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大法面邪惡 花季少女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2日】98年5月我才有幸得法,常常有種相識恨晚的感覺。在大法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壞時,我悟到我們應該站出來維護大法而不是躲起來明哲保身。在99年12月因上訪,我們全家被關進了拘留所裏。一開始抓進去時心裏有些怕,但是後來慢慢就不怕了。七、八個警察審我一人,我始終不給予配合。他們罵師父罵大法時,我理直氣壯的與他們辯解爭論起來,聲音震動了整個公安局的樓層。最後做筆錄時,他們問我:你以後還煉不煉了?我將自己平日寫的四句話說給了他們:「生命不息,修煉不止,此生不修,更待何時?」在拘留所,管教們都說我爸爸媽媽讓我也跟著煉功結果才16歲就關這裏來了。我對他們說:爸爸媽媽教我煉功沒有錯,我修大法也沒有錯,是你們不敢要我說真相才把我關在這裏的,錯的是你們。3天後在我沒有寫任何保證之類的情況下,我被釋放了。

更讓我想不到的是,因為從前被他們管著我沒上成高中,剛剛初中畢業,放我時,他們主動給我聯繫了學校,並親自開車送我上學,而且還拿出了1000元助學金給我。我心裏明白,這是偉大的師父安排的這一切。高中期間,我向身邊的每一個人講真相洪法,轉變了不少人對法輪功的誤解。有一次,學校打算要開一個報告會「批判」大法。一位同學提前告訴了我,讓我做好心理準備。他告訴我,學校正準備讓我做一場報告,大家都對我說:「你違心地寫一個吧,然後在心裏告訴你師父,你是被逼的。再說了,你才17歲,你師父也會念著你年紀小,就不會怪罪於你了。」我反覆的想了很久,我明白,一旦我不做這個「報告」,也許會被開除,引來很多麻煩,但是我也清楚大法弟子應該洪揚大法,而不是違心地破壞大法,最後我暗下決心:「如果開會那天是『揭批』大法,我就應該站出來維護大法講清真相,不能讓任何邪惡逞兇作惡。」結果到了開會的那一天,由於學校臨時有變,報告會也就取消了。

在學校,從校長到老師都談論我的事情,甚至給我造謠說,我冬天裏光著腳在雪地裏站著。我知道後,就決定去找校長說明情況,結果總也找不到他,後來我和每個任課老師都講這件事告訴他們這是造謠生事,老師們也漸漸的明白過來了。

在學校我從不放鬆自己,因為大家都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都時刻的注視著我的行為和表現。我也給大家留下了極好的印象。因為散發真相材料,2001年7月11我和媽媽被捕,爸爸離家出走。那時已經高考結束了,同學們都放假回家了。但一聽說我入獄的消息,同學們先後三次到公安局要人,政府不予理睬,他們又幾次往公安局打電話,要求放人。在獄中我不做任何配合邪惡的事,用他們的話來說,我是最難『轉化』的一個,軟硬不吃。7月中旬,看守所組織我們5名被關的大法弟子看焦點訪談,並揚言要每人交一份『揭批材料』就可以出去。其他三位同修都仔細的看著電視,只有我和媽媽連瞅都不瞅。回去後和我在一起的兩個學員問我怎麼不看啊,要是讓寫『揭批材料』怎麼辦?我對她們說:「明知道是假的,為甚麼要去看呢?看電視媒體造出來的假象的同時是不是我們也在主動接受呢?至於寫『揭批材料』,我要是想寫就不會被關到這裏來了。」她們聽後感慨很深,也悟到了自己不該聽從邪惡的指揮,隨它們擺布。後來她們在被提審時聲明曾經寫過的一切「保證、悔過」之類的全部作廢。

在看守所裏經常有政府、檢察院的人來看我,他們都想看看我到底是甚麼樣的人物,如此堅定信仰;公安局也百思不得其解,怎麼連個18歲的女孩還都擺弄不了呢?後來半個月之後,我和媽媽被無罪釋放。

9月18日,我如期的來到所在院校上學,父母也逃離虎口,遠離家鄉,但我們的正念始終沒有動搖,並且利用一切時機向世人講清真相。我經常向身邊的人講大法的真相,更以自己的行動做給同學們看,大家都承認我是一個好人。11月份學校要搞一個「批判」大法的徵文活動,告訴必須每人交一份。經過仔細衡量之後我對同學說:「我已經將真相告訴了你們,你們也明白電視在造假,那麼你們還能寫的出來嗎?」並且心中做好打算,如果學校強迫我的話,我就以一名大法弟子的親身經歷寫一份正面材料交上去。也許這將面臨被開除,或被遣送回去,但是一個真修者為了正法是可以捨掉一切的。有多少同修為了正法失去生命,而我這麼點付出算的了甚麼呢?結果在我的帶動下,全班沒有一個同學寫的。學校也沒有追查此事。

12月20日學院的領導和老師們暗中找同學調查我,問我有沒有甚麼言論,有沒有看甚麼書籍,有沒有不軌的行為。同學一致聲稱「沒有」,還對學校說:「總調查她做甚麼?人家還想好好安心學習呢。」事後,我問同學怎麼會敢出來保護我呢?不怕牽連嗎?他們卻說:究竟誰善誰惡我們還看不出來嗎?難道眼看著他們來迫害你嗎?我聽後笑了,因為我看到了他們已不再被邪惡的「一言堂」所迷惑,掩蓋本性的那層面紗已經被揭了下來。我更因為他們找到了自己、找到了未來而高興。

如今,我更加明白了學法、講真相、發正念的重要性,每天除了努力學習以自己的行為向同學證實法之外,也利用課餘時間、睡眠時間學法、發正念,雖然每天忙的不可開交,時間很緊,但我牢牢的記住師父的話「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在正法這條路上和別人相比,我做的還遠遠不夠,應該更加努力的做好一切,更加成熟自己,成為大法中當之無愧的正法弟子!

**************************************

下面是我寫給公安幹警的勸善信:

請喚回你們的良知吧,停止迫害

我一度熟悉的公安幹警們:

此時此刻,你們或許陪著妻兒談天說地,歡聚一堂。或許一家人端坐在電視機前悠閒地喝著茶水看著節目。但你們可曾想過那個一度被你們迫害得出走的家庭,親人難以團聚,失去了工作,沒有了生活來源,艱難的生活在一個偏僻的角落。然而你們呢?絲毫不肯放過,仍然四處追查,親屬所有的電話都被監控,甚至你們還要上網通緝。我真的想問:我們何罪之有?你們的良知何在啊。人活在謊言和欺騙中,被假象所迷,從而使原本善良的本性漸漸的喪失,甚至走向邪惡。大法弟子為求真理,為了救度世人,為了喚醒人先天的本性,揭露邪惡講清真相。而你們呢?為了私利,為了自己的烏紗帽,寧願出賣良心,冒天下之大不韙,與無私無我、大義凜然的大法弟子相比是何等的渺小啊。

我無意去指責誰,我也沒有因為全家被你們迫害而怨恨嫉恨你們,因為我深深的知道,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大法弟子無怨無恨,相反,我同情你們可憐你們,無知和愚昧將會把你們推向歷史淘汰的邊緣。人啊,醒醒吧,我們之所以忍受著今天的痛苦是為了救度眾生,哪怕用生命換回眾生美好的未來我們也在所不辭啊。

一直以來,我真的想和那些迫害於我全家的公安幹警們傾訴一個修煉者的心聲和辛酸。

99年12月,我們全家為了讓政府了解真相,在一個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條幅上簽字,因此觸怒了你們,連夜抄家,非法逮捕。誘騙、欺詐、凶殘,並沒有使我一個16歲的中學生嚇倒時,你們異常生氣,喊道:「你不想回家了嗎?」我當時含著眼淚發自肺腑地說:「想。」其實只有同修才能明白我話中的含義,大法弟子,有哪個不想早日回到那個久違的家啊,正因為我要回到離別已久的屬於我的地方,所以才對大法的正信堅不可摧、不可動搖。世間的名利對於我們來講算得了甚麼?牛毛不如。最後無奈,你們只好將我釋放並恐嚇我下次別再落到你們的手上。

2000年一年之間,我家成了你們的重點,說去就去,卻聲稱是所謂的「關心」,我在想,這就是人民的警察嗎?去年7月11日,我高考剛結束,你們又氣勢洶洶的包圍了我的家,沒有出示任何證明,非法抄家,並將我強行帶走。媽媽也被你們在單位抓起來了。爸爸離家出走,音信全無,一個昨日還是歡聲笑語的家庭就這樣被你們害的家破人失散。在監獄裏,我不能和媽媽見面,你們原本打算從孩子下手,查出我爸爸的下落以及真相材料的來源。幾次提審中我都不予配合,沒有說出一個字,你們暴露出兇狠的一面,將我銬在了冰冷的暖氣上,扔下我就走了。在監獄的日子裏,我一連幾天發高燒,嘔吐,吃不下飯,而你們非但沒有起任何憐憫之心,反而趁我燒的正嚴重時,從我這打缺口。萬沒想到,我再次令你們失望,你們咬牙切齒地說:「怎麼不再燒得嚴重些,再關你20年!」 我以一個大法弟子的身份正言道:「關吧,20年後我才38歲,出來之後,我還要修大法!」於是,我背起了師父的《無存》: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你們氣急敗壞的最後將我的高考分撤消了70多分,失去了原本上好院校的機會。今天我如期的毅然踏進了大學的校門,學校也曾給我施加壓力,想讓我放棄修煉,但是,我一個修煉者,看到了宇宙的真理,對大法永遠不會放棄,做個好人何過之有?兩次三番你們來到學校妄圖從我這裏得到我父母的下落,但是你們想不到的是,16歲時我就寧願以身正法,如今三年後的我走得會更成熟,以我堅定的正念走好在大法中的每一步。

我真心勸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們:收回你們的謊言和害人伎倆吧,懸崖勒馬,清醒自己的頭腦看清真相,為了自己的未來,為了生命的永遠,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大法弟子是好人,是高尚的人,是為了真理能付出一切的人,我們發自內心的要對世人說:停止迫害,善待法輪大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9/2001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