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到攻擊的美國人──我在北京的可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6日】我的名字叫盧輝,加州達利市(Daly City)法輪功修煉者。2002年2月14日下午2點,我和尤金.卡芮(Eugen Carai)決定去天安門廣場見證一次世界性和平呼籲。

非法搜查和跟蹤

當我們坐出租車來到天安門廣場附近時,一個穿著制服的警官指著我們說,「搜查他們」。8個像便衣警察的流氓立刻包圍了我們。他們非常仔細地搜查了我們的衣袋和背包。他們搜查了兩遍,然後就放我們走了。搜查中,我問一個便衣警察是誰在搜查我們,「你們為甚麼搜查我們?我們做了甚麼錯事?」他回答說,「閉嘴。我不能跟你說話。」搜查後,我以為我們自由了。但我們發現無論我們去哪裏,他們都一直跟蹤著。我們決定坐出租車。但其中一便衣走過來對出租車司機說:「開慢點。」 我們看到一輛黑色的BMW緊緊地跟著我們的出租車。我們決定去駐北京的美國大使館。

絕對的權力

開了約10分鐘,出租車司機告訴我們已到了美國大使館。我們下了車,走向穿著深綠色制服的中國警衛。我問他:「這是美國大使館嗎?」這警衛說:「是」。我向他出示我的美國護照,並告訴他:「我們被跟蹤了,沒有安全感。」這警衛說:「美國大使館今天關門。」這個中國警衛的英文講得很好。我表達了我們對自己的安全的擔憂:「在美國大使館的門口,我們覺得比較安全。我們能待在這裏嗎?」他回答說:「可以。」這時,一個便衣警察從那輛BMW車上下來跟那個警衛用中國話講了幾句。那個警衛轉向我們說:「你們不能再待在這兒了。」然後他就走開了。我們感到非常震驚,覺得很無助。所以我們決定再坐出租車。在出租車裏,我倆決定分開走,這樣我們才更有可能脫離這個可怕的境遇。尤金剛一下車,4個便衣警察就跟蹤上他,然後綁架了他。我叫出租車司機立刻開走。那輛黑色的BMW緊緊地跟著。我決定下車逃走。不幸的是我只在小巷裏跑了一個街區就被抓住了,他們把我打倒在地上。

拘留中心

我和另外一些人被關在黑暗的走道裏。一位婦女拒絕進房間,呼喊救命。我試圖幫她,幾個警察立刻撲向我們並開始打我們。他們打我的前額和太陽穴。我的眼鏡被打碎了。當我拒絕拍照時,一個警察把我的右臂扭到背後想折斷我的右臂。

江澤民政府製造的假象

後來我們被用巴士轉移到「花園機場旅館」,當我們下車時,他們正拿著幾部攝影機等著給我們錄像。有一個穿著西裝的人想在鏡頭前和我們握手以表示我們受到了歡迎。我拒絕鑽進他們的圈套。我被關進一個房間受審問兩小時。他們問我:你叫甚麼名字?你從哪個國家來?你住在哪個旅館?而當我問他們為甚麼把我關在這兒時,他們甚麼也沒說。他們不承認我被逮捕了。我拒絕回答他們的問題,因為他們沒有權力逮捕、拘留和審問我。他們從未回答為甚麼綁架我。我要求他們立刻釋放我。

更多的假象

在25個小時的拘留期間,每當警察給我們水和食物時,照相機和攝影機總是在那兒準備著拍下這個鏡頭。我們拒絕了任何水和食物。有時,當警察假裝友好地把手放在我們肩膀上時,他們就試圖把這些鏡頭拍攝下來。最後,一群警察把我們押送到機場。

我的憂慮

作為一個美國公民,我對北京警察如此對待我們美國人確實很擔憂。我們甚麼錯事都沒有做,但卻被非法搜查,跟蹤,綁架,拘留,並遭到虐待和辱罵。那些便衣警察甚至可以控制美國大使館門外的中國警衛,而這些警衛是應該保護美國公民的。我希望我們的政府強烈地譴責江澤民政府對無辜的美國公民的虐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