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監控:記者無國界組織說(在中國)報導法輪功的外國記者仍然受到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7日】

消息來源:記者無國界組織新聞發布稿
巴黎,英文稿,2001年12月4日發布

國際媒體監督機構-記者無國界組織(下稱RSF)曾要求中國政府停止脅迫那些試圖(在中國)報導被禁法輪功精神運動的外國記者。由於中國已許下諾言,在2008年北京主辦奧林匹克運動會期間,外國記者可以自由採訪,因此,RSF的秘書長羅伯特﹒邁那得說,官方應該停止逮捕外國記者。RSF說,在下屆聯合國人權會議召開之前,它將向(聯合國)「言論自由特別報告員」呼籲:譴責中國官方對外國記者的態度。下面是RSF於12月4日寫的英文新聞發布稿,亦即本文的副標題:

2001年11月20日,德國報紙(Leipziger Volkszeitung)記者兼一家日報(Tageszeitung)的投稿人朱塔﹒列持,美國CNN電視台攝影記者範文春(音譯),德國電視ARD台的駐京記者斯蒂凡﹒聶曼及其助手,在天安門廣場報導35位西方法輪功成員的請願時,均遭到拘留和審問。攝影師的設備被搶走。官方指責這三位記者未經許可報導這次事件。2小時後,他們被釋放,但他們的設備,尤其是膠卷、記者證及居住證均未退還。朱塔﹒列持當天下午還被請到外交部去,她被告知只要記者們不對今天目擊的事件予以報導,政府就可以不追究責任。在德國報界發表了文章後,中國當局把這位ARD的記者定性為「麻煩製造者」,並威脅要沒收他的記者證兩個月,令他無法工作。官方也沒收CNN記者範文春的記者證二個月。他們可能對斯蒂凡﹒聶曼也採取了同樣的措施。

RSF抗議此次訊問和威脅,並抗議中國當局為阻止外國記者報導法輪功活動而採取的手段。


在過去的二年裏,中國當局一直騷擾查訪這個被政府定為非法的團體的外國記者。1999年7月22日,北京當局在指控法輪功為「迷信」和「XX」之後就禁止了這個精神運動。依據法輪功方面的消息,在官方發起的28個月的鎮壓中,至少有250人被迫害致死,50萬人遭到不同時間的逮捕和拘留。自1999年初,駐華外國新聞記者就已經對法輪功現象很感興趣。法輪功是基於道家、佛家及中國傳統靜坐和氣功的一種運動。自從1999年4月25日請願以來,法輪功就引起了媒體的全面注意。那次請願有幾千法輪功學員聚集在北京中央政府所在地周圍。


由於鏟除法輪功的運動是由官方發起的,所以外國記者對這個問題的報導一直受到有系統的干擾。外國攝影記者和攝相師被禁止在天安門廣場及其附近地域工作,因為在過去的2年多裏,已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在那裏請願。根據RSF估計,至少有50個國際媒體的(駐京)代表被審問過。他們中有些人還遭到中國警察的毆打。試圖報導這個被禁運動的記者們一直受到安全機構的騷擾。結果是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因接受外國記者的採訪而被投入監獄。

警察總是巡邏在天安門廣場周圍,隨時準備盤問那些想抓拍法輪功學員和平請願鏡頭的攝相師和攝影記者。

RSF從外國新聞記者那裏收集來的證詞是令中國官方無法抵賴的:

恐嚇和跟蹤

1999年10月28日,法輪功設法為一些外國記者安排了一次秘密新聞發布會。有十幾名新聞記者出席,其中有外國新聞機構的代表。法輪功發言人用充份的時間講述了該運動的性質,並譴責了中國(江澤民)政府對他們的鎮壓。第二天,世界媒體報導了這次新聞發布會,這使中國安全機構丟了臉,因而尋求報復。中國警察拘留了5位外國新聞記者並沒收了他們的記者證。在長時間的審訊夾雜著威脅之中,這些記者被指控為做「違法報導」 。

他們被強迫在一封信上簽字,承認他們做了違法的事情。在此後的幾個月裏,對法輪功感興趣的絕大多數記者都被跟蹤、問話,並經常受到威脅。一個美國日報的記者回憶道:「我經常被跟蹤。有時遠,有時近,這些警察極其好鬥。我甚至無法工作或訪友,因為我怕給他們惹麻煩。與我接觸的人經常會被監視,所以我不可能與法輪功成員見面,因為我怕他們被捕。」另一個駐北京記者譴責道,這些活動還迫使他「從後門離家,藏在出租車裏,在與人約會前,要不厭其煩地再三查看是否有人跟蹤我們。」

傳遞消息,尤其是給駐京的外國記者傳遞消息,也導致了幾名學員的被捕。張學玲,曾在華爾街時報記者伊恩﹒約翰遜的系列文章裏被引述過,她於2001年4月24日被警察逮捕。幾週後,她被判了三年勞教。這家美國日報的記者曾在一篇文章裏報導說,這位年輕婦女指控山東省的警察(中國東部)打死了她的母親--一名法輪功成員。這篇文章獲得了普利策獎。伊恩﹒約翰遜沒有確認張學玲的被捕是否與他的文章有關,但他確信,他的關於法輪功的系列文章獲得普利策獎之後,「中國警察很可能會讓我在北京的生活難以為繼。」他現在在柏林當記者。


谷林娜也是法輪功成員,由於向外國記者傳遞消息說有幾百名成員被強行關押在精神病院,被判四年監禁。這位前河北省電視台節目主持人也參與組織了那次為外國記者舉行的新聞發布會。


訊問和暴力


在過去的二年裏,有幾十名記者,包括攝相師和新聞機構的攝影記者,在北京試圖報導有關法輪功的活動時,受到警察的盤問。大約20名法新社記者被警察拘留過。法新社、路透社、美聯社和CNN都曾或多或少地被粗暴地從廣場逐出或被迫進入已轉變成移動警察局的警車。外國媒體在天安門廣場及其附近成了「不受歡迎的人」。

一位駐京外國新聞機構的攝影師是本土中國人,他被有意從天安門廣場趕了出去。2000年,一位法國記者在天安門廣場受到審問,記者證亦被沒收長達10多天。

一家新聞機構的攝影師說:「在首批抗議發生時,我們就決定長期守候那個地點。我們輪流守候。只要一組法輪功學員一開始抗議,警察便開始四處尋找帶有照相機或攝影機的人。你必須反應迅速,才能避開他們的盤問。當他們抓到你時,第一件事就是打開你的設備,然後拿走你的記者證。如果你『走運』的話,這會持續幾個小時,或幾週。無論如何,他們都會阻止你工作」。2001年6月,為給北京競爭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打氣助威而舉行「三大男高音」演唱會時,法新社攝相師斯蒂芬﹒沙瓦因拍攝警察對一個人的逮捕行動,受到警察的盤問並挨了打。像通常一樣,他被指控為「非法工作」。

同樣,2000年,西班牙電台新聞記者(Radio Catalunya)特麗莎﹒伯嘎達,在北京拍下法輪功成員遭逮捕的照片後,也被中國警察拘留和毆打。西班牙大使館不得不出面干預並營救這位記者。

那些設法拍攝中國鎮壓法輪功的圖象的外國電視組還面臨著另外一個問題。官方電視台-中央電視台(CCTV)是唯一可以通過衛星向國外輸送圖象的頻道,在官方指示下,它已阻斷了所有涉及法輪功的圖象的播送。

對法輪功的鎮壓

自1999年起,法輪功運用了現代化的通訊技術傳播消息。會議和抗議活動通常是通過移動電話和電子郵件來安排。法輪功在國外已建立了互聯網站和電台。官方對此反應極度瘋狂,試圖採取懲罰手段打擊那些向國外傳送消息的人,阻止學員們與國外團體的聯繫。大約二年來,法輪功的網站已經在中國被禁止,訪問這些網站的人可能會被判徒刑。

安全機關對法輪功學員的虐待已導致至少二名傳播和複製網上法輪功資料的學員死亡。2001年6月27日,李長軍在警察的看守所裏被折磨致死。他於5月16日因下載和打印網上法輪功資料而被捕。據在香港的人權與民運信息中心透露,李長軍,33歲,曾在湖北省武漢地稅局工作(中國的中部),因堅持不脫離法輪功,曾多次被捕。

李長軍的媽媽說,她的兒子全身都是疤痕和慘不忍睹的瘀傷,雙臉青紫,脖子紫黑,骨瘦如柴。2001年8月1日,陳秋蘭,47歲,法輪功成員,在大慶拘留所死於心臟病突發(黑龍江省,中國的東北部)她於2001年7月因傳播網上法輪功信息而被捕。另外,常教授因向海外法輪功電台發送消息而被判三年牢獄。他被定罪為「泄漏國家機密」。他實際上只是報導了中國對這一運動的鎮壓。

結束語

所有這些對新聞自由的踐踏是不容接受的。中國決意阻止外國新聞媒體報導法輪功及報導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清楚地表明它拒絕接受獨立的新聞採訪。中國共產黨剝奪了外國媒體報導的權利--不允許他們報導不同意見、腐敗、河南愛滋病、自然災害、西藏和維吾爾分離主義,尤其是法輪功。

RSF已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威脅那些試圖向國際社會報告有關法輪功在中國的境況的記者。RSF秘書長羅伯特﹒邁那得表明:「中國自己向國際社會稱,他們讓記者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自由工作。官方應預先實踐這一大方的許諾,停止對外國新聞記者的騷擾」。在下屆聯合國人權會議之前,記者無國界(RSF)將呼籲(聯合國)新聞自由特別報告員譴責中國當局對外國記者的態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