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寒地凍 祖孫三代被迫流離失所

——盲人柏明華的三女兒近期又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1日】安徽省淮南大法弟子柏明華的三女兒口述受迫害的遭遇如下:

安徽淮南市潘集區街道辦的王主任,三番五次地找到我的丈夫談話,並通過其單位領導對他施加壓力,讓我全家生活在不安和恐怖的陰影裏。2001年11月,王主任及其從犯再次找到他,以給孩子報戶口作為條件,逼他送我去「洗腦班」,否則就給他下崗。11月23日早晨,丈夫不在家,天濛濛亮,我坐在床上正在給孩子餵奶,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沒理會,接著電話又響了,我一接,對方說:「我們是派出所和街道的,你開開門!」我知道他們來者不善,就沒給開,他們就拼命地砸門。不一會兒我聽到他們欺騙鄰居說:「找她沒甚麼惡意,只是談談話。」並企圖從鄰居家屋頂翻牆進我家!我看情形危機,馬上從被窩裏抱起還沒穿衣服的女兒,翻過鄰居家院牆請求一位好心人的幫助。他很同情我,從我手裏接過了孩子。我立即回屋穿件衣服,拿點錢準備走。就在這時,惡人們已經翻牆到了臥室門口,我一看走不了了,就坐在床上發正念除惡,任憑他們瘋狂砸門敲窗,我也不理會。過了一會,派出所一惡警,拼命拉窗戶,把窗戶拉開了。我一下跳下床,關上窗戶,並責問他們說:「你們想幹甚麼?!你們這些披著警服的強盜,大白天無任何法律手續強行入室,知法犯法,你們憑甚麼抓我?我犯了甚麼法,誰指使你們這們幹的?誰給你們這個權力?!我告訴你們,我不會跟你們走,就是死也要死在這個屋裏!」他們一下被鎮住了,就沒敢再強行拉窗戶。只是派兩個聯防民警守住門,輪流敲,門鎖都快被他們擰壞了。

他們的行為引來了一些鄰居的圍觀,問他們發生了甚麼事,他們卻無恥地說:「沒甚麼,沒甚麼,我們只是找她談談話,組織上關心她,來做做她的思想工作。」我坐在門旁邊繼續念正法口訣除惡,心想:我決不能落入魔掌,一定要走出去。過了一會,街道王主任帶著區裏的兩個婦女上來,(其中一人姓夏),在門口假意地勸我說「洗腦班」裏如何如何好,說甚麼今天來找我談話,是完全為了我好。我在屋裏高聲說道:「收起你那一套虛偽的東西吧,帶一幫強盜闖進我家,又要撬門、撬窗強行帶我走。還說是為我好,我知道你們的卑鄙,用謊言、欺騙把我帶到洗腦班,進行進一步的迫害,強行我背叛『真善忍』信仰,否則就送去勞教、判刑,這就是你們的伎倆!」這時他們怕我揭露真相,就說:「我們沒有強迫你去『洗腦班』,我們今天是來關心你。」我大聲說:「不想帶走我為甚麼帶一幫強盜闖進我家?就因為我煉功嗎?煉功是我的權利,信仰甚麼那是我的自由,任何人無權干涉,如果一個人連這點做人的權利都沒有,那和死有甚麼區別?我告訴你們聽好了,我今天就是死在這也絕不會跟你們走。」說完坐在地上繼續發正念除惡。就這樣僵持1個多小時後,天大亮了,他們一看沒有辦法,商量一下就撤走了。走時派出所惡警跟鄰居說:「告訴她,別想跑,路口都有我們的人把守。」我知道他們不會對我善罷甘休的。後來我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擺脫了他們的魔爪,帶著年僅六個月的女兒開始了在外流離失所的生活。我的母親是個盲人,也被迫和我們一起流落在外。我不知道在這天寒地凍的日子裏我們祖孫三代(眼盲的母親、年僅六個月的女兒和我一個弱女子)將如何過。

望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們共同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儘早結束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所有大法弟子非人的、殘酷的折磨和迫害,儘早結束我們流離失所的生活,讓我們早日回家!」

相關文章:
安徽淮南大法弟子柏明華一家的遭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