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大法弟子丁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5日】驚聞大法弟子丁延在承德監獄被迫害致死的噩耗,萬分悲痛,想不到自2000年7月3日一別,竟成了永別。難以想像承德監獄的惡警是怎樣滅絕人性、慘無人道的迫害丁延,使丁延的生命之花過早地凋謝,她才三十四歲,那麼年輕、健康、充滿活力。我徹夜難眠,輾轉反側,淚水順著淚簾無聲地落下,打濕了枕巾,和丁延在一起的日日夜夜,點點滴滴竟成了我永遠的、美好的回憶。那是2000年5月的一天,我們倆隔著牆第一次對話,我告訴她最近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有十個大法弟子去北京證實法,在天安門廣場被抓,惡警們對他們拳打腳踢,有個開天目的學員看見師父的身上插著十根針,師父在為他們承受,真心希望他們能闖過這一關。

第一次和她相見,是在第一看守所的109室,那天下著雨,我們都在室內掐草,聽到一聲清脆的叫聲,叫我的名字。我跑過去在打飯的小窗口和她相見,她伸出一隻手,說:「我是丁延。」我點點頭,很高興看見她。我們的手握到了一起,我抬眼望去,她清秀白晰的臉上嵌著一雙明亮的眼睛,看上去清秀、大方、至純至善,像一潭清徹見底的湖水。因為我和她有緣,時間不長,便把我們調到了一室(109室),開始了我們一段難忘的、刻骨銘心的日子。白天我們一起勞動,背《洪吟》,晚上一起學法煉功,夜裏一起值班,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她最愛背的是《洪吟》裏的《遊日月潭》和《同化圓滿》,她最愛唱的是《普度》,她歌唱的很好聽,說的話像詩一樣,她是美容師,號裏的很多人都喜歡讓她理髮,她常常一站就是半天,不嫌麻煩,不怕累,她用辛勤的付出和甜美的笑聲感染著身邊的每一個人。

有一次幹事叫我們每個人寫,你是因為甚麼進來的?丁延寫道:「因修煉法輪大法,被判刑四年。按照『真、善、忍』的準則去做,做一個好人,以至更高境界的好人。」她最後寫道:「喜迎師父回國講法,讓更多的人得法修心。」這句話是那麼強烈的深深觸動著我,這也正是我的心聲。

她給我講岳飛在風波亭被害的故事,她說:等法正人間那一天,她要去湯陰,《訪故里》「鄉裏無故人」那句詩,她想起很心痛,她要在那蓋間房子,守著,抄《轉法輪》。當時,我回答是我與你同去。丁延有一個心願,去北京天安門打橫幅。為了大法的清白,沒走出來的同修,我們一定得勇猛精進,走出來,證實大法,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做好你應該做的一切,無怨無悔。

師父在《也三言兩語》中講到:「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

她開庭那天,當庭揭露邪惡,證實大法,惡警說她蔑視法庭,抓住她的頭髮使勁往桌子上撞。把她的褲子拽下,她理直氣壯,義正辭嚴地說:「把我的褲子提上。」在她威嚴的注視下,惡警乖乖地給她提上。

有一回幹事上號裏來,丁延過去跟她說:「在我去二監獄之前,能否把你搜走的《轉法輪》讓我看一遍,就一遍。」丁延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學法、抄法上,時間抓的很緊。

丁延的被迫害致死,是邪惡的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證。師父說:「無論邪惡怎麼迫害,等待大法弟子的都是圓滿,等待邪惡生命的只有在地獄中無休止地償還它們對正法與大法弟子的干擾與迫害所幹的一切。」(《用正念看問題》)

丁延寫的那篇《讓生命在正法中輝煌》催人淚下,鼓舞人心。激勵著多少大法弟子,走向了北京,走上了上訪的路。邁出了正法的第一步。她在修煉的路上,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樸實無華,金剛不動。

像一朵盛開的蓮花,出於污泥而不染,潔白無瑕;
像一朵雪山上的雪蓮,迎風雪、傲冰霜;
像一朵鮮紅的梅花,歷盡嚴冬的考驗,展示著春天的到來;
像一棵青松,堅韌不拔,鬱鬱蔥蔥,不管是冰天雪地與大雨傾盆,都昂首屹立在山頂。

丁延利用一切機會向人們洪法,揭露邪惡,無論世人態度如何,困難再大,她都耐心地向號裏人講著真相,告訴人們大法是清白的,在她的啟發下,多少有緣人抄了《洪吟》,有的走進了修煉的行列。

我用盡世上最美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你的無限思念,丁延,我很想念你。

丁延,看著越來越多因明白了真相而得度的眾生,你在天國世界裏定會綻開燦爛的笑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