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優秀教師因說真話而付出的巨大代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日】我是一名安徽法輪大法弟子,中學教師。

80年代末,由於家庭破裂,經歷了人類道德敗壞給我造成的苦難。我不明白人類為甚麼不遵守人的道德標準和規範,我不明白好人為甚麼吃這麼大的苦。這使我的精神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因為好強而又一向一帆風順的我承受不了這些。從此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頭痛、失眠、神經衰弱、美尼爾氏綜合症、子宮肌瘤、側半身腫等一系列病狀接連暴發。我到處求醫問藥,無濟於事。後來練了很多氣功,也收效甚微,生活中人性惡的一面又讓我看到和體驗到的太多,我心灰意冷,對生活失去信心。認為這世上沒有道德法庭去審判那些不講道德的人,不如早點解脫自己。當時曾想尋求一個簡便而又沒有痛苦的方法去死。

所幸1995年10月,我得到了法輪大法,我看到《轉法輪》這部世上無以倫比的著作,這部講述宇宙最高法理的經典。我愛不釋手,從上午10點多,一直看到凌晨三點左右,看了一遍多。我看到了人類應該遵循的公理,看到了善良人應該奉行的準則,也看到了使我身心健康的良藥。我下決心按照《轉法輪》這本書去做,按照「真善忍」這個宇宙最高法理去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好人。我修煉了法輪功,學習了法輪大法。一個月後我得到了身體的淨化,兩天兩夜調整身體時,我感到渾身有法輪在旋轉。19歲下放農村時得的腰腿痛病被徹底清除,頭痛病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清理。這之後我體驗到了一種身體和心靈的大解脫,一種非常美妙的輕鬆感。是法輪大法將在死亡邊緣上掙扎了六、七年之久的我解救了回來。

我是一名普通教師,在物慾橫流的今天,從來不因買資料等多收學生一分錢,年級組買資料分給我的錢,我也是交給各班的班主任作班費用,每週一次給學生補課、訓練聽力等,從來不收分文,是法輪大法叫我看淡名利。我嚴格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對社會有益、對人民有益的好人。在97年十幾個學校的競賽中,初二年級英語單科第一名、第二名由我們班獲取。98年初三競賽時,第一名、第三名還是在我們班,受到了學生和家長的尊敬,被學校評為優秀教師。

我體驗了宇宙法理的珍貴,體驗到了順應「真善忍」宇宙特性而行,做一個好人的快樂。我從一個悲觀者變成了一個快樂生命。

1999年7月22日,得知我們法輪大法被誣蔑,我們去省會合肥講清真相,我因去向政府想說句「法輪大法好」,而被判處行政拘留15天!而我就被剝奪了工作的權利,在單位裏閒著。同年10月,法輪大法又被誹謗,99年12月23日,我隻身進京護法,真心幫助政府糾正錯誤。在信訪辦,我寫了三條意見:1、如果「真善忍」都成了邪的了,那甚麼是正的呢?我們黨怎麼向子孫後代交待呢?2、建議中央重新調查法輪功問題,向法輪大法弟子作調查,我們最了解法輪大法,我們最有發言權。3、建議某國家領導為民做主,堅持「人民利益高於一切」的宗旨。讓人民真正地享有信仰自由,享有鍛煉身體的自由,享有生命權。給法輪功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為此我再次被抓。99年12月28日,由北京被押回,非法關進淮南市第二看守所。這樣的非法關押,只因為我去信訪辦向政府說了幾句真話。這是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反而遭到這樣的迫害。

2000年元月10日,我因公開煉功,被砸上了大鐐,所長陶XX還命令我跑鐐,雙腳拖著40多斤重的大鐐跑,如此還是不解氣,嫌我跑得慢,跟在我後面用鞭子抽我,一共抽了我十三鞭子!就這樣天天叫我跑鐐,我一邊大聲背著《洪吟》,一邊跑鐐,一共跑了四天半,大鐐中間的鐵環子都被磨平了!現在你要是去淮南「二看」,很容易找到這個鐐,最大的鐐,中間的鐵環子是平的!後來天下雨了,才停止跑鐐,這大鐐一直戴到2000年元月24日我被「轉捕」到市第一看守所時,才把大鐐砸下來,歷時15天。

在淮南市第一看守所,大多數管理人員沒有對大法弟子行惡,但也有行惡者。2月底也就是春節過後不久,因為管理員收走了我背、寫下的師父的經文,我絕食抗議。三天後,看守所裏派來了許多勞動號子,由所長親自看著,給我強行灌食!這種灌食很危險,被灌食者又在掙扎,很容易嗆到氣管中,這在國際上一百多年前就明令禁止的刑罰,如今在新世紀的中國仍在延用。他們用螺絲刀之類的工具撬我的嘴,嘴被撬出了血,牙齒也撬活動了,同號房的人都哭了,這些人根本不把人當人待的。後來他們竟抬來了看守所專門對付死囚用的「死人床」,把我雙腳用鐵環子固定在床板上,用銬子把雙手銬在板子上,每天只給放風時下來方便兩次,每次只限十來分鐘。這一切只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去自己政府講了「法輪大法好!」這樣在「死人床」上綁了27天才放下來。雙腿長期不能活動,腿經常是紫的,一夜一夜經常是冰涼的。

這次被放下來一個月後,4月中旬,又因同樣原因,我又再次被灌食、上「死人床」。而且這次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第二天超過24小時不給下來放風、大小便。強行灌食還不給人大小便,真是駭人聽聞!頭天中午我是午飯被灌完後上的「死人床」,到第二天中午午休時還不給放風,我一再要求也無濟於事。就這樣午睡時我忍不住流淚了。上億人民群眾順天理而行做好人、鍛煉身體卻遭到這樣非人的折磨!成千上萬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拘留所、勞教、甚至判刑!多少大法弟子妻離子散,384名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死,失去了寶貴的生命!個別人為一己之私慾置人民身體健康,道德回升於不顧,置天理天法於不顧,一味地打擊善良,竟然怕好人多。真是「人間無道」啊!5月3日我才被一名有良知的管理員放下,歷時16天。兩次加在一起約43天!

2000年8月中旬,我突然不能行走,全身癱瘓,完全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一個捧著赤誠之心,真心幫助政府糾正錯誤,維護宇宙真理的人被折磨癱了!9月1日法院才下達不予起訴,由丈夫背回家,歷時八個多月。真無法想到去我們人民的政府說句真話,會付出如此巨大的血的代價。

回到家,我堅持學法、煉功,沒有去醫院,也沒吃一粒藥,兩個多月後也就是12月份,我又重新站了起來,法輪大法就是這麼偉大、玄奧、超常!可就在我剛能獨立行走不完全穩時,2001年1月19日午夜全國大拘捕中,我在家中被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再次被判行拘15天。我被折磨癱瘓,剛能行走,天天被鎖在家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我擾亂了誰家的社會治安?許多公安部門,看守所都掛著「文明單位」的牌子,竟如此踐踏法律,踐踏人權,你說我們老百姓跟誰講理去?一個政府被當權者利用對人民耍流氓。面對迫害,大法弟子們的做法始終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無怨無悔地忍。我們給政府充份的時間來了解大法,了解大法弟子。

2001年8月,我在家中又被強行抓走,送往拘留所,並要送我勞教。後因其它原因三天後獲釋。這之後不久,我被迫流離失所,在外過著漂流的日子。2001年12月29日在壽縣正陽鎮出租車中無端被抓。被送進壽縣看守所一個月。2002年元月28日被淮南田區公安分局領回,又關進田區拘留所,元月31日被送安徽省女教所勞教。只因懷疑我們散傳單,而毫無事實根據就可以隨意判勞教,這樣公平嗎、合法嗎?

人啊,不要不信神。不能再繼續了,不能再折磨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修煉人了!結束吧,這史無前例的對上天的犯罪!

為甚麼不順應「真善忍」宇宙特性而行呢?只有順應「真善忍」才能給自己創造美好的未來。


安徽大法弟子
2002年3月28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8/2073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