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丁延 (結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4日】25日早晨6點40分,丁延在醫院裏甦醒過來,一位正在警察局被非法審問的大法弟子同時在天目中看到她踩著法輪回來了。

傍晚,經過連續日夜審訊的十幾位弟子陸續被帶回到同一間屋子裏,見到丁延躺在靠牆的一張長條桌子上,大家又禁不住淚水盈眶。

記得當時弟子們圍在一起小聲的商量要幫一名同修衝出去,丁延在旁邊一直昏睡著。當幾次嘗試失敗後,弟子們決定做最後的一次努力。此時丁延坐了起來,伸出兩臂,兩個弟子架住她,堅定地向門口走過去。一些大法弟子拉著法會的組織者向門外走,一些大法弟子拼命的擋著衝過來的警察,丁延由兩位弟子架著,她的頭無力的靠在同修的肩上,但是我看到她的背影,是那麼的堅定,佇立在警察面前,不曾退後一步。

當時的我認為從未被抓過的組織法會的同修所面臨的是個人的關,能否走出去要看他自己的心性和對法的堅定程度,別人不可能幫他過這一關。因此沒有加入,只是旁觀,認為自己是從法理上在理性的看待這件事。可是後來,在我們離開警察局之前的短暫的交流中,丁延說:「能否走出去是他的關,但是我們在這時刻是否去幫他體現了我們的心性。」

我明白了,一個修煉者如果不能真正的放下自我,返還為他人著想的無私無我的純真本性,那麼自以為是的悟性就會是由後天的自私觀念所左右而導向的邪悟。其實在修煉中真正按照師父所教導的嚴格要求自己,漸漸的捨棄了一切私心,一個同化了宇宙特性的生命,他覺悟了的本性自知該如何去做。這也正是為甚麼一本《轉法輪》,使那些看來普普通通的修煉者能在迫害初始就堅定地走出來用生命衛護大法的原因。

還有一件看似平常的小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為丁延是脫了鞋後撞牆的,她被警察從醫院送回來時,光著雙腳。有兩位弟子一直守候在沉睡的丁延身旁。每次她們扶著丁延去上廁所的時候,其中一位弟子總是把她自己的鞋子脫下來給丁延穿上,自己光著腳,從廁所回來時腳上沾著髒水。有一次丁延坐起來時,用虛弱的聲音跟另一位弟子說,「我要你的鞋。」看著這位弟子的淚水默默的流下來,想起師父說的話,當一個人完全為著別人好的時候,說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

26日的清晨,經過了努力未能走出重兵把守的警察局,大家心中明白所要面臨的殘酷鎮壓,能否捨盡一切,走好每一步,將是對所有人的嚴峻考驗。每個弟子的表情都非常嚴肅。

一個弟子開始打坐,警察過來踢他的手臂。這時同修大聲說,「我們都起來煉功!」所有的弟子都站在一起開始煉第一套功法。再一次,邪惡被壓倒,退到一旁去。煉完動功,丁延站在中間,面對鐵窗,帶領大家一遍遍的做「金剛排山」。開始只有幾位弟子,慢慢地,幾乎所有的弟子都加入了,隨著丁延的口令,一遍又一遍的「金剛排山」,大顆大顆的汗珠從每一位弟子的發紅的皮膚上滾落下來,此時,一股巨大無比的力量從心底升起,越來越強大,它勢不可擋,超越了肉身,衝開了這囚室的四壁和鐵窗。丁延輕聲地說:「好了。」此時此刻,彷彿火山爆發的一瞬間,弟子們同時沖到了覆蓋整面牆的鐵窗上,奮力的搖撼著,驚天動地的巨大響聲震撼著這魔窟。牢牢的焊接在水泥牆裏的鐵窗已經鬆動,整面的玻璃窗粉碎後嘩然落下。

無數的警察衝進來,兩個對一個,把弟子們拉了下來。

開天目的弟子說,在我們一遍遍地做「金剛排山」的時候,一層層的魔倒下了…

陽光從沒有了玻璃的窗口照射進來,照亮了整個的房間,聞著窗外吹進的清馨自由的空氣,我心中感受到了自從被捕以來從未有過的輕鬆和真正的解脫。人間的牢房再也無法禁錮一個在正法修煉中昇華了的本性。從此我終於明白了生命的意義,感悟到溶於法中的境界,堅定的正念油然而生:用生命護法,助師世間行,直至法正人間的那一刻到來。

廣州法會過去快兩年了,丁延去世的消息遲來,在回顧過去發生的一切時,流下的淚水有多少是為了那些弟子可歌可泣的正法壯舉,有多少是為了至今還不能真正做到自己應該做的而慚愧。

讓我們用丁延的故事勉勵自己,在助師正法的歷史時刻,走好每一步。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