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個人的親身經歷談「天安門自焚」事件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26日】 做為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我不願回憶過去的人生,因為那彷彿是另一個人的事,又宛如隔世。但當我看到新華社又用自殺一事來陷害栽贓法輪大法和我的師父,我不得不重提舊事,以我個人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我曾是一個有強烈自殺傾向的人,是師父的教導把我從死亡的邊緣上挽救回來,使我有了一個嶄新的人生。法輪大法弟子絕不會做出「自焚」之類的事。

我生性多愁善感、性情脆弱,同時又是一個典型的理想主義者,內心嚮往著美好的生活。隨著踏入社會生活,耳聞目睹及親身經歷的一切,讓我一次次失望。因為在這個道德淪落的社會,像我這樣仍抱著自己美好理想、用真誠去生活的人是何其艱難,如果沒有超人的意志,又不想放棄自己的人生觀,實際上是很危險的。

這其中的經歷,我不想一一敘述,或許有時間我會整理出來。我只想簡單地講促成我產生輕生那一念的經歷。那是1998年的冬天,我帶著3歲幼子經歷千辛萬苦來到美國底特律探親,然而迎接我的是一張冷冰冰的臉,我不知道丈夫為甚麼變成了如此一個人,我不是去講別人的不好,現在我能現解他當時的處境,因為中國人初來美國面臨著各種壓力,人是很難愉快的。

然而,在生活中失望已久的人,初來異國他鄉,連一絲溫暖都得不到,可想而知我當時的心情。望著外面陰沉的天空,再看看快樂的兒子,不禁淚流滿面。我找不出活著的理由,於是我想到要了結我的人生。

那時我們住在一個很高的公寓樓上,我們住在11層。那些日子,我經常透過窗戶往下看,心如死水。然而,大腦中有一個強烈的東西告訴我,自殺也是罪。不該死的生命突然死掉了,就成了孤魂野鬼,沒吃沒喝的,很苦的。這是當時唯一能記得的師父的教導,那是我在國內讀過李老師的書而留下的印象,當時我還不懂得甚麼是真正的修煉,只知道,煉功使我身體好了,書中的道理也是我願意接受的。卻不懂得生活中的一切苦難都是以前的業力造成的。記得那天,我痛哭了一場,我哭著問:為甚麼活著痛苦,死也痛苦呢。這種活著不幸,死又不能的生活令我悲痛萬分。恰好這時我的一位在華府的朋友打電話告訴我,在我居住的城市也有煉法輪功的,並為我找好了聯繫人的電話。事後我明白,那是慈悲的師父為我安排好的一切,他一直在悄悄地看護著我。

我終於找到了煉功點,這些在美國的學員雖然都是來美多年的人,事業有成,但與國內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平靜和藹,我從他們真誠而富有信心的眼神裏看到了生的希望。就這樣,我慢慢地堅定地走上了一條真正修煉的路,我完全變了一個人,我懂得了人生真正的意義是返本歸真,我知道人身是何其難得,遇正法更是千載難逢之事,我應珍惜自己的生命,在生活的磨難中修煉自己。從此,我不再為苦難而灰心反而把它們當做提高自己的好機會。

如果現在我告訴我周圍的朋友說,我原來是個甚麼樣的人,他們都不會相信,但那是真實的經歷。我知道每一個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都是這樣珍惜自己生命的,那些企圖自殺的人怎麼可能與法輪功學員有絲毫聯繫呢?

我流著淚寫下這一點往事,我的淚不是為我過去的苦難,是因為師父對我的慈悲挽救,還為那些尚被謊言矇騙分不清是非的人們。

昨晚打坐,我的淚水不斷地流,我為那些尚未得救的眾生,為那些得了法卻不知珍惜的人們。我為自己無能去幫助他們而愧疚,因為我實在修得不好,愧對恩師的慈悲度化。

讓我用真心告訴善良的人們,千萬不要輕信江澤民用盡邪惡製造的假象和謊言,你只要略微用你的思想思索一下,翻開李老師的書看一眼,便知道甚麼是正、甚麼是邪,甚麼是真的、甚麼是假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