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再苦我們也要堅持到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3日】我的孩子是個大法小弟子,雖然年齡不大,可修煉已有八個年頭了。7.20以前,他學法認真,每天除和大家一起學法外,還常聽媽媽讀《轉法輪》,週日和小弟子們一起學法,在大型法會上和小弟子們一起展示功法,發言談體會;煉功也很刻苦,還常跟著爸爸媽媽去弘法。

孩子的悟性很高。修煉8年來身體一直很健康,而得法前他卻是小病不斷,身體虛弱,幾乎每次流行感冒都躲不過去,年年打針、吃藥。孩子的修煉狀態很好,經常是樂呵呵的,很招人喜歡,功友們喜歡,常人也喜歡,在心性過關上也能嚴格要求自己。他小學畢業時,學校有上重點中學的名額,班主任也推薦了他。後來考試時沒讓他去。他一時想不通,哭了,讓我去找學校爭取,並說:「我一定能考上。」回家後我和他一起學習《轉法輪》,讀到老師在「妒嫉心」中講的「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時,他停了下來,思索了一會,說:「媽媽,不要去找了,是我錯了。」

7.20前後,儘管邪惡鋪天蓋地,瘋狂鎮壓,家裏被抄、父母被抓、被關,警察一次次的騷擾,他對大法卻更加堅定,對邪惡的瘋狂嗤之以鼻。

記得北京電視台播出誣蔑大法的節目後,他和父母一起來到電視台,用自己的親身體會和身心變化向工作人員講真相,他的認真勁兒逗得工作人員也笑了,連連點頭。

4.25後,煉功點受到干擾,他和大家一起堅持煉功,弘揚大法。7.20時,孩子的父親被非法關押,我出差在外,孩子住在祖母家。他看到警察到祖母家收書,機靈的孩子意識到要保護好大法的書籍。7月22日晚上我剛到家,他趕緊給我打電話,我連夜收拾好書籍及材料並轉移。第二天,警察就來抄家,將我家翻了個遍也沒找到。我們就這樣很好地保護了寶書。

2000年春節期間,孩子的父親與功友交流被惡警拘捕關押,當時我很難過,孩子對我說:「爸爸沒錯,他不會有事的,很快就能回來。」十八天後孩子的父親被無罪釋放。同年又因去天安門正法被抓,孩子清醒地說:「爸爸心正,不會有事的。」20天後孩子的爸爸受到非人折磨後又回到了我們身邊,溶入正法之中。

兩年來,警察經常到家中騷擾,多次強行無理地帶走孩子的爸爸,孩子理直氣壯地阻攔警察作惡。一次三個惡警來到家中,剛放學回來的孩子看到惡警又要帶走爸爸,攔在爸爸面前質問惡警:「你們為甚麼又要帶走我爸?煉功做好人有甚麼錯?」惡警說:「他不煉了我們就不管了。」「你們在做壞事。」惡警一見一把將他拉倒一邊,口裏不乾不淨地說:「小X孩,你懂甚麼?」孩子一點也不示弱:「我上中學了,我懂法律,警察不能隨便抓人!」惡警氣急敗壞地舉起拳頭威脅他,孩子毫不畏懼。惡警見狀只好轉身走開。

孩子的心非常純正,常常替爸爸給被監視的功友送經文和材料,跟我去發真相材料、貼真相標語。一次發材料時,他發一個單元我發一個單元,我眼看著一個值班人員朝他那個單元走過去了,一會兒,他大大方方地走出來了。我告訴他剛才直替他著急,他說:「怕甚麼,我又沒做壞事。」

2001春節「自焚」錄像播出的當晚,我心裏直嘀咕,知道是邪惡的破壞,但不知到底是甚麼形式的破壞,兒子連看都沒看,一邊寫作業一邊說:「肯定是他們造的假,別信他們的。」開學了,邪惡搞「拒絕X教、崇尚科學」簽字,孩子與我談到這事。我有點模糊,認為只要不提大法,是不是可以簽。兒子說:「媽媽,你的認識不對,這就是衝咱大法來的,這字不能簽。不能蒙混過關。」我明白了,也更加堅定了。

到了期末考試的時候,考完化學後對我說:「媽,他們真是太邪惡了,連化學題中都有誣蔑師父的題。」我問他怎麼處理的,他說:「我沒答,6分不要了。」我又問他政治題中有誣蔑大法的題怎麼辦,他說:「不答,考不上重點我也不答。」

2000年秋,我們給孩子買了一台電腦,後來爸爸要把電腦搬出去做大法的工作,跟他商量,他說:「行啊,只要是大法的事我都願意。」這台電腦至今仍在發揮著重要作用。由於迫害的升級,我們為抵制邪惡的迫害離家出走了,分手前,我們叮囑他要堅強,他說:「放心吧,法在我的心裏紮下了根!」

離開了父母,他承受著精神和生活上的雙重壓力。惡警幾次找他追查我們的下落,還到他的學校散布謠言。受到迷惑的校長找他談話,說你的父母不好,不管你了。他說:「不是這樣的,我的父母非常的好。」他智慧地向校長講真相,向同學們講真相,向親友們講真相,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前幾天,我見到了他,孩子非常理智地談了自己的一些認識,他說:「我在校報上看到了36名西人學員走上了天安門,我非常高興。我認識到天象已發生變化,正法到了新階段,全世界人民都起來反對迫害了。江澤民抓西方學員是侵犯了世界人民的人權,是在與世界人民為敵,他的迫害不會持續多久了。」他還對我說:「媽媽,我做夢夢見自己的前世是抗日英雄,我覺得我們生生世世不知轉生多少世了,就是為了得這個法,現在我們再苦也要堅持下去,這兩年多相對於生生世世的歷史長河來說是多麼短暫的一瞬間啊!這時要堅持不住那多可惜呀!媽媽,再苦我們也要堅持到底!」分手時我叮囑他一定要做好,他說:「知道,媽媽,我是大法弟子啊!」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31/18292.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