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大陸打電話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9日】師父在2001年DC法會上講到了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重要性,近來明慧編輯部也一再強調了此重要性。我深深地感到正法進程之快,救度可貴的中國人民迫在眉睫。採取各種方式把真相傳遞到國內,是每個正法弟子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我每天除了堅持去中領館前煉功、去中國城洪法講真相外,還利用業餘時間向國內寄真相傳單,打電話。近來我向國內一百多個單位、個人、一些公安局、勞教所、派出所等處打電話講真相,感到效果比較好。下面談談我打電話的一些體會。

我的工作是夜班,不能每天堅持打電話,只能利用休息時間打電話,我通常在下半夜和凌晨打,這是中國國內的下午和晚上,人們一般不太忙,是比較好的時間。為了使對方不罵人造業,又願意聽真相,我都是以他們朋友的身份打,因為那些能和我通話的都是有緣人。電話接通,我先向他們問好,祝他們節日快樂,順便有件重要的事告訴他們,將對他們有好處,因為這些事在國內聽不到。如果對方要問我是哪位朋友,我就讓他們先認真聽我講,講完就會知道我是誰了。等我講完,對方就會很客氣地說:「我們知道了。」

電話講真相一般會遇到三類人:A.願意聽的;B.有害怕心理的;C.被謊言矇蔽的人和邪惡之人。對於願聽的,我就全面地講給他們聽。內容包括:大法在海內外的洪傳情況;各國各級政府給予的700多項褒獎;全世界三十多位科學家提名師父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以及江澤民集團製造的謊言:天安門自焚、哈爾濱和京城殺人血案、1400例來源;對師父的誣陷;4.25和平上訪情況;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及死亡之人數等。講完,我叮嚀他們一定把這些事實真相告訴他們所有的親人及朋友,對他們的親人朋友是有好處的,對方也答應了。對於有害怕心理的,我就儘量縮短時間先講關鍵性的,人人都知道的事。如天安門自焚疑點、哈爾濱和京城殺人血案,1400例來源,迫害致死學員的情況等。並說明這是為他們好,希望在大是大非面前有個清醒的頭腦,不要聽信謊言。他們說明白了,下次不要再打來了,怕電話被監聽。也有些被謊言矇蔽的人,一聽到法輪功就罵,掛斷電話。對這種人我並不生氣,而是可憐,想想師父對眾生的慈悲,我就更覺得應該用慈悲去挽救他。我兩次、三次地打通電話講明知道真相對他生命的重要性。例如有一個男子,我以朋友身份向他問好,他很客氣。當提到法輪功他就罵:「我不聽。」隨即掛斷電話。我再撥通,問他為甚麼不聽就掛掉電話。他說:「我也不煉,法輪功與我也沒關係。我只關心怎麼能掙到錢,別的甚麼也不關心。」又掛斷電話。我再次撥通電話,對他說:「你不應該對我這樣,常言道: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我花時間、精力告訴你事實真相,是真正為你好,這件事不是與你沒關係,而是與你關係很大,你生活在那個環境中,看到、聽到的一切都與你有關係。現在當權者為了打壓法輪功,製造了很多謊言欺騙百姓,其他消息全都封鎖,人們只能聽到政府一面宣傳,甚麼真相都不知道。你聽了這些謊言仇恨法輪功,將對你的生命是不利的。我告訴你事實真相,你在這大是大非面前有個正確的判斷能力,對法輪功的一個善念,將會給你的生命帶來好處。人活著不是只為了一時的享受、快樂,首先你應該關心一下有沒有安全的生存環境。你再富有,家產萬貫,突然被一個歹徒殺害了或一起爆炸事件喪失了生命,這種富有又有甚麼用?今天法輪功受迫害你覺得與自己沒關係,誰能保證自己不遇到事情。遇到不幸事情的人,都希望有正義感者站出來替自己講句公道話,可是別人遇到了就覺得與自己沒關係。就講江澤民集團把殺人犯嫁禍法輪功這件事,是不是在縱容中國人民去作惡呢?只要罪犯栽贓法輪功就可免罪或不判死刑。那麼人與人之間的個人恩怨也去仇殺報復,然後栽贓法輪功不追罪,這個社會怎麼能安寧,好人就沒有安全感了。當權者連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都要迫害屠殺,還能允許甚麼存在呢?」他說:「你講的有道理啊。」乘機我把真相全講給了他。他問:「打死這麼多人,你也是聽到的,我怎麼能相信你呢?」我告訴他我認識的一位朋友是清華畢業的叫袁江,才29歲,非常好的人。11月9日被當地公安活活打死。我同事的朋友是在武漢叫彭敏,為堅持「真善忍」被公安迫害死,他母親因知道真相也在當月被害死滅口。被迫害死的人都有姓名、單位、住址,全是真實的。你聽到這麼多好人被迫害死難道沒有一點同情心嗎?他說同情沒辦法啊。顯然態度轉變了,還說謝謝我。極個別很惡的人一聽到法輪功就攻擊,不願聽電話,我多次撥通電話設法讓他聽到哪怕是一句話,如:中國鎮壓法輪功是錯的;天安門自焚是嫁禍法輪功的;京城殺人犯不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是修「真善忍」的好人,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宇宙永恆的真理;請你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將使你的生命永遠受益……

有的單位領導,在我講真相中,還說:「改日我們再聊」。有個在南方的研究生聽了真相希望我立即把大法的書籍寄給他,也有的人說等法輪功形勢變好了,別忘了再打電話來。

某市一研究所同志,聽到我要講法輪功真相,她讓我等一等,然後把其他工作人員電話接通讓大家聽,還讓我大聲點。我問她在給我錄音嗎?她說不是,是讓多一些人聽。我講完他們該下班了,她叮嚀我下週再打來,好讓更多的人聽。兩週後我又打去電話,更全面地講了真相,還放了10分鐘真相錄音,還念了師父的「法正人間預」。在座的人說,在國內從未聽到過。他們向我提問題,我一一解答。有位男同志問:為甚麼要往國內打電話?我說為救度可貴的中國人,怕他們被謊言矇蔽做出有損於自己生命的事。告訴他們事實真相,好使他們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正確的判斷,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他說:「明白了,謝謝!」一位女同志還向我要了明慧網的網址。我問他們是否願聽關貴敏創作的歌曲,他們驚訝地問:關貴敏也煉法輪功?我說「是」。他們問我甚麼時間能聽到,我答應找到磁帶就放給他們聽。

在給國內某勞教所、派出所、610辦公室打電話,勸善講真相中,告訴他們是受矇蔽的。在上級錯誤的密令:「打死法輪功學員算自殺,不負法律責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指使下,各地公安、勞教所才敢如此大膽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全國已迫害致死1600多名。這些迫害好人的個人已被記載在惡人榜上,形勢一旦改變,這些人就是法律起訴的對像。勸他們趕快停止迫害法輪功,為自己留條後路,否則不但自己承擔一切罪責,甚至還要殃及家人。全國迫害法輪功的公安、勞教人員已遭報應的很多。他們聽了很害怕,問我是不是讓他們趕快懸崖勒馬,我說再不懸崖勒馬就來不及了,這種局面不會持續太久,誰幹了甚麼都有記載。他們約我找個地方悄悄談,有的還讓我經常打電話去把知道的事情告訴他們。

我以朋友的身份通過電話,把大法真相傳到了國內不同的家庭和單位。對救度世人,減輕國內學員的迫害也起到了一點作用。我曾給一些主管迫害的公安人員勸善,講真相,有的還交上了朋友。他們說知道法輪功學員是好人,表示不迫害。事實證明,他們做到了。去年一個敏感的日子,某公安局抓了很多各地證實法的學員,不久通知各地公安領人,但是有40多名學員說是情節嚴重不放,然後就沒有任何信息了。為了營救這些學員,我和兩位功友以華僑和法輪功學員的身份給某公安局多次勸善,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讓他們趕快放人。他們答應把我們的意見向領導彙報,很快某公安局就通知當地公安領人了。一次得知一位功友絕食抗議某勞教所非法關押,生命垂危。為防止強行灌食,我們警告了該勞教所,又通知該功友家鄉的政府部門救人。此功友後來沒有出現生命危險。

當然打電話的過程對自己也是個修煉提高的過程,因為在這過程中會有很多執著心和不足的地方暴露出來,會遇到不同的人給自己很多心性上的考驗。自己能否按修煉人的心態對待這一切,能否真正地做到慈悲眾生,這是至關重要的。在開始打電話時確實有很多「怕心」:怕自己講不好,對方不願聽,更怕對方罵人,因為法輪功問題在目前是個非常敏感的問題,很多人都迴避這個問題,怕給自己惹麻煩。尤其那些被謊言矇蔽的人和邪惡之徒,會有不禮貌的語言,自己能否接受,等等等等。其實這種心理障礙也是一種變異的觀念,是舊勢力的安排。它嚴重地阻礙著我向國內打電話講真相,我意識到必須立即衝破它,才能做好正法進程中的每一件事。我不禁想到正法中,師尊為珍惜每一個生命,默默地為眾生承受了那麼多,苦苦等待,救度著一切可救度之人,可自己還怕別人語言傷害,這與師尊要求做到無私無我的境界差得何等遠啊。每想到這些,頭腦中就會閃出這樣的念頭:「放棄自私,救人要緊,救人要緊」。我就會鼓足勇氣撥通對方電話,只要講上一,兩句,就不感到怕了。有時在電話機旁三、四個小時,六、七個小時一晃就過去了。每次打完電話,還覺得有點遺憾,應該多一些時間打,給更多的人打。就這樣,「怕心」被漸漸地去掉了。

歡喜心也是一顆不好的心,往往會對我講真相中起干擾作用,尤其打電話效果好時很容易生起歡喜心。如一天夜裏本打算一點鐘開始打電話,結果睡醒一看快到國內下班時間了,我非常懊悔不該睡,耽誤了講真相的好時機。不過我還是撥通了一個單位的電話,沒想到有人接電話還願意聽我講,一連七、八個單位都如此,我不由得歡喜心生起,心裏說道:今天的效果還真好,沒遇到不好的人,看來應該睡到現在再打。卻不再自責自己耽誤了打電話的好時機。歡喜心一起,下面的電話就極不順利,不是對方兇狠,就是一連好幾個單位無人接,我立刻意識到不應起歡喜心,為甚麼師尊要讓我們修得執著無一漏呢。我雖然做著講真相、救度世人的神聖之事,但是摻有任何一顆人心都會起到干擾作用,只有在純淨心態下做正法的事才是神聖而偉大的。後來的打電話中,不管效果多好,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是師尊的慈悲,我為這些生命能被大法救度感到欣慰,這與人的歡喜心是截然不同的。

在電話講真相中,也有很多做的欠缺的地方,比如要找某個人就只對此人講真相,忽略了其他接電話的人,沒有重視我們現在面對的任何一個中國人都是講真相的對像。一次打通某市610辦公室找某人,接電話的人說某人有自己的辦公室還告訴了號碼,我就掛斷電話,只打某人的辦公室。我愛人在裏屋聽到了就問我:「為甚麼非要給你要找的人講,其他人為甚麼就不能給講?」他的話一下點醒了我,是啊,講真相還分人啊?我立刻又撥通610辦公室給他們勸善講真相,結果在班的幾個人都輪流來聽,沒有一個人反駁,每個人聽完都客氣地說「知道了」。整個過程長達40多分鐘。最後他們又幫我叫來了我要找的那個人。如果我只給我要找的人講,忽略了其他人,那麼今天這幾個人就失去了知道真相的機會,這將是一件多麼遺憾的事啊。所以我們在講真相中要體現出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生命,不應該有侷限性。

在正法進程中,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神聖而偉大的,也是為了我們修煉提高而安排的,做好的是留給未來參照的。我們應該明白:「歷史的今天,大法賦予我們救度眾生的使命。」我們在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同時,也在救度著我們所代表的宇宙體系的眾生。如果我們不能緊跟正法進程,放鬆自己,不能按照法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做到,不珍惜這段寶貴的時間,就會使很多可救度的生命失去被救度的機會。我們每個緊跟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都有責任做好每一件正法中的事,尤其在目前更應該抓緊時間把突破大陸封鎖、救度可貴的中國人民的事做的更好,不辜負偉大師尊的苦苦等待。讓我們記住偉大師尊的話:「現在的時間要珍惜利用,這時間是留給眾弟子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