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廣播公司:中國的黑暗面(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9日】2002年3月16日上午11:30,英國廣播公司(BBC)四台播放了駐北京通訊記者如伯特.文菲爾德.海斯(Rupert Wingfield-Hayes)的一篇報導。同一天,BBC網站以「中國的黑暗面(The dark side of China)」為題刊登了該篇報導的全文。在播出整篇報導之前,BBC的凱特.艾迪(Kate Adey)做了如下評論:

「逮捕、跟蹤、被要求在坦白書上簽字,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在當代中國做採訪。中國在最近這些年裏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旅遊者們往往會吃驚地看到座座現代化城市、閃亮的摩天大樓、交通擁擠的六行道高速公路。對於這個在許多西方媒體中仍然被描述為XX主義一黨統治的最後一個堡壘的國家,這的確出乎許多人的意料之外。但是如伯特.文菲爾德.海斯已經發現,在所有這些變化的背後,中國還保留著許多舊日拙劣的東西。」

以下為該篇報導的譯文:


[圖一]:警察不希望他們的行動被報導


如果你漫步走到我北京公寓附近的星巴克(Starbucks)咖啡店,你總會看到穿著入時的年輕中國人,高興地喝著他們的穆卡咖啡(mochas)和卡普契咖啡(cappuccinos)。馬路對面聳立著熟悉的麥當勞金色拱形標牌。這些都讓人覺得很舒服。


[圖二]:中國是新和舊的混合體


今天,中國是一個自由運轉的市場經濟,高層主管人員在哈佛大學和牛津大學這樣的學府受過教育。甚至共產黨領導人還與布什和布萊爾親切交談,討論自由貿易和反恐鬥爭。住在這裏很容易令人覺得中國真的改變了。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會令你重重跌落回現實,碰得頭破血流。兩個星期前,我剛好經歷了一件這樣的事情。

當我走路上班時,一輛黑色的轎車從一個小巷裏鑽出來,開始在我身後幾米遠的地方緩慢行進。在BBC辦公室的外面有另外一輛。透過其深色車窗玻璃,我只能隱約看見車裏有四名體格粗壯的男人身影,緊緊盯著我。

天安門抗議

到底發生了甚麼?我暗自思量。當早上的時間一點點過去,事情變得明朗化。


[圖三]:在最近的幾個月,西方抗議者在數次活動中被捕

西方媒體報導說,14名外國法輪功成員在北京旅館裏被捕。然後,我接到了一個匿名電話。「在天安門廣場上將會有一個抗議,」打電話的人說完就掛斷了。

我們跳上車子。當我們開離辦公地點時,不是一輛,不是兩輛,而是三輛黑色轎車毫不掩飾地跟在我們後面。

天安門廣場上的警戒狀態是我前所未見的。


[圖四]:被懷疑是法輪功成員的人往往遭到逮捕


那裏有許多穿著制服的警察,以及數百名便衣警察--這個數字毫不誇張。他們都是些看上去很冷酷的年輕男子,所有人都剃著同樣髮式的平頭,帶著移動電話。

當我站在那兒觀看時,見到一小群外國抗議者打開了橫幅並開始高喊,「法輪功好!停止鎮壓!」

從廣場的四角,數百名警察開始奔跑。在幾分鐘之內,一切都結束了,抗議者被扭倒在地並被拖進等待的警車裏。

我開始走回BBC的車子,準備提交我的報導。

警察的審問

但當我走過廣場東側巨大的斯大林主義歷史博物館時,一輛警車在我的旁邊尖叫著停下來。兩名男子和一名女子跳下了車。

「你在幹甚麼?」他們問。
「沒幹甚麼,」我說。
「你必須跟我們走,」他們堅持著。
「為甚麼?」我問,我的怒氣開始上升,「我沒有做甚麼事。」
「不管。你必須跟我們走。」

我被帶到附近的一個警察局並被四腳朝天地抬進一個審問室。
幾名外國記者已經在那裏了。我開始和他們交談。

「不許說話,」一名警察喊道。
「你是甚麼意思?」我說。「你不能命令我們停止說話。」
「我願意命令就能命令,」他喊。「我是警察!」

我告訴他他的行為很愚蠢--這也許不是最明智的做法。
他走過來掐住我的喉嚨,把我猛推在牆上怒目而視。
「你說誰蠢?」他冷笑著,他的臉離我只有幾英寸。
「你做了違法的事。」
「你去天安門廣場有申請嗎?你為甚麼在那裏?誰告訴你去的?」

連珠炮似的問題持續了兩個小時。

恐嚇

他們試圖讓我在一份口供上簽字承認我去天安門廣場是違法了中國法律。我拒絕了。最後,我獲准離開。

BBC辦公室的外面,黑色的轎車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圖五:警察甚至在星巴克咖啡店裏


在隨後的幾天裏,我去哪兒他們都跟著我--去星巴克咖啡店喝咖啡,甚至當我帶兒子去公園的時候。那些短粗的男人從來沒有遠離我。他們並不試圖隱藏,反而是大搖大擺。這是為了恐嚇我,讓我無法進行新聞記者的工作。

這只是小小的煩惱,幾天後,他們走了--至少現在是沒有了。但這個事件說明了中國制度的本質。

秘密文件

敢於批評或挑戰政府的中國人每天都在面對這樣的威脅。

一位著名的持不同政見者已經被一隊警察監視了十年。無論她去那裏,她做甚麼,他們都在暗地裏監視著她。

但這不僅限於持不同政見者。控制系統比這更加深入。中國政府對每一位中國公民都有一個個人檔案。你從來不會看到它,你不知道它裏面寫了些甚麼--但它可以操縱你的命運。一個對你不利的黑色記錄,例如一個壞的學校成績單,和你上司的爭執,去見一次精神病醫生,都會記錄在檔案中,跟隨你一生。

我認識的一個人有一次看了一眼她的檔案。

在檔案裏有一張粉紅色的紙,她認出是來自她的小學。她八歲時做的事20多年之後還跟著她。

在這個狀況得到改變之前,時髦的咖啡館和北京的摩天大樓將繼續是這個依賴於高壓和恐嚇來維持統治的警察國家的偽裝外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