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淄博王村山東省第三勞教所見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13日】......我們父母移民去了美國,我因為不寫"決裂書"而面臨勞教3年,不能出國讀書。母親千里迢迢從美國飛回濟南來看我,卻因談話中有對洗腦班不滿的言論硬被趕出去。不准與我見面。2001年2月21日,我被帶至山東淄博王村山東省第三勞教所洗腦,在這裏我真切感受到了甚麼是魔窟。

這裏窗明几淨,鋪著地板磚,每室有20張床、一台25寸彩電,每間監房都有閉路監視探頭。所有法輪功學員關在一起。初來時,我心中不由讚歎,這裏可比看守所好多了!在這裏呆三年也不錯啊!稍與被關的大法學員交談才知道在華麗的外表下,這裏是多麼的凶殘、險惡!這裏學員沒有洗澡的概念,一年四季不能洗澡。晚上10點多睡覺,監室永遠不准關燈,監室的門永遠是開著的,對於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剛進來必須寫保證,保證在此不煉功、不傳播。如不寫,電棍、嚴管中各種刑罰一齊上,這裏已轉化的人就像機器人一樣沒有自己的思維,每天學習誹謗法輪功的材料,寫誣蔑法輪功的文章,配合獄警一同對堅貞不屈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洗腦。

泰安山東煤礦工人療養院旅遊接待科科長李西岱因10月份上訪被關進以後,初期不寫保證書,每天5點起床,吃飯後坐在一20釐米高的小鐵板凳上,必須正襟危坐,不許扭頭,兩手放於兩膝上,不許閉眼、說話,不許舉手,不許喊"報告",有8名犯人看著,若一扭頭,那麼就強迫你的頭必須永遠扭著不動,若舉手"報告",那你的手就必須永遠舉在空中,若張口說話,那你的口就必須永遠張著。吃過午飯後,再繼續正坐小鐵凳上,吃過晚飯後繼續在正坐。至十點半後才可躺下。第二天接著開始同樣的迫害。他們就這樣坐了30天,每個人屁股上長了大片的瘡。山東教育學院時教授(被判勞教3年)十月份關進來時,每天進行洗腦,每夜凌晨3點-5點只准其睡2個小時,這樣共折磨18天,最終神智不清寫了保證書。每當新大法學員來時,都被8名邪悟的叛徒包圍,不停地與你"交談"。叛徒們喪失了良知,幫助獄警對大法學員下毒手。一位學員因不願聽叛徒的「理論」,而被叛徒架上老虎凳以示顏色。山東省政府機關幼兒園王宗琴(男),因不屈服,剛進十大隊時,被叛徒段潤來殘酷折磨,段潤來(山東煙台,大學中文系研究生,28歲)強迫其接受邪悟灌輸,十天十夜不許於宗琴閉眼,段潤來指著我面前的一辣椒醬瓶子得意地對我說:"只要於宗琴一打瞌睡,我就將辣椒醬抹在他的嘴唇上,最後我這一瓶辣椒醬都讓於宗琴舔光了。"到第10天,監獄怕出人命,讓於宗琴睡了半天,然後又連續五天五夜不准其睡覺,24小時派人與其談話"幫助"。除此以外,暴徒們還將大法弟子綁在禁閉室的門上、椅子上,一綁就是半個月,非常殘忍。暴徒用電棍將煉功弟子電得昏死過去,只要不寫保證,就接著電。有的電棍長約1米,只要一挨上皮膚,高溫就將皮膚燙下一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