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抹越黑的京城殺人鬧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1日】鬧劇還在上演,傅怡彬的演技不高明,導演妄想誣陷法輪功,誰知偏偏露出太多馬腳。就連沒讀過幾年小學的普通農民都質疑:那小子也不像殺過人,再對殺人不在乎吧,也不能那樣展展洋洋的。是啊,三條人命、三位親人血濺滿室,就是發狂的精神病患者也應該驚醒了。而這個傅怡彬的表情,對現實的慘景的無動於衷,言詞朗朗、不假思索、目標明確。在這樣非正常人所能為的事件中,他表現得太正常了。一點心理負擔或壓力都沒有。這正常嗎?古今中外殺人案千萬例,肇事者的精神狀態達到如此,像一個根本沒殺過人這樣「正常」的程度者,恐怕舉世無雙,也只有在邪惡勢力迫害法輪功的時代才能看到的千古一絕了。

那個道貌岸然的張「教授」誣蔑法輪功用「催眠作用」指使其修煉者殺人。看得出這個張教授對「催眠術」頗精通,或研究細緻入微了,也想借此機會給他的電視觀眾催催眠。只可惜「催眠」之類乃小能小術,翻遍了法輪功的書籍也找不到它的存在。根本就不是法輪功所含有的東西。那麼為甚麼往法輪功身上安呢?就是要為「經濟上截斷、精神上摧毀、肉體上消滅」找個藉口罷了。這也正是那些以謊言為生的文人們長期「研究」的成果。他們一向以指鹿為馬、顛倒黑白而著稱。「法輪功不是講放下情嗎?那就是無情無義!」荒唐至極的謊言卻有人信,就是被強行洗腦的結果。其實,法輪功講的放下情,根本就不是無情無義了,而是被更美好的東西──慈悲代替了。《轉法輪》中說,「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如果說,傅怡彬是被催眠而殺人,殺完人一個多月了,他不早清醒了嗎?應該痛悔不已才對,怎麼還能若無其事地坐那兒夸夸其談呢?所謂的學術權威竟敢為圖名利以身試法,不僅越抹越黑,而且也給自己選擇了更加黑暗的未來。

《轉法輪》P229中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得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因為殺生後出現的問題太大了,我們得跟大家詳細地說一說。殺生,在原始佛教中主要是指殺人,這是最嚴重的。到了後來,把大的生命、大的牲畜或者是稍微大一點的生命,都看得很重。」法輪功修煉者連個小雞、小鴨都不去殺,連蒼蠅、蚊子都不願意打,怎麼會去殺人呢?被迫害兩年多來,他們被抓、被打、送入精神病院,甚至被折磨致死,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怎麼能無故殺人呢?還是自己的親人!太荒唐了,簡直荒唐得不值一駁。

還講甚麼「超度升天」、甚麼「極樂世界」,這根本都是佛教的東西,法輪功哪講這個?法輪功講的是通過修煉得道圓滿,回歸到自己先天的世界中去,或者是去法輪世界。是講度有緣人得法,誰修這個法誰能得度,能脫離人的輪迴生死。哪裏說過把人殺了度人的?也沒有講甚麼超度啊?就是佛教中講超度,也沒有說殺了人能把他超度上去的?這簡直是對佛法、佛家一無所知。還胡說甚麼死者的元神變成太陽、地球和月亮進入其小腹,更是不知所云、荒唐至極的胡言亂語。法輪功講的救度世人,不就是讓人們知道法輪功的真相嗎?這兩年來所做的也不過就是這麼兩件事:一個是為大法仗義執言,一個是向民眾講清真相。這和殺人風馬牛不相及嘛!

歷次的栽贓手法從「1400例」到「天安門焚人」,再到這次命案,無非是角色表演、電視廣播、「專家」論證、再上幾個「托兒」,最終被揭露得體無完膚,已成慣例。一方是講「真善忍」修心性的舉世公認的好人,一方是以謊言和暴力著稱的一言堂。該聽誰的好像都不用去想。金子就是金子,你把它扔到墨池裏,再拿火煉一煉,你發現它還是金子,照樣發光。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流氓鬧劇的出現可嘆可悲。可嘆者,流氓集團利用的喉舌利用民眾對其媒體的信賴而愚弄其民眾為得計;可悲者,藉「學術權威」之名,欺十數億同胞無知而謂其可愚。法輪大法的存在,已經是全世界的大事,中國民眾正在覺醒,再也不會因被愚弄而去輕信謊言了,正義與良知已逐步戰勝了自私與盲從,越來越多的人不願意再為邪惡所利用。美好的未來不遠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