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中學生,由於校方強姦民意,在各班班主任的監督下,我們校每位同學都違心地寫了所謂「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可我深知法輪大法好,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保證書」宣布一律全部作廢。

聲明人:陳鵬舉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先生2000年11月進京護法,被當地派出所接回,由於我當時怕我先生被監禁,就違心地被迫在所謂「保證我先生不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了字。可我深知法輪大法好,現嚴正聲明我和我先生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宣布一律全部作廢。

聲明人:張淑霞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邪惡的迫害,曾兩次被關入拘留所,期間親人、朋友、同事為了能將我保出來,在邪惡的壓力下,替我寫了「保證」。對於這種迫害,我一直以為:「保證」是他們寫的,是他們的事,也不是我寫的,只要我在法中好好修就行了。我不承認他們寫的東西就行。至於對與錯,那是他們的事。

隨著學法,認識的提高,及最近邪魔的干擾越來越大。我深挖自己,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邪惡讓寫保證是衝著大法弟子來的,他們的目的就是讓大法弟子掉下去,不管以甚麼形式,誰寫的都是干擾、破壞,必須及時清除。從拘留所出來以後,雖然我一直認真學法,努力地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但總覺得有一種東西在制約、干擾著。直到最近與同修切磋中,自己才恍然大悟,正是自己為私的心理,讓邪惡鑽了空子。以至出現看不了法,一看書就睏,身體病業反應也出現了。從表面上看,是親人朋友為了我承受,但在另外空間形成的物質已形成了干擾。如果不能時時站在法上看待這一切,就可能走向邪悟。不能鏟除邪惡就等於對它的縱容、破壞。親朋好友能為你付出承受,而你表面上是為了修煉,實質上是不敢承擔責任,是私心掩蓋下邪悟,發展下去後果是可怕的。正像師父在《挖根》中說:「修煉是嚴肅的,……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正是這種以我為先,私字當頭才在思想上有了漏,形成了干擾,作為正法弟子,我們只有時時處處保持正念,一切為法負責,對於出現任何人的觀念及時清除,才會真正體現大法弟子的偉大。

在此。我嚴正聲明:自己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法理的全部作廢。我的親朋好友他在壓力面前所寫的「保證」我一概不承認,全部作廢。絕不能再讓邪惡有一個漏可鑽。在修煉的路上,堅定地走下去,做一個名副其實的正法弟子。

武金蘭 2002年3月31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當地同修一起到市委廣場要求把前一天非法抓去的輔導員等人放出來。在大街上受到公安人員推拉、甚至打罵,一直到晚九點多,用車把我們送到區鎮府大院,一下車就被一群真槍實彈的軍人包圍在中間,當時真象遇到大敵壓境一樣。然後又轉到鎮,在鎮派出所登記後,又轉到村,晚上十一點多鐘才放回家。事後第三天又到鎮派出所審查,當時只覺得他們是小題大做,沒有悟到事態嚴重性,心想應付過去再說,所以當他們問學不學時,就隨口說「不學了」。雖然沒有留下文字記載,但是現在已經悟到這也是作為一個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事,給自己修煉的路上添上了污點,經過反覆學法,心性提高,所以現在宣布當時所說的話作廢。

另外還有一件事,當時由於自己悟性差,出於應付心理,當居民組長來收所有大法文件、書等,我把師父講法錄音帶交了。這兩件事都是不應該做的,是我對不起尊師、對不起大法。今後我要努力講清真象,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張淑英 2002年3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於96年4月喜得大法後,身心受到巨大的變化,受益於大法,無以言表。99年7.20以後,在高壓下,由於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有人的執著,違心的寫了「不在外邊煉功」等「保證」。沒做到維護大法,證實大法。2002年10月底在邪惡的威逼下,明知道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明知道師父為救度眾生耗盡了一切。由於放不下自我,執著安逸和親情,用了人的辦法和形式迴避或繞彎,符合了邪惡,違心地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做了一個大法粒子絕不應該做、也決不能做的事情,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修煉的道路抹上了污點,每想起這段歷史,羞愧難當。現已認識到了這是修煉路上的污點,給大法造成了極壞的影響。我現在嚴正聲明過去自己所做的一切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緊學法,「助師世間行」,彌補所有的過錯,堅決跟上正法的進程,跟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陳洪梅 2002年3月28日


嚴正聲明

2000年2月22日,我去北京和平上訪,到天安門廣場煉功證實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被警察無理抓捕。於2月25日被押送回家,當地派出所把我送進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後,要求我寫「保證書」,否則就繼續關押。由於自己執著心太重,學法不深,常人心放不下。在怕心、私心和情的帶動下,配合了邪惡,寫了「保證書」,其中有「不煉功」等違背大法的話,這是對大法的不堅定,愧對師父、愧對大法,給師父和大法抹了黑。我真是痛恨自己,後悔莫及。師父慈悲苦度,佛恩浩蕩,我永遠認我的師父。在此鄭重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及「保證書」一律作廢。今後,我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的進程,永遠做師父的好弟子。

大法弟子:劉力 2002年3月13日


聲明

我們原本都是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在中國大陸的高壓政策下,我們都被多次拘留、關押,甚至勞教。在此期間,由於放不下對人的執著和骨子深處的求安逸之心,以至被邪惡勢力矇蔽了頭腦,使其鑽了空子,從而使我們走向邪悟。有的甚至又在邪惡的支配下,做出了許多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也不能做的有損大法的事情。我們對此追悔莫及,倍感痛心疾首。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在恩師慈悲的等待下,在無邊大法的啟悟下,在全世界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作用下,我們又醒悟過來了,並深刻反思過去,找出了自己的錯誤之所在,立刻歸正了自己的修煉之路,同時嚴正聲明我們過去所寫的洗腦材料即「三書」等一切作廢。並將盡力彌補我們所造成的損失,並且保證今後我們會更加堅定修煉,緊隨師父,誓死不動搖。

聲明人:龔天蘭、李鳳花、張富榮、王春榮 2002年3月30日


嚴正聲明

2000年8月,我在勞教期間,在高壓迫害下,曾寫過「三書」,一個月後悟到寫「三書」是錯誤的。雖然在行為上以回到堅修大法的路上,卻忽視了當時應該寫聲明推翻這「三書」,洗刷這一污點,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兩年來經常變著法在迫害我。現嚴正聲明:以上一切「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全部作廢。滅掉邪惡的囂張氣燄,鏟除一切邪惡勢力,決不讓邪惡鑽任何空子,維護大法的尊嚴,弘揚大法的博大精深。

聲明人:徐細枝(又名徐臘梅) 2002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因貼大法真相資料被抓,在看守所期間因不配合邪惡,頭被撞破,當時被「保外就醫」。在這期間,惡人讓我丈夫辦理了手續,其實還是為了榨取錢財,說讓交2千元押金,又叫我丈夫寫保證一定勸我不再煉法輪功。當時我丈夫說不會寫,她們就利用誘逼手段,她們自己寫好讓我丈夫抄了一遍。偉大的佛法莊嚴神聖,作為大法弟子的我痛悔之極,不管邪惡利用甚麼辦法讓家人寫了「保證」,這都是對大法犯罪,對偉大師尊的不敬。在此嚴正聲明:我丈夫所抄寫的一切作廢。並向偉大的師尊認罪。

邱春蓮 2002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鎮壓下,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邪惡的威逼、誘騙下,寫了「不進京」的保證。後來進京後被抓,家屬又替我寫了「保證」。這些所為都是違背「真、善、忍」宇宙大法,違背了史前跟師父所簽的誓約,辜負了師父的洪大慈悲救度。為了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東西全部作廢。加倍努力償還,積極主動,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堅修大法心不動。做一個真正的宇宙的保衛者。

劉國才 2002年4月8日


聲明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1999年7月21日我去省政府參加了護法,隨後被公安帶到一所小學進行圈押,當日晚上被遣送回本市,由於學法不深,回來之後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在單位、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寫下了「不煉功」的保證書,但我一直沒有間斷學法和煉功,並且在有利的環境下儘量揭露邪惡、講清真相,通過學法,我為自己寫下「保證書」的行為感到深深後悔,特此鄭重聲明,當時所寫的一切「保證書」全部作廢。重新回到堂堂正正的修煉大道上!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粒子:熊芳文 2002年2月4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月20日,在邪惡江氏犯罪集團的迫害下,由於自己沒修去怕心,被邪惡逼迫交過大法書,寫過所謂的「保證不進京」等有損於大法的事。通過學法認識到其嚴重性,痛悔萬分,作為正法弟子這是污點、是恥辱。為此我嚴正聲明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為全部作廢。包括家屬簽字、交錢。在今後助師正法中加倍彌補這一切,挽回給大法帶來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徹底鏟出、否定邪惡的舊勢力。

孫青俊 2002年4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不精進,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在被當地公安迫害時,配合了邪惡,簽了「責任狀」,給大法造成了不必要的損失。看到師父慈悲的面容,自問:我還配是師父的弟子嗎?痛苦、悔恨、自責,淚水止不住地流淌。請求師父再給我一次機會吧!「緣已結,法在修……。」我要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生無所求,死不惜留」。特此聲明:我所簽、所寫的一切作廢。

萬淑蘭 2002年3月31日


聲明

由於本人沒有很好的學大法,還是滿腦子的常人觀念,因而造成惡魔控制自己的行為。做了損害大法和李老師的事,通過認真學法和同修的幫助,如夢初醒,使我認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犯罪,真使我痛心萬分,在此向師父道歉,以求師父寬恕。今後一定認真學法,緊跟正法進程,遇事用大法衡量,提高自己的心性,做一個真修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盛電華 2002年4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天安門廣場正法後被抓,在被押回原籍看守所長期受摧殘中,在邪惡的欺騙下,我對別人代寫的所謂「悔改書」作了謄寫,給大法造成了很壞的影響。我嚴正聲明:所謂的「悔改書」和一切問話筆錄作廢。我一定接受這次沉痛教訓,在認真學法,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中,努力做好自己應做的,緊隨師父,堅修大法,直至圓滿。

耿雲華 2002年4月6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20以後,由於自己學法時間不長,對大法理解不深,當時在邪惡的欺騙和單位的壓迫下,寫了「與大法決裂」的保證書,現在在同修的幫助和共同的切磋下認識到自己這是嚴重違背大法,對大法「犯罪」的行為。現特此聲明:99年7.20後所說所寫的一切「保證」全部作廢。重新走上修煉的路,跟師父「回家」。

聲明人:黃前平 2002年4月7日


嚴正聲明

我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及各方面都受益了。99年7月20日後,由於當時我學法不深,理解不透,有怕心,在私心、情的帶動下,上交了大法書,寫了「保證書、悔過書」,做出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在此我鄭重聲明:我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作廢。今後我堅修大法,緊跟師父,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大法弟子:李田梅 2002.3.13


嚴正聲明

本人於2000年6月修煉法輪功,2000年10月因上北京上訪而遭到逮捕。在教養期間由於自己有執著心而被邪惡利用,走上了邪悟的道路,幹出了助紂為虐的事。後經同修的幫助,認清了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現嚴正聲明在教養院寫的「三書」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

谷安寧 2002年4月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太差,在勞教所給邪惡寫了所謂的「悔過書」和「保證書」,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更給大法造成了不可彌補的損失,我十分痛悔。現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不利於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緊跟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合格的正法弟子。

大法弟子:冀德蓮、張印香、焦桂梅 2002年3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強迫下,在「保證書」上違心地簽了大法弟子不該簽的字,通過學法,認識到自己的不足,痛悔萬千,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有的不符合大法弟子標準的一切所為及「保證書」全部作廢。從此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的正法弟子,實現自己曾發下的誓約,助師正法。

王玉芹 2002年4月


嚴正聲明

7.20以後,我進京上訪被抓回來,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深,在多種壓力下丈夫替寫我簽字,寫了「保證」。現嚴正聲明,無論自己或家人寫的以及平時自己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勇猛精進,緊隨師尊,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世英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和不冷靜,在政保科找我談話時,我向他們洪揚大法,邪惡之徒沒有按照我說的去寫,然後逼我畫押,他們在上面寫的全都是誹謗大法的話,我在神智不清時,稀裏糊塗地便畫了押,現已醒悟,後悔不已。特此聲明一律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修煉。

王金風 2002年3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沒能真正在法上認識法,在7.20時說過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說的話,甚至交過大法書,在後來的相關問題上也曾含糊其詞。現嚴正聲明:所說過、做過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事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金剛不破的大法弟子。

婁慶松 2002年4月13日


聲明

我因有執著心,在被抓、被關押,遭到惡警迫害時,在惡警寫的「保證書」上簽了字,說了不利於大法的話,雖然是不情願的,但我認識到我錯了,現聲明一律作廢。全盤否定邪惡的迫害。我堅信法輪大法,堅信師父,一修到底。

吳秀雲 2002年3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2000年有幸得大法,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單位寫了所謂的「洗腦」和「保證」,違心的寫了不利於大法的言語,特嚴正聲明,凡本人簽字的、寫的、說的,於大法不利的話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佳 2002年3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20後,由怕心帶動向邪惡寫下了「保證書」,在法理提高後認識到了它的嚴重性,並認識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怎麼能向邪惡保證甚麼呢?這是恥辱。以後的多次非法關押中在非法關押書上的簽字,在此一併嚴正聲明作廢。洗刷污點,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祖蓮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因學法不深,對法理解的不深入,做了不該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街道來家讓我寫了「保證」。經過深入學法,現認識到自己走錯路了,想起來對不起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為了洗刷自己的恥辱,我特此聲明以前寫的全部作廢。今後認真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劉美雲、丁採英、閆銀修 2002年3月19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20後,由怕心帶動向邪惡寫下了「保證書」,在法理的提高後認識到了它的嚴重性,並認識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怎麼能向邪惡保證甚麼呢?這是大法的恥辱。以後的多次非法關押中在非法關押書上的簽字,在此一併嚴正聲明作廢。洗刷污點,堅定修煉。

大法弟子:王清萍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因學法不深,99年從北京上訪回來後,單位用讓我寫「與X教決裂」為條件讓我上班,我當時覺得我們又不是「X教」,就寫了。現在我認識到那是非常錯誤的作法,現在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修大法緊隨師。

聞輝 2002年4月4 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警察的壓力和恐嚇下,違心地說過「不煉了」。雖然知道不對,但由於執著於親情及有怕心,而對自己、對修煉不負責任。現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重新踏上修煉及正法進程。

孫寧 2002年4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大法不堅信、不堅定,在7.20之後,說了、做了對大法不利的事和寫了「保證書」,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作廢。重新走上大法的修煉中來,進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到底。

宋加玲、於風英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不認字,學法不深,在怕心和邪悟下做了有損大法的事,交一本《轉法輪》。2001年8月份警方讓我按手印,現聲明作廢。用我真心彌補過去的損失。我堅修大法,努力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姜鳳雲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洗腦班」受了邪悟者的誘惑,做出了一些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錯事,甚麼以前所說的、寫的不利於大法與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高芹、閆雪梨、盧群成 2002年3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和強化「洗腦班」,在邪惡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回到正法中來,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劉兆銘 2002年4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在被非法勞教時被迫寫下了所謂「決裂書」、「保證書」現聲明作廢。所有說過寫過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堅定正念、正信,堅持修煉大法到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重新作好。

大法弟子:景志新、邵慧、陳繼新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神智不清的情況下,邪惡叫我寫和說了許多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話,我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寫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更加堅定實修,緊跟師父,加倍彌補,走好以後穩健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俞北英 2002-3-27


聲明

3月20日由於我的執著心讓我愛人寫了向邪惡「保證」,現在鄭重聲明:我愛人所寫、所說的一切作廢。我今後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尊的希望,做一個合格的弟子。

大法粒子:郝淑萍 2002年4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威逼和欺騙下,自己一時頭腦不清,按照邪惡的意思,照著別人的「悔過書」,抄寫了一份交了上去,現在我嚴正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修煉。

張桂香 2002年3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20以後邪惡的高壓政策下,由於守不住心性,寫的所有的所謂「不修煉」的保證和在「轉化班」中親屬為了我的「安全」,代寫的或代簽的所謂「保證」一律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修煉。

大法弟子:周傳忠 2002年4月4日


聲明

我由於對法理解不深,去不掉一些執著心,脫離法已一年多了。沒有跟上正法,現在下定決心重返修煉路。「助師世間行」,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弟子:孫美娜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中,自己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聲明作廢。以後重新堅修大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堅定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周風香、萬素雲 2002年3月13日


嚴正聲明

由於沒在法上認識法,7.20走了彎路,寫了「認識」,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認識到這是一個正法弟子不該做的,特此聲明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緊隨師。

張德方 2002年2月18日


聲明

從99年4月25日以後我的每一思,每一念,每一舉動不符合大法的,我鄭重聲明一律作廢。以後我要在法上精進,做個合格的正法粒子。

大法弟子:劉小勤 2002年4月2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勢力的干擾破壞下,放下修煉法輪功,我從現在開始,把從前所說的「不學不煉」等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永不變。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叢儲梅 2002年3月2日


聲明

我於98年有幸得法,99年7月以來由於個人修煉不好,執著太重,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現我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簽的字全部作廢。洗刷污點,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曲義蘭 2002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的高壓壓迫下說了許多違心的話,我在此嚴正聲明所寫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今後永遠跟上師父正法進程走,加快彌補。

大法弟子:鐘素芳、唐四枝、郭愛親 2002年4月4日


嚴正聲明

因為學法不深,7月20日寫了「保證書」,通過學法、新經文、認識到這是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特此聲明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緊隨師。

於可芬 2002年2月20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勞教期間被邪惡所迷惑,上了邪悟者的當,寫了「決裂書」,說了不該說的話。現在全部申明作廢!以後堅修大法,清除邪惡,永不動搖!

大法弟子:李小萍 2002年3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看守所,由於沒意識到的,或在答警察問話之中,凡不符合大法要求的簽名一律作廢。證實法輪大法好,堅修大法心不變。

喻富強 2002年3月30日


聲明

在學校寫的罵法輪大法的話全部作廢。都是學校逼著寫的。從今以後,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改邪歸正。

孫瑋婧 2002年3月22日


聲明

我以前說過「不煉」是錯誤的。從今以後緊隨師父正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返本歸真。

大法弟子:劉穎 2002年4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在破壞法輪大法的萬人簽名中,簽了我不應該簽的名。我現嚴正聲明作廢!洗刷污點,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鬱雨璐 2002年4月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寫一切作廢。揭露邪惡,堅定地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吳振海 2002年4月10日


嚴正聲明

以前女兒給我寫的「不煉功」的保證書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修煉。

胡秀榮 2002年4月6日


聲明

我以前說過「不煉」是錯誤的。從今以後緊隨師父正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返本歸真。

大法弟子:彭德軍 2002-4-10


嚴正聲明

迫於壓力,我們沒有守住心性,曾違心地向邪惡勢力妥協,口頭或書面表示過:「不學、不修、不煉法輪功。」為了洗刷這一歷史污點,跟上大法修煉的進程,我們嚴正聲明過去的所謂「表態」、「簽字」一律無效,一律作廢。特此聲明。

大法弟子:裴中麗 苟在志 馬國全 楊桂群 趙映寶 苟俊蘭
孫 紅 吳興江 李鏡紅 李進傑 陳德秀 劉桂風
陳碧英 李金英 何桂林 王培芝 胡朝珍 劉興玉 宋國芬
2002年3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叫任麗君,今年39歲,因修煉法輪大法被勞教一年。由於在勞教所已轉化學員的邪悟帶動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現已徹底醒悟,並為自己在邪悟下的所作所為深感痛惡。為此特嚴正聲明:自己在邪悟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重新回到正法中,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聲明人:任麗君 2002年3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叫張勤,今年39歲,因修煉法輪大法被勞教二年。由於在勞教所已轉化學員的邪悟帶動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現已徹底醒悟,並為自己在邪悟下的所作所為深感痛悔。為此特嚴正聲明:自己在邪悟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重新回到正法中,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聲明人:張勤 2002年3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叫任玉清,今年51歲,因修煉法輪大法被勞教一年。由於在勞教所已被洗腦的人邪悟帶動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現已徹底醒悟,並為自己在邪悟下的所作所為深感痛悔。為此特嚴正聲明:自己在邪悟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重新回到正法中,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聲明人:任玉清 2002年3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叫李玲,因修煉法輪大法被勞教二年半。由於在勞教所已轉化學員的邪悟帶動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現已徹底醒悟,並為自己在邪悟下的所作所為深感痛悔。為此特嚴正聲明:自己在邪悟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重新回到正法中,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聲明人:李玲 2002年3月25日


嚴正聲明

迫於邪惡的強大壓力,在判我勞教一年(所外執行)的判決書上簽了字,並寫了份書面保證。為了洗刷這一歷史污點,跟上大法修煉的進程,我嚴正聲明過去的所謂「保證書」和「簽字」一律無效,一律作廢。特此聲明。

大陸大法弟子:趙映芳 2002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