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22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0月份,我因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的日日夜夜我們這些以「真、善、忍」為標準的修煉者,絲毫沒有人身自由,就連上廁所都被其它勞教人員看著,不讓我們隨便說話,幾乎每天都有同修被上銬,挨警棍、電棍,甚至上繩,挨嘴巴、耳光更是家常便飯了。特別到2001年4月份,整個勞教所氣氛更加緊張,全體「工作人員」晝夜不讓回家,下大力度強迫學員接受洗腦。每天晚上都能聽到法輪功學員的慘叫聲。最厲害的一晚上呼「120」夠五次,那局面就可想而知了。

4月8日晚上,有一女隊長說尚大隊長找我和一位功友談話,就這樣我們被騙去了。對我倆開始隔離洗腦,七、八個隊長,三人二人一班,輪換給我作洗腦工作,晝夜不停,不讓我睡覺,除吃飯外其餘時間都是逼著我寫所謂的「保證」。一連幾天過去了,我沒有順從其舊的邪惡勢力的安排,每個隊長對我都無可奈何,最後只有採用拳打、腳踢、耳光、電棍、警棍、上繩、採頭髮等下流手段進行折磨。見我還是沒有屈服,只好把我放回去。

一個多月過去了,又要對我進行洗腦。這一次形式變了,完全是被逼邪悟者給我談話,說是「互相提高」,一連四天,不知換了多少個人,一個個都是偽善的、被邪惡利用的小丑。我心裏很是清醒,最後是找了一位我認為修得比較好的,我一直都佩服的人(她是被送到北京新安勞教所叛變的)。我才開始跟她說話。(其他人員我一直沒開口)沒想到幾句話就把我給繞進去了,因為我沒有以法為師,總覺得她比我強,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些助紂為虐的事情,寫下了「四書」,舊勢力達到了目的。寫「四書」後我的心空得難受,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失落感。不知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大慈大悲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師父的法理,經文總在我腦子裏翻,還出現咳嗽、發燒、牙痛等症狀。我和其他人交談,後來我終於找到了一位學員,回憶《轉法輪》中師父的法理、經文,再加上師父的慈悲點化,師父的大慈大悲再一次把我從迷途中拉了回來,我為自己沒有主見感到痛悔,一時迷造成千古恨,出賣了我的恩師,欺騙了不明真相的世人,現在我嚴正聲明「四書」作廢。重新投入到證實大法的壯舉中去,盡自己能盡的責任,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助師世間行」!同時我誠心相勸那些迷途的功友,趕快醒悟,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大法弟子:魏建茹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法輪功後,受益非淺,身體由重病轉變成健康,思想由為私為我轉變為無私無我,身心道德得到了昇華,是有目共睹的,我們這裏的群眾可作見證。可是在99年7.20以後,政府聽了江羅邪惡集團的命令,迫害百姓,強行不讓修煉,逼著我和家人寫「悔過書」,但是我聲明:那不是我要寫的,那是被逼和迫害的見證,就像《白毛女》上的楊白勞被強行逼迫按手印。現在當官的誰管老百姓死活,白的非要說成黑的,好的說成壞的,這真是禍國殃民。所以我鄭重聲明:我寫的「悔過書」作廢。也告訴世人,這也是當今政府那個昏淫者逼迫的見證,這裏的百姓都知道,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大法弟子:王永芳 2002年4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我的心裏好像天塌下來一樣,我不能理解這麼一部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卻為甚麼被迫害,於是進京證實大法好,結果被當地非法判勞動教養,在同年十月份被送進勞教所,在那裏管教不讓煉功、不讓學法,如不服從,管教就指使其他罪犯打大法弟子,再不然管教就用電棍、鐵床、禁閉室等折磨大法弟子。在那裏每天都是被迫幹活十七、十八個小時,有時甚至不許睡覺。由於長時間不能學法煉功,總覺得心裏憋悶得很,感覺頭頂有座山似的壓著,也背不下去法,不知自己該如何辦,看到有人「決裂」了,自己害怕被折磨,慢慢地消極承受的思想被魔鑽了空子,由於自己主意識不強,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寫了「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文章」、「保證書」等,從此走到了邪悟,被釋放後,我還曾經參加了兩天的當地「洗腦」。現在我清醒了,那些都是絕對錯的,我現在鄭重聲明:由於在高壓迫害中我所寫的一切、所說的一切及所做的一切都通通全部作廢。從今天開始,我從新走上堅修法輪大法的路,絕不會再失去這萬載難逢的修煉機緣,真正的按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去做,一定要挽回由於自己的過失而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同時,我真心的奉勸那些迫害學員的人:別再作惡了,你們對法輪大法學員犯下的罪是瞞不住的,你們所幹的一切都將被徹底揭露,不久的將來你們將償還著自己所幹的一切,那時悔已晚也,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吧。

聲明人:徐鴻雁 2002年4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心胸寬廣,身體更加健壯。我的母親煉法輪功後,多年的雙手麻木、心臟病等很快都好了。我體會到法輪功對人民、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然而,99年7月20日以後,在政府個別貪婪、荒淫、流氓的操縱下,不顧百姓死活,強行不讓煉,把我關押在拘留所。在高壓迫害、株連九族和家人被逼無奈下,違心地寫了「悔過書」。現在我鄭重聲明:「悔過書」作廢。這是當權者霸權無理的鎮壓,這是當權者強行剝奪人身的自由,強行永遠也改變不了人心。我堅修大法的心永不變。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巧英 2002年4月5日


嚴正聲明

在99、7.20法輪功遭到邪惡鎮壓時,由於自己平時沒能認真學法,所以在派出所到家時,也沒思考,就照派出所所說的寫了「保證書」,現嚴正聲明這些「保證」都作廢。不是我內心寫的,另外在這期間由於產生了害怕心,被魔利用,幹了不是大法弟子該幹的事,在洗腦班裏受了邪悟的影響,寫了所謂的「揭批文章」,我現在嚴正聲明,所有這些都不是真正的我幹的,在邪惡的利用下,喪失了真正的我,幹出了最可恥的事,我將永遠不會原諒自己,今後我一定要認真學法,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正法弟子。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慧玲 2002年4月12日


嚴正聲明

那是2000年秋天,因為我村被鎮派出所非法抓走幾個人,第二天我去派出所講清真相,結果被他們非法扣留,我被迫寫了「保證書」才讓我回家。

師父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為甚麼非得讓你說個『不煉』才放你呢?這邊『煉』就判刑,那邊說句『不煉』就可以放人,這個差異也太大吧?正常嗎?不正常。那不很明顯嗎?就是讓你掉下來,就是叫你說那句話。說出來,哪怕不是你自己從心裏發出來的,這可是污點,作為一個正法弟子,那是恥辱。而且如果做了有損於大法的事,你要不能夠真正地在以後正法中彌補了這一切,挽回那些給大法帶來的損失,那就真的很嚴重了。」在《路》這篇經文中又說:「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個污點如果不能洗刷掉,將意味著甚麼,你能想像得到嗎?目前這場邪惡的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給大法與弟子的,針對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對大法與自己負責最偉大的表現嗎?」我向內修,向內找,究其原因,是自己被親情所帶動。當時被抓的人中有我的妻子,我又被扣留,家裏只剩下2個不滿10週歲的孩子,就想我倆被抓、被扣留,2個孩子怎麼辦,反正我也給他們講了真相了,還是寫了「保證書」回家吧。

通過深入學法,我認識到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我非常後悔,這能算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嗎?這是沒在法上認識法,是執著親情的表現。老師在《轉法輪》中說:「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由於沒有認識到大法的嚴肅性,致使一念不正,給我的修煉留下了污點,這是我的恥辱。特此嚴正聲明:我在鎮派出所寫的「保證書」徹底作廢。親情是我們修煉人必須去的,寫「保證書」是由於沒有認識大法的嚴肅性,被邪惡鑽了空子,做出了不理智的選擇,在此聲明「保證書」徹底作廢。我一定加緊學法,鏟除邪惡,講大法真相,投入正法洪流中去助師正法,加倍彌補,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給老師一份合格的答卷。

大法弟子:司永立 2002年4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96年得法,在2000年,由於自己學法不好,有好多執著沒有去,在邪惡的威逼下,違心地填寫了一些作為大法弟子不應該填寫的東西,每當想起此事,我心中特別疼。尊敬的師父為救度我,為我做了那麼多,我在正法的關鍵時刻卻沒做好,真是愧對師父。今天我要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的對師父、對大法不好的一切,一律作廢。今後,我一定在恩師所安排的修煉道路上堅定的修煉下去,做一個真修弟子,多學法,跟上師父的正法步伐,在任何環境下都要起到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曹霞 2002年4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修得不紮實,做出很多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錯事,在99年7.20以後遷就壓力,寫了「保證」,蒙混過關,以後又把大法書籍全部交出,忘記了師父教導的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錯事,在以後的過關中也是漏洞百出,正念不強,被邪惡鑽了空子,屈服了壓力,在「保證書」上簽了字,給我的修煉過程中留下了污點,長期都沒有認識到,辜負了師父的希望,現在我鄭重聲明:過去在政府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重新走入正法中來,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聲明人:王文清 2002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在2001年6月1日被無故抓到「洗腦班」。經過幾天時間,因為學法不深被魔鑽了空子。洗腦之後加邪悟,還幫邪惡給別人洗腦。回到家以後,經過學法、同修們的幫助,更是在慈悲偉大師父的點化下,很快的就清醒過來了。知道自己走錯路了,並徹底感到自己做的一切對不起師父的苦度,是對大法的侮辱,感到非常痛心。我認識到錯了,決心以悲痛化力量,趕緊糾正過來,學法,加倍彌補,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之中,趕上正法進程。同時正式聲明,所寫的一切「保證書」作廢。堅定修煉。

大法弟子:李春娟 2002年3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因去北京信訪辦正法、反映事實真相被拘留。後期在講真相時被非法抓捕、拘留並教養,在被非法教養期間,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在邪悟者的謊言帶動下寫了「悔過書」、「揭批材料」等,給大法和師父造成了極壞的影響,做了一名大法修煉者不該做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自己過去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徹底作廢。糾正過去的嚴重錯誤,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洗去污點,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於福娥 2002年4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沒有對法的真正認識,帶著執著心配合了邪惡,在7.20以後說了、做了對不起師父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兩次進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由於我有怕心和私心,寫了「三書」,給大法造成嚴重損失,在自己修煉的道路上留下了污點,愧對師父救度之恩。我深深的痛悔過去所做的一切,現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

王淑香 2002年4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位文化很低的農民,自從學了法輪大法以後,我的心靈得到改變,道德得到昇華,是師父的慈悲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自從7月20日我去北京和平上訪反映情況,被當地公安非法抓住,反送到縣「洗腦班」強化讓我寫了「保證書」,我學法不深,辜負了師父對弟子的一片苦心,現聲明強化寫「保證書」作廢。講清真象,堅定地維護大法。

大法弟子:劉素芹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怕心的驅使下,在大法遭受邪惡迫害的時候我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我在被欺騙的情況下,在戶籍警察寫的「材料」上違心地簽了名,蓋了手印。事後我心裏十分內疚和痛悔不已。雖然我一直堅持學法煉功,但深感自己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有違背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廢!今後堅定維護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劉文璧 2002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2年3月12日,在高壓下寫了 「保證書和決裂書」,這是我在修煉中最大的污點,現在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我的所作所為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我嚴正聲明:我過去所說、所寫對大法不利的話,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努力,彌補過失,努力講清真相,緊隨師父堅修到底,直至圓滿。

苗換雲 2002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5月17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明知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修煉「真、善、忍」 ,返本歸真,但1999年7.20以後,由於在單位各種形式的「思想工作」、高壓逼迫下,違心地說了假話,寫了 「保證書」,在此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保證」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助師正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正法弟子:劉麗榮 2002年4月15日


嚴正聲明

由於本人學法不深,有常人的執著,在被非法勞教期間而接受邪悟,寫了「悔過書」等,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現在嚴正聲明自己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利於大法和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走入正法進程中來,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姜雲發 2002年4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被非法關押過。由於怕心的作用,執著心的驅使,說出了違背大法的話、寫下了違心的「保證書和認識」。我深感有愧於宇宙大法,有愧於慈悲偉大的師父,特嚴正聲明作廢。決定無論在任何壓力與迫害下都堅定修煉法輪大法的正念,堅定修煉「真、善、忍」的信念,助師正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黃吉秀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農曆)元月21日因送發資料被拘留半月,因學法不深存有私心、怕心,拉出了同修,並寫了「保證書」,愧對師父慈悲苦度,有損大法的尊嚴,失去了一個大法弟子的高尚品德,特此聲明所寫「保證書」作廢。我要以法為師,投入正法洪流,助師正法,彌補罪過。

大法弟子:吳玉璞 2002年4月9日


嚴正聲明

2001年12月份,我所在的單位領導逼迫我表態「不煉了」,為不配合邪惡,我決定不去單位工作。家屬和單位的領導寫了一份所謂的證明,報送上級主管單位。在情的帶動下,我默認了邪惡的安排,給法帶來了損失。在此聲明,由單位及家屬所寫的材料全部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修煉。

大法弟子:林鴻飛 2002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自己有執著而在拘留所裏寫的保證全部作廢。以前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情,愧對慈悲救度我們的恩師和宇宙大法。同時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我今後一定堅修到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不辜負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和偉大期盼。

聲明人:彭香芹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瘋狂鎮壓時,因為有執著,在派出所和在家先後寫了「決裂書」等,我們現在明白了,我們錯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們嚴正聲明,在派出所和在家所說所寫全部作廢。重新走入修煉者行列,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修煉者:張德才、王德文 2002年4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過去在高壓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與大法弟子稱號相抵觸的事情都是違心的,全部聲明作廢。我一直都是李洪志老師的弟子。今後,我一定要用實際行動彌補我的過失。發揮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有的作用。

大法弟子:曹仁恆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2000年4月份「610」邪惡之徒辦「洗腦班」,我被迫參加了,在它們的邪惡迫害下,自己有了怕心,寫下了保證。現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徐芹珍 2002年4月


嚴正聲明

在1999年7.20以後,由於邪惡勢力對我煉功實行迫害,在自己不是出自內心的情況下,寫了所謂的保證,現在我已悟到,雖不是出自內心,但助長了邪惡的存在,給自己的修煉設置了障礙,現在我決心堅修大法心不動,並兌現自己的誓約,做一名合格的大法一粒子。聲明所寫的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葉素珍 2002年4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因外出散發大法真相資料,於2001年7月被邪惡之徒抓捕。因被高壓迫害說了錯話,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說的一切全部作廢。我要重新走入正法中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要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讓更多的人明白大法的真相。

大法弟子:韓銀環 2002年3月2日


嚴正聲明

本人於2001年4月至2001年12月被非法勞教,由於自己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走向邪悟。現在我已醒悟,我嚴正聲明,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所說所寫的有損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葉桂玲 2002年4月17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煉功不夠精進,常人的執著心不放,從而被邪惡的舊勢力所利用,與功友在公開場合下多次發生矛盾,有損於大法弟子的形像,在此我嚴正聲明:從前所說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並緊隨師尊,努力精進!

大法弟子:石順卓 2002年4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2001年11月,在教養院被強行洗腦。今天我明白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嚴正聲明我寫的「悔過書」、「保證書」、「決裂書」全部作廢。繼續跟著師父修煉,堅修到底,寧死不回頭。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於靜珍 2002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自己從沒向邪惡勢力寫過「不煉大法」的聲明、決心書等東西,可是家裏人由於怕心,害怕受牽連,背著我寫過違背大法、違背我心的東西。我聲明:他們代替不了我,一切作廢。我堅修大法永不變心、緊跟師父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趙玉春、胡愛果 2002年2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舊勢力的迫害下寫了保證。通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使我明白了接受洗腦是錯的,以前所說所寫的全部聲明作廢。繼續修煉,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彌補過去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高金玲 2002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時,因為有執著,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情,給大法抹了黑,同時也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我決心洗刷掉這個污點,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特此聲明:因有漏所說、所寫的「保證」作廢。

聲明人:冷賢英 2002年4月21日


聲明

我曾經被公安部門非法抓進看守所洗腦。被迫寫了「悔過書」,現在聲明我寫的「悔過書」作廢。從今後堅定實修,以法為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作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徐建華 2002年4月17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正月,因我當時學法不精進,對法理解不深,有怕心,被魔鑽了空子,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今後我要以法為師,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加倍彌補我犯下的過錯。

大法弟子:吳淑英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本人於2001年5月至2002年1月在被非法勞教期間,由於自己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現嚴正聲明,在非法勞教期間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講清真象,正念除惡,堅修大法緊隨師。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禤彩矯 2002年4月1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法學的不好,有各種執著,在勞教所和「洗腦班」寫了「四書」,深覺愧對大法和慈悲的師父。現聲明所寫「四書」作廢。全盤否定邪惡勢力的一切安排,跟上大法的進程。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文端 2002年4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得法不長時間,政府不法當權者就邪惡的迫害法輪功,因為學法不深,功也不煉了。我現在嚴正聲明,那些被逼迫說的話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證實大法,堅修大法緊隨師。

仇淑英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洗腦班」邪惡的逼迫下,我所寫所說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不好的東西,嚴正聲明作廢。緊跟師父,全身心投入正法的洪流中,全盤否定邪惡勢力所安排的一切。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冰寒 2002年4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正月十三日去天安門正法,被邪惡抓去勞教八個月。在這期間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走向邪悟。特此聲明在獄中所說所寫與行為不符合標準的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沈書華、李彥軒、記彩欣(註﹕「彩」字上面加一個草字頭) 2002年3月28日


嚴正聲明

自7.20以後,所有對邪惡所做的各種「保證」、簽字一律作廢。只要我有一口氣,就堅定地緊隨師世間行,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齊豔弟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98年得法,因為學法不深,在99年政府不法當權者的邪惡的迫害下,違心地放棄煉功,現在聲明,在被逼下所說的話全部作廢。今後要證實大法,隨師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鄭鳳英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法,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我很後悔,現在聲明以前所寫「保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投入到正法洪流中。

大法弟子:宮麗娟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過去在派出所寫的所謂的「保證書」,是在邪惡勢力迫害下寫的,是錯的,是個污點,對此我聲明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從新修煉,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何志英 2002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現在認識到了我做一切不好的事,說的不好的話,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聲明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候兵炎 2002年4月21日


聲明

我以前違心寫的「保證書、悔過書」以及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黃香 2002年4月19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勢力迫害下,我寫了保證,對不起師父對我的苦度。現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從即日起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龐素華 2002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單位的邪惡逼迫下對大法所寫的一切不好的話,嚴正聲明作廢。緊跟師父,全身心投入正法的洪流中,全盤否定邪惡勢力所安排的一切。

大法弟子:王娟 2002年4月8日


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不精進,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參加了簽名活動。在此聲明以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情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蔣卉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洗腦班被迫所說所寫的詆毀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我要重新修煉,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加倍努力,精進不止,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熊國英 2002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公安派出所和洗腦班的高壓下,我及家人所說所寫的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話,現嚴正聲明一律作廢。作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者,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郤鳳岩、何炳軍、何豔菊、何秀芝、何衛國、郭素景 2002年4月21日


聲明

我在勞教所勞教期間的「決裂」純屬邪悟,聲明邪悟時的所為(包括寫給派出所的道歉信)一切的一切統統作廢。洗刷污點,決心回歸正法修煉的行列中來。

大法學員:易彩萍 2002年3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勞教所和看守所所說「揭批」的一切壞話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雪蓮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勢力的高壓下,違心地寫了「不學、不煉大法」的保證。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助師正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國林 2002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從1999年7月20日以來,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陸弟子:劉道會 2002年4月9日


嚴正聲明

從現在開始,堅修大法緊隨師,並嚴正聲明過去被邪惡迫害時所說所寫和所有對大法及師父一切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張善品、張佔武 2002年4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和拘留所所說的對法輪功不敬的話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姜獻濤 2002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自己寫過的「連保」和「保證書」作廢。珍惜修煉機緣,洗刷污點,堅定修煉。

大法弟子:劉會來 2002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