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訪問戈斯拉爾時我發正念的經歷(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1日】中午我們到達戈斯拉爾時正是風和日麗。但越臨近江澤民要來的時間,天氣變得越不好。陰暗多雲還冷颼颼的,總之很壓抑。就和對此情形最形像描述所說的一樣:在江的周圍使人感到喘不過氣來。人們不敢自由行動,沒有人感到自由,甚至戈斯拉爾的居民在自己的城市裏也感到不自由。這個壓抑的氣氛持續了很長時間,一切有如僵持不動了。

在這種情形下,所有的學員持續不斷地發正念。有幾個學員力圖接近江下榻的「皇帝樁」賓館,以期達到除惡的最近距離。我和幾個學員也去找有利位置了。不一會兒我們意外地發現了一個地方,距首惡下榻地不到五十米。大廳下面的這個角落警察沒有戒嚴。於是我們就在這裏打坐發正念。

開始發正念時,我的身體非常明顯地感覺到了上面提到的那種極其壓抑的感覺。這不是想像,而是一種能夠感受到的壓力,壓在我的胸部,幾乎使我透不過氣來,連呼吸都感到艱難。發了幾分鐘正念後這種情形仍然沒有改變。通常的五至十分鐘沒起作用,所以我決定繼續下去,打著手勢持續不斷地發正念。在這次的入靜中有如發生著一場戰爭,雖然我看不見,但我卻能感受到我的胳膊和手自然地變得像鋼一樣硬,金剛不動。就覺得我被定住了,一點也動不了,就在這樣不動的狀態中我發著正念。越往下發,我入靜越深,思想越集中。這樣發了約五十來分鐘,我突然感到體內有變化,在我體內和胸部長達一小時的壓力消散掉了,沒有了。突然間我又能通暢地呼吸了!如果我形像一點地來描述可以這麼說,我打著手勢的手好像將一層裹住我身體和胸部的膜或是皮揭開了。我從身體的哪個部位揭開這層膜,這個部位就能自由呼吸,因為那兒已經不再有邪惡了。這次的經歷非常強烈,而且直接和發正念有關。這使我認識到,發正念必須堅定和集中思想,有時還要堅韌不拔。

如果人世間眾生所受到的像戈斯拉爾的這種壓抑像我所感受到的那樣消散掉,那該多好啊。又能自由地呼吸了,這是大法做的,這是大法的淨土。

還有一條簡短消息,給全世界所有在(江)訪問戈斯拉爾期間幫助發正念(的學員):
江澤民乘車走了之後,和我在一起的那位同修有了重要的認識,現在就去「皇帝樁」賓館大廳,給還未離去的客人們發放有關他們的國賓的情況。我們給那裏的二三十位客人,即商界人士和重要人物,發放了傳單和有關迫害的信息材料。他們每一個人都接收了我們的傳單,有幾個人站在那裏立刻把全部材料都看了,另幾個人又要了傳單給他們的熟人,還有幾個人朝我們點頭表示認同。看來,大多數客人暗暗高興,這個「國事訪問」的演員終於走了。從中我再次認識到,任何時候都能救度人,任何時候都不會太晚,即使他們看上去已受了毒害。通過發正念能夠救度人。在任何有邪惡的地方都可事先和事後加以清除並在那裏講真相。堅持下去,絕不放棄。

這僅是我的認識和經歷。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2267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