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山東王村勞教所的恐怖暴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31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沒修煉前,我患有心臟病、腎炎、關節炎、胃病,乳部長瘤、子宮瘤、子宮出血,腿痛、腰痛等多種疾病,每年都花去大量的藥費,也解除不了病痛的折磨,同時也給家庭帶來了沉重的經濟負擔,我曾好幾次產生不想活下去的念頭。後來,經人介紹我喜得法輪大法。自從修煉之後,我知道了如何做一個好人的道理,我不斷地用宇宙的特性--真、善、忍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堅持學法煉功,漸漸地各種疾病不翼而飛了。修煉六年來,我沒再打一次針,吃一片藥,生活得非常幸福。

可是,自從1999年7月20日以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利用手中的權力,在全國範圍內對大法及大法學員進行邪惡的迫害和鎮壓。由於修煉後自身受益特別大,我按照憲法賦予公民上訪的權利進京上訪,我要證實大法,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結果被公安、便衣非法押回當地拘留,然後又將我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在這裏,我與被非法關押的大批大法學員一樣,都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親身見證了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所鼓吹的「人權最好時期」。

在勞教所裏,惡警天天強迫我們大法學員坐在小板凳上,身體不准動,腰要挺直,眼要向前看。我們隊有一大法學員是個大學生,有一次隊長叫她領著背「23號令」,她與我們都不服從,就一起背經文。隊長惱羞成怒,把那個大學生拖到一間屋子裏,給她戴上手銬進行折磨。為了將這位同修解救回來,我們就集體絕食抗議。有一次,我們集體背經文,女惡警慌忙叫來幾個男流氓警察把幾位大法學員拖走。他們瘋狂地電她們,把她們的眼睛都電得青腫,有的手心、腳心、腿、胳膊被電得流血,惡警逼迫她們寫檢討、寫保證。經常聽到大法學員被惡警折磨的哭喊聲,大法學員的抗議聲不絕於耳。每次抗議都有人被拖出去遭受酷刑折磨,有的大法學員被電得不能行走。我們總是集體絕食抗議直至同修被放回來。

在這個正邪不分、是非不明的人間地獄,良心何在?天理何在?人權又何在?我們堅信我們無罪。為了信仰的自由,依據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我們就寫《申訴書》。我寫的《申訴書》被氣急敗壞的惡警奪去扔在垃圾箱裏。女管教們為了達到她們卑鄙自私的目的--只要使大法學員放棄信仰,就能發獎金、提幹,每天讓幾個男惡警提著警棍強迫我們看攻擊、誹謗、誣陷師尊及大法的電視、書籍、材料等,連說話也要受到控制,學員的精神和肉體受到了雙重的摧殘。

環境本來就邪惡,惡警們又採取了更邪惡的手段--對大法學員逐個威逼。我是最後一個被叫去迫害的。我深知大法好,但由於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在邪惡的高壓威逼下,我寫了所謂的悔過、揭批和保證書。不久,我認識到自己錯了,我便寫了「所寫三書全部作廢」的嚴正聲明。接著惡警每天都安排幾個叛徒輪流騷擾我。看對我不起作用,便叫隊裏最邪惡的叛徒來迫害我,我便用不吃飯來抗議迫害。

我時常看到堅修的大法弟子披頭散髮地被幾個惡人拖架出上刑的房子。在暗無天日、恐怖陰森的邪惡環境裏,我夜不能寐,常常淚流不止;吃不下飯,每天只能買一包方便麵充飢。頭髮一把一把地往下掉;牙也掉了八、九顆。兩個月後,我的體重減了近一半。惡警們害了怕,對骨瘦如柴的我進行了查體。查體結果表明:血壓高、心跳過速、胃病等。可是有的叛徒卻叫囂著讓邪惡再給我上刑。我便用正念鏟除邪惡,向惡警講清真相,告訴他們做好人的道理。

去年下半年勞教所查體,醫院大夫見我身體到了這種地步,不給我查。惡人們怕我死在勞教所裏,為了推脫責任,不得不批准我回家就醫。就這樣,我離開了這座人間地獄--王村勞教所。

回家後,邪惡勢力又派人在暗中監視我,並且不讓我出門。臘月二十七的早晨,勞教所的大隊長打電話讓我回去,被我拒絕,她又打電話騷擾我已經出嫁的女兒,逼我丈夫到派出所寫保證書。這還不算完,臘月二十九的早晨,村婦女主任領著勞教所大隊長到我家,她們偽善地說是來看看我,其實是想讓我寫「保證書」,被我一概拒絕了,她們灰溜溜地走了……

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同時我也嚴正聲明:不管何人何時何地以我的名義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我要堅定地按照師父給安排的路走下去,完成好自己的歷史使命,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2002年3月28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1/2084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