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妻子是個煉功人 丈夫被無理勞教兩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0日】我是遼寧省大法弟子。我於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心俱得到健康。可自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邪惡的江羅集團開始栽贓陷害大法並強行打壓、迫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我為了讓人民政府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就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訪。誰知「信訪辦」變成了「抓人辦」,我合法上訪講真話的結果是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並被罰款兩千多元(其中包括給兩個女警到北京抓我回來時一路享樂的600元錢)

因上告無門,為了讓人民群眾知道大法的真相,我自購了一台油印機,自行印製一些真相資料送給世人以去除謊言對他們的矇蔽。在2000年10月29日晚2點多鐘,十多個惡警非法闖入我家並強行索要機器。因我拒不配合邪惡,他們就對我又打又罵又用電棍電,並在我被他們折磨得不省人事時強行抬我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裏惡警把我綁在床上呈「大」字型,強行打針灌藥。其間鞍山市八處惡警康凱帶人來看我時還逼我交出機器,並揚言不交出機器就別想離開精神病院的門。它們不僅迫害我,還把我的家人跟我關在一起。有時家人吃不到飯,醫院的大夫都不准出去買飯吃。由於藥量的一次次加大,我不想再忍受如此殘酷的迫害,為了向世人講清江政府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便冒著危險從樓上跳下逃出,不幸摔傷。當時我的腰椎粉碎性骨折,整個人堆在一起,左腳脖子又折了,成了一個小矮人。當時那種情況我愛人以為我再也不能站起來了,我告訴他:「我修的是宇宙大法,不會有事的。」果然不到一個月,我就能站起來了,就能自理了。我愛人從中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偉大,也開始讀《轉法輪》了,並在學法二十天後,在自己所住附近的樹上掛了一條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向世人證實了大法。後來惡警為了抓我,把我愛人抓走並非法勞教兩年,這還不算,我家裏有三個孩子,大的十九、小的才九歲,靠一個能拉腳的車來糊口,可宋三派出所卻將這台車給扣押了一個多月,逼得三個孩子到處流浪,若不是朋友看不下去托人情又湊了五千元錢給了他們,不然還不肯把車送回來呢!

2002年2月2日,宋三派出所用假話騙我,說來看看我,跟我談談,結果一到我家就把我綁架去鞍山市第一教養院。當時我的身體很不好,可是宋三派出所的惡警袁洪保、付孟、劉軍以及司法助理孫海堂,他們四人根本不顧我的死活,在車上一直說:「法輪功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還準備把我從車上推下來摔死算我自己跳的,還說要毒死我。到了教養院那裏不收,要求檢查身體,四名惡警知道我的身體檢查一定不合格,就背著我開了一張假病志,將我強行送入第一教養院,他們簡直喪盡天良,根本不把人當人看。在教養院我挨打挨罵受盡折磨,在第七、八天頭上因我的身體狀況危險,教養院怕我死在那裏面就把我放回家。當時我愛人還在教養院關著,由於我的身體不好,教養院便給他長假,准許他回家照顧我,沒幾天宋三惡警袁洪保、劉軍、付孟又來我家騙說找我愛人有點事,並說二十分鐘就回來,可至今沒回來。據知情人說:是他們報復我把他們作假病志的事曝了光。據說我愛人被他們騙走後,被關押在教養院,每天都被上重刑,渾身是傷,既不許見家人,也不許家人看望。

幾天後司法助理又到我家,說來看我,可是看他的臉露出的兇氣,我只好又一次離開了家。我走後,惡警三天兩頭找我的孩子。

現在我呼籲世界上所有正義的政府、組織以及善良的人民救助我的丈夫付永忱,他的生命危在旦夕。他們連一個認為大法好的人都不肯放過,可見它們已經邪惡到甚麼程度了。在中國大陸我們一家的遭遇在千千萬萬被迫害的家庭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例。我們承受著如此邪惡的迫害只是為了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請來了解法輪功真相。同時我還要正告那些還在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的人:懸崖勒馬吧!要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 。如不改正錯誤,等待你們的是你永遠都無法償還的惡報。為你們真正生命的永遠想一想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8/2035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