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淑雲殺女慘案是江澤民集團野蠻洗腦的惡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6日】近日在江澤民的授意下,全國性恐怖組織中央610發出邪惡指令,指使各地從5月12日開始到5月底動用全國各地的輿論工具,對法輪功進行新一輪迫害;強迫全國各地的工廠、機關、學校、部隊等單位和部門強行觀看與收聽610偽造的誣陷法輪功的錄像、錄音和報刊,妄圖以此為屠殺做輿論準備──強迫人民接受610對法輪功的妖魔化宣傳。

據內部人士透露,江澤民之所以授意610採取這一動作,一方面是為了達到「鏟除」法輪功的目的,另一方面是為了轉移國內視線。

其實自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每逢法輪功的重要紀念日子,他們都如臨大敵。一方面調集兵力,嚴陣以待,造成一種緊張空氣,以防大法弟子和平上訪講真話,另一方面開動所有的宣傳機器,編造一個又一個謊言誣陷法輪大法,以欺騙世人。今年與往年相比有所不同,在世界法輪大法日和法輪功師父傳法十週年到來之前,江澤民集團不再如往年一樣只是嚴密控制和堵截,而是提前瘋狂抓捕和綁架;二是採取了主要媒體開展類似「批孔」運動並在社會上傳播駭人聽聞的恐怖消息相結合的方式來毒害世人。五月十二日央視又播出了伊春美溪區關淑雲殺死親生女兒的「焦點謊談」,像這種以精神病人的瘋狂行為栽贓法輪功的報導已不值一駁,如果說當初批判劉少奇為「叛徒」、「內奸」很多人信以為真,那是因為人們離劉少奇太遠,不了解造成的,而今天人們都十分清楚江氏集團的流氓行為和輿論造假之能事,更何況大法弟子就在人民群眾中,特別是經過三年來的大法弟子講清真相:大法對修煉者是怎麼要求的,真正的大法弟子是怎麼表現的。人民群眾(包括政府官員、警察)都十分清楚。

這裏,筆者僅是由於「四門貼告示,還有不識字的」,因此,覺得還是把我所知道的情況揭示一下,以防有人上當受騙。

從電視的畫面上沒有看到像以往的宣傳那樣,有李老師法像和大法書籍,以及當前的形勢下必不可少的真相資料,播音員的旁白中也未提及這些人到一起是如何學法、煉功和傳遞大法資料的。這是官方媒體的疏漏嗎?還是別有用意呢?其實,都不是,主要原因是他們自己也知道和往常一樣強扯只能事與願違,所以換了換手段。他所報導的人都是一些在勞教所被洗腦後,走向了大法的對立面、一再幹著破壞大法的事的猶大。可惜他們忘了,被洗腦後的人幹了壞事「歸功於」他們自己接受了邪惡洗腦、選擇了走道德敗壞的路。

比如電視畫面上多次出現一個叫徐沂的人,此人是佳木斯人,2000年7月被洗腦後,一直被邪惡勢力利用來迫害大法弟子,被釋放後,搞起了傳銷,專門找被洗腦的人為下線,凡是入伙者必須到當地610開「與法輪功決裂」的證明。徐沂騙術高明,其獎金由每月幾千元上升到幾萬元。為了獲得更多的獎金,她竟違背xx公司的旨意,讓下線大量囤貨,結果造成了很多人貨品積壓,有的欠外債幾萬元。當這些人知道上當受騙後,上告該公司上級部門,該公司進行整頓,徐沂一看騙錢的營生大勢已去,又於今年三月末組織一夥人要聯名進京誣陷大法師父和大法。後來這一夥人在當地就消失了,不知是否進京,也不知為甚麼後來她(他)們又去了美溪,上演了這麼一場鬧劇。這夥人被洗腦放棄修煉後,將能找到的所有的大法書籍、資料、音像帶都上繳或燒毀了。

畫面中對其餘的在場人員沒進行採訪,我想作為「謊談」的編造者不會落下這一空,只有可能這些早已不修大法者的發言不適合造假者的口味罷了。

至於關淑雲本人的一派胡言亂語:甚麼想上天上找董永,甚麼師父用被包著她就去天國了等等,明顯是她被勞教所洗腦後精神失常、邏輯混亂之後說出的話,在李老師二十幾本書中是找不到的。

關淑雲的女兒戴楠楠如果真是電視中報導的那樣,那麼很顯然她的悲劇的根源是江澤民集團對其母親關某的強制洗腦造成關某的心理變態、精神失常。假如她不被江澤民集團非法關押、強制洗腦,能夠正常的學法、修煉,有同修照看,她應該會有一個和睦的家庭。因為大法要求修煉者做一個好人,在家就應該是好妻子,好丈夫、好兒女、好父母,對誰都好。為甚麼在1999年7.20以前不存在此類現象?為甚麼台灣和歐美沒有這種現象發生呢?區別就在於發生在大陸1999年7.20之後的瘋狂的迫害。近三年來,已有40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數以萬計的大法弟子被判刑或勞教。一些人被野蠻摧殘並在強制洗腦之下,背離了真善忍,在江澤民集團的控制和欺騙下,喪失了人的本性。然而江澤民集團反過來卻把接受他們洗腦做了「猶大」的人的行為栽贓到法輪功頭上,這是何等的強盜邏輯!野蠻洗腦的受害者又何止是一個或幾個戴楠楠呢?我們大聲疾呼:追隨江XX的害人者,趕快懸崖勒馬吧,否則下地獄下無生之門就是你們的去處,別再執迷不悟了,害人者終究要害自己!

我注意到畫面中對關淑雲的丈夫沒做報導。據我所知,徐沂的丈夫林永發(佳木斯北大荒文工團搞音響的)一直對徐沂破壞大法的言行非常氣憤。我想如果她丈夫要還是一個正義之士的話,會給關淑雲一個正確評價的。如果是這樣,當然他也就失去了上鏡頭的機會了。

畫面中採訪了一個叫李鳳玲的,播音員稱她是已「轉化」的,她的孩子雖然也被叫去了,卻躲過了這場災難。這裏人們不禁要問:為甚麼她把自己的孩子叫去了險些遭受同樣的厄運?其實她(他)們都是一路貨,都被邪惡的強制洗腦迷了心智。接受了洗腦的她們,已經忘卻了「真善忍」,滿腦子都是仇恨和私利。這樣的人多了對社會能有甚麼好處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