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謊言矇騙的國家機器裏的世人開始清醒了

——給大陸看守所、派出所等打電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7日】前兩天,我給某市看守所打電話。對方靜靜的聽我講了40多分鐘真相。他聽明白了我完全是為了他好。最後,他說謝謝,有時間咱們再聊。我讓他在他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善待法輪功,並把真相告訴他的同行和親朋好友。他說知道了。我希望他允許學員煉功、學法。找機會就放他們回去。回答也是「知道了」。並說,以後有時間回來看看。我告訴他,快了,等絕大部份人都知道了法輪功真相,我就回去。

今天凌晨給同一省的不同城市的一些派出所打電話時,對方的話和態度令我吃驚。給他們講「自焚」等真相時,對方說「知道了」,或者是「我甚麼都知道」。

有的主動問「你有甚麼事,你想說甚麼?」我說:「以前你們做了甚麼,我們都知道。但不要緊。現在你知道真相了。那你聽我一句話,從現在起,在你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善待法輪功。好嗎?」「行。」

聽得出來,對方低沉的一個「行」字是經過思考後從內心發出來的。我知道他真正的自我明白了,有希望了。

大陸弟子在巨難下沒有白承受。世人開始清醒了。

下面是摘錄的電話中的一個:
A(筆者):是某某派出所嗎?
B(派出所人員):是。

A:您貴姓啊?
B:你有甚麼事啊?你有甚麼事你說吧。

A:我看到一些記錄在案的你們對法輪功做的事。我覺得你們受騙了。所以我想跟你們聊聊。
B:你看的是誰的名啊?

A:噢,我看的是某某某。你們那裏有一個叫某某某的嗎?
B:(想了一分鐘) 沒有。

A:要沒有就好了。現在國內宣傳封鎖所有外國媒體,我就想告訴你事實真相。比如聯合國有個報告說,「天安門自焚」是導演的騙局。放慢中央台的錄像可以發現,劉春玲不是被燒死,而是被警察用重物猛擊頭部打死的;王進東兩腿中間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所謂的「火燄高溫」下竟然沒有變形;劉思影做了氣管切開手術還能接受採訪、唱歌;這一切都符合邏輯嗎?最近北京又搞個居民樓的殺人案,用精神病人嫁禍法輪功,讓大家仇恨法輪功。現在世界上50多個國家都有人煉法輪功,法輪功受到各國政府700多項褒獎,我所在的州(相當於中國的省),得到了14項褒獎,世界輿論一致譴責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外國人煉了法輪功以後,對鎮壓都覺得不可理解,這麼好的功法被鎮壓,想不通。所以他們也到天安門去煉功,告訴人們真相。
B:是啊?

A:對。你有沒有電子信箱?我可以把這些真相都發過去。你就都能看得見。
B:沒有。現在咱們中國,家庭吃飯都是問題。

A:是啊,國家現在用了46億來鎮壓法輪功,建監獄等等。實際上倒霉的都是老百姓。99年前,煉功人給國家節約很多醫療費,國家都有調查的。加上做好人,生產都上去了。現在國庫都空了。人民存的錢,都存到他們那裏做壞事去了。還動用外國投資的錢。國家建設不起來,老百姓倒霉。另外我說,即使吃飯成問題,也不要打人、害人,吃昧良心飯。做壞事得來的錢要雙倍付出的。你沒看《轉法輪》,你不知道。為甚麼煉法輪功的人,打死也不做壞事呢?因為他們知道「善惡有報」的天理。那不是迷信,是科學家還沒有研究出來的科學。就像100年前,如果我告訴你,我在美國說話,你在中國能聽見一樣,你會說是迷信。因為那時人們還不知道甚麼是「電話」。有些道理,你要是能找本《轉法輪》看看就都知道了。對於「善惡有報」的天理,我在文革中就體會到了。我是65年上大學,66年開始文革。我的同班同學要我一起去調查我們黨委書記是否當過叛徒。去了一天我就不幹了。黨委書記領導學校好好的,為甚麼在還沒根據的情況下非要調查他?為甚麼在還沒根據的情況下把他放進了勞改隊?我知道如果趕潮流,我可以成為響噹當的造反派,但我的良心不允許。後來,我決定到工廠去。他們找個老教授讓我們帶去,並叫我們監督他勞動。我和別人不一樣,非但沒有難為他,還幫助他度過難關。在我心中,他是教我知識的教授,不是勞改犯。文革後期,學院院長辦公室秘書親自拿了調令,到深山溝裏把我調回學校補課,當老師(同齡人中只有我一個)。後來我又以訪問學者的身份來了美國。那時我還不懂「善惡有報」的天理,但我知道人要憑良心做事。而那個造反派頭頭,後來聽說病死了。我沒想明白,身體好好的,怎麼突然死了?直到我聽說,文革中整老幹部的軍代表,後來被秘密槍決了時,我才開始明白了甚麼。
B:…… (對方沒有回答,我又說)

A:再有,全世界都說法輪功好,為甚麼偏偏江澤民要鎮壓法輪功?把中國人的臉都丟盡了。你們看到過鎮壓法輪功的正式紅頭文件嗎?沒有。是江澤民違反了憲法,私自下秘密文件。最後他要上法庭被審判的。到時候你們怎麼辦?你們抓的法輪功學員,都是遵紀守法的好人……現在你們知道了真相後,要善待法輪功。以前不明真相時做了甚麼,現在想辦法糾正過來,還來得及。要對自己負責。
B:你說的這些我都聽明白了。不好意思打擾您的話。我這裏有點事情。你說的我都聽懂了。

A:好,那咱們後會有期。
B:好,來過XXX嗎?
A:還沒有。但是我以後肯定想去的。因為我給你們那裏很多人……嗯,也許歷史上哪一世有過緣份。
B:好的。以後到XXX來玩。
A:我會去的,等絕大部份人都知道了法輪功真相,我就回去。
B:那好。再見。

然而,國家機器是龐大的,還有很多很多人,已經記錄在案的人,等著我們的電話去講清真相,清除邪惡的謊言強加給他們的仇恨。

現在我拿起電話時,有一種神聖的感覺。感到是大法賦予的神聖使命:用電話攔截正走在懸崖邊上的每一個生命。我開始體會到了,不帶自我的慈悲善念能化解一切。

「亂世冤緣皆得善解。」(《法正人間預》)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4/1946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