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朝陽「董立殺人案」內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3日】2002年2月6日遼寧朝陽電視台報導本市大平房鎮所謂「董立殺人案」。2月7日中央電視台和遼寧電視台不經任何核查便在黃金時段迫不及待地播出這條「新聞」,再次栽贓給法輪功。最近朝陽大法弟子找到董立案件的幾位知情者進行調查,詳細了解了董立其人及案件內幕。

一、董立其人及案情經過

董立,男,現年37歲,遼寧朝陽市朝陽縣大平房鎮人,性格內向,心眼小。其家族父輩中(共有10位長輩)有4位姑姑患精神病死亡(有家族精神病史)。其人99年7.20以前曾接觸過法輪功,但7.20後因害怕被抓而放棄了修煉。

2001年10月董經人介紹去吉林省松原市打工,年底因打工的工地設備丟失,董與其他工友被老闆扣了工資,董只帶回八百元錢,董因此事坐臥不安。知情者說董回家後整日精神恍惚,行為大為異常,2月3日出現精神病狀態,晚10時許,董用鎬頭將妻子打死,將女兒董宇丹打傷。約晚11時許,董開始清醒,自己到大平房派出所自首。

董自首後,據公安及政法委內部可靠人士透露:董一度又精神發病,滿口胡言亂語,稱面對的公安、記者、政法委人員「都是豬」。公安根據董接觸過法輪功,在董精神清醒時對其進行威脅和誘導,讓其配合記者栽贓法輪功。為防止陰謀敗露,公安始終禁止董的家屬與其見面或聯繫。此後,縣政法委、公安像採訪「天安門自焚」中的劉思影前準備的那樣,先把董宇丹的病房放滿鮮花,再給她病床放個白色玩具熊,再讓記者採訪。這樣董的妻女被害現場錄像,加上董的「承認」錄像,和董宇丹病房錄像合在一起,一條栽贓「新聞」完成。

二、董立女兒現狀及面臨的危險

董的女兒董宇丹,15歲,被父打傷後,與已被致死的母親都躺在炕上,房門由大隊治保人員站崗(其中有個姓田的)拒絕讓親屬看。治保說法醫已檢查兩次,確認母女已亡。但大約案發8小時後,即早晨6時許,董宇丹自己從屋裏出來問站崗的治保員「我爸呢?」治保說:「去後院你大爺家了。」董宇丹便去了後院大爺家。後被送大平房醫院治療,又轉朝陽縣醫院作CT並治療。由其3位姑姑及表哥護理,(女孩的二舅孟兆輝係該院的大夫),到2月9日其傷已痊癒。此前主治大夫、院長多次對護理的家屬說:「傷沒啥事了!可以出院了。」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董宇丹的親屬感到恐懼。

2月9日晚間,董宇丹和護理她的表哥正在病房,突然來了一個五十多歲的陌生婦女,說要護理董宇丹。董宇丹的表哥很疑惑,馬上給媽媽打電話,其母很快趕到。問陌生婦女:「你多大歲數了?」「57歲。」再問其姓名、住址、工作單位則一概不說。只說領導派來的,在珠江廣場一帶住。其母問:「哪個領導派的?」陌生婦女不說了。家屬多次說:「醫院說孩子傷已痊癒,可以出院了,不用你護理了。」但陌生婦女就是不走。後來其母把兩個姐妹叫來一起讓陌生婦女走,陌生婦女仍不肯走。然後強拉她走,陌生婦女惱羞成怒說:「再讓走,就報告政法委,就報警!」無奈家屬只好讓董宇丹的兩個表哥護理她。並囑咐晚間多小心,不能讓董宇丹像「天安門自焚事件」中的劉思影一樣在病房被滅口。(董宇丹的親戚中有大法弟子,並都知道『自焚』真相)這一夜姐弟三人誰都沒敢睡。

直到第二天早晨,(即2月10日)便衣來了,陌生婦女才悻悻離開,並在她呆的地方發現一枚一號粗縫衣鋼針。這天早晨(2月10日)院方及主治醫生一返常態說:「縣裏有指示,不讓孩子出院,說沒好。」經過這恐怖的一夜,家屬再也不敢讓孩子呆在醫院了,唯恐孩子像劉思影一樣被害死在醫院裏,堅決要將孩子接回。最後政法委同意董宇丹由在該院工作的二舅孟兆輝(不修煉)接回家。當天,當董宇丹的其他親屬趕到時,孩子已和二舅母兩人坐出租回舅家去了。截止本稿整理完為止,董宇丹的其他親人始終再未能與她見面,也聯繫不上,大家真為她的安全擔憂!

作為背景材料,我們在這裏告訴大家:法輪大法明確規定不傳兩種人──一是危重病人,因為這種人治病心切,很難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往往拖很久也無法成為真正的修煉人;二是精神病人,因為法輪功修煉的是主意識,要求修煉者明明白白地吃苦、明明白白地按照法理修煉,而精神病人根本無法穩定地控制自己的主意識。同時,《轉法輪》第229頁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得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

從中央電視台、遼寧電視台迫不及待地轉播朝陽電視台這條「栽贓新聞」可以看出:邪惡現在想抓住一棵救命稻草多麼不容易,它們真的感覺到了末日的來臨,要不怎麼這麼迫不及待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