天房間。第二天早晨,我們去參加遊行時,兩位德國同修告訴我,現在她們馬上去那家旅館,為了趕在旅館被戒嚴之前。我們來不及回住所換正式服裝及取行李,跟隨德國同修來到這家五星級旅館。訂房間時,由於我們穿著不入時,又未帶行李箱,前台小姐略感不解地掃視我們一眼,仍將房間訂給我們。事後反省以後做事一定要注重符合常人狀態,否則弄不好會影響全局。

訂好房間後,我們立即外出買了兩個大麵包作為兩天干糧,決定靜下心來發兩天正念。隨後住進這家旅館的同修告訴我們,樓下的大廳已布滿中、德便衣和警察,所有中國隨行人員都佩帶標牌以示區別。一位同修是擺脫便衣跟蹤後回到住房的。「那麼在這樣的環境中,雖然它非常邪惡,可是大家想一想是不是也很難得呢?真的很難得。過了這個時期,那麼也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明白這次是主佛給予我們清除邪惡的機遇啊!機不可失,此後兩天,我們是通宵達旦地發正念。

2.學法加強正信正念

師父告訴我們,「發正念這個詞兒在過去是不這樣叫的,過去就是神通,使用神通,佛法神通,常人叫功能。」(《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師父還告訴我們:「層次是由心性所決定的,也就是說使用功能時正念要強。心裏對邪惡的害怕或運用功能時心裏不穩、懷疑會不會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會影響或干擾功能的作用。」(《甚麼是功能》)修煉人是意念在指揮功能做事,而「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只有在正信、正念和純淨的心態下,才能使功能發揮很好的作用。因此我們在兩天通宵發正念之間抓緊學法,我們在整點發正念之間讀了《北美巡迴講法》,《精進要旨(二)》,《導航》及《轉法輪》;在半小時或連續發正念之間讀背《論語》。學法後發正念感覺全身法輪轉動,心裏平靜,能量很大,通宵未眠也絲毫不感疲倦。次日,我在白天一次發正念之間鬆弛了一下,合衣躺下,當頭一接觸到枕頭,一下就睡著了,失掉一次整點發正念的機會,而且醒來發正念時頭腦也不是那麼清晰,後來不敢懈怠,抓緊間歇期學法,怕心、疑惑及各種雜念都不斷地被清除,正信、正念不斷加強,能感受到間隔期在逐漸縮短,正法進程在推快,真正理解到為何師父反覆強調我們多學法的重要性,體會到「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3.發正念清除邪惡

師父告訴我們:「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位同修做夢,夢見眾多同修一道發正念時有強大的光柱從高空向地球掃過,與我天目所看到的情景一樣,非常壯觀。

我們在旅館內發正念的第二天,發現警察正在查看隔壁房間,當時我發一念:讓警察不能進入我們房間,結果警察真未進入。事後得知當天和次日早晨中國同修全部被強迫離開旅館,我們是唯一未被發現的。

在江離開前晚,我們到離他住的旅館最近處發正念,當時我們坐在一位德國同修的車內,SOS緊急救援法輪功學員的白色標語清晰地印在紅色車身上。當晚有幾次汽車的大燈就直射在車身上,一次一個人拿著電筒從此經過也照射車身,因每次我們都發正念讓他們看不見,結果他們真的看不到。同修們在那兒安全地發了整夜的正念。

在最後的三天,白天我們是跟蹤追擊邪惡之首,發正念,打橫幅,從內心深處喊出「法輪大法好!」夜晚在邪惡之首下榻的旅館最近處發正念。無論邪惡想盡一切辦法:天空中是直升飛機偵察,地面上是大批的便衣、警察監視,都躲不開隨處可見的身穿黃衣正念除惡的大法弟子。看著它們每次選擇人少的僻道,慌張出逃的樣子,真感到如師父所說:「現在你們發正念時,一立掌,邪惡的生命馬上就逃走了,發出的功都得到處去找那些邪惡,天上地下到處去找它,哪兒有,就清除它,邪惡已經不敢輕易露面、已經沒有能力再組織大面積邪惡生命向大法弟子進攻了,是大法弟子已經佔據主動了,發正念時在到處清除它們,直至全部除盡。」(《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在我們整體發正念的第二天,邪惡已經受不了了,每到整點它就特別難受。在它訪問德國期間一直有救護車跟隨。當它的車隊從我們身旁開過時,不少同修看到它的臉已經成為豬肝色。

4.向德國警察和人民講真象

4月10日,江去某銀行赴宴途經一空盪的街道時,十幾位大法弟子在車道同側的街邊展出小橫幅並高呼「法輪大法好!」整個車隊經過都看到和聽到了。車隊一過,十幾名趕來的警察立即上前搶奪學員們手中的橫幅,並收繳了學員的護照。當我們質問他們為何我們在全世界都可以和平請願,而在德國這樣自由的西方國家卻被禁止。警察回答他們是例行公事。我們告訴他們因江的命令,已有上千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最近兩週僅在長春一個城市即有5000學員被抓,多名學員被殺害。江甚至下了「殺無赦」的槍擊令,警察可向發傳單、貼標語的學員開槍時,很多警察明白了他們的所為是錯誤的。他們無奈地說他們沒有辦法,如果有穿黃色衣服或手執橫幅的學員在他們責任區出現,他們將面臨被解雇的危險。因江向德國政府施壓,而德國政府向他們的上司施壓。我們將雜誌《見證》裏許多修煉者被虐殺、酷刑折磨的圖片展示給警察看,告訴他們:「你們這樣做是在鼓勵江繼續殺害善良的人們。」我問他:「當你看見一個人正在殺另一個人時,無論從你作警察的責任感或是從你的良心出發,你是幫助殺人犯還是幫助無辜的受害者?」我還告訴他們我們修煉「真、善、忍」,當看到那麼多善良的好人慘遭虐殺,我們發自內心想幫助他們,我們是花自己的假期和錢來這兒和平呼籲停止虐殺,每一位善良的人都應該站出來呼籲。歷史將證明你們在執行錯誤的命令,你的良心和良知都會告訴你做錯了事,一位英文不錯的年青男警察眼中充滿了淚水,他用德文告訴他的同事,他們就離開現場不再追問我們,最後警察將橫幅和護照都退還給我們。我們將真相材料發給了他們。當天夜晚,一位同修再次遇見那位年輕警察時,他再未對她的行動橫加阻攔了。

每次江的車隊離開後,我們都要給執勤的警察和周圍的德國民眾講真象。在某一警戒區,我們被阻攔不准進入,當一位當地居民知道法輪大法使上億人受益卻在中國遭到殘酷迫害的真象時,非常同情我們,他想幫助我們進入警戒區,遂告訴警察,他邀請我和另一位同修到他家作客(他家在高峰會談的警戒區內),雖未獲准,卻讓我們看到德國人民的善良和正義感。

德國之行,看到邪惡將國內的鎮壓向海外擴展。德國警察的干預使我們好似置身於中國一樣,同修們都真實地體會到不少中國的警察和官員們就是這樣為了一己之利,在高壓下違心地幹著傷天害理的事情。通過給德國警察講真象,使他們發生很大變化,絕大多數同情我們,有的甚至幫助我們。德國媒體和德國民眾都表達了對我們和平請願活動的支持。使我更能體會到師父一再強調給世人講清真象的重要性和師父的慈悲苦度。

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止,只要邪惡未除盡之前,我們都要繼續發正念除惡,講真象挽救眾生。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2年波士頓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