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學員欲探大陸病危父親 中使館不顧人道拒發簽證

|

【明慧網2002年2月26日】今年元月三十一日,突然接到家人電話,告知父親病重住院。經檢查後抽出大量血性胸水。診斷為肺癌晚期,已下病危通知書。

知道消息後,心中不堪傷感。父親年事已高,今年八十有六。父母含辛茹苦,將我養育成人。我長期生活在海外,未能在父親身邊照料。父親亦多次托書,盼我回家。這次若不儘快回去,恐怕難見上父親一面,這怎能對得起生我養我的父親!

心情沉重,歸心似箭,加快辦理各方面事宜。萬事俱備,只欠中國簽證。怎能想到,中國使館竟拒絕給我簽證,理由是,我是法輪功修煉者。

尊老養老,孝敬父母,為中國幾千年悠久傳統。尤其像我父親這樣的事例,做兒女的不管千山萬水,萬事當頭,怎麼困難都要趕回去的。中國使館官員不會不懂這一點。遺憾的是,他們這次卻無視這一基本人道要求。對他們來說,打擊法輪功要高於一切。

中國政府是怎樣對待中國國內法輪功修煉者的,這裏就不用我多言。就像我這樣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子,也要拒之國門之外,拒簽一事,不過是向世人提供了一個活生生的例證,說明中國江澤民政府是不惜用一切手段來對付法輪功的。我不知道,當大使館做出這樣的決定時,對得起自己的天地良心嗎?誰沒有父母親人?一個中國老人在病危之際,卻不能見自己的親生女兒,難道不是損害自己國家國民的利益嗎?一個政府無視人民的基本要求,肆無忌憚地對人道的踐踏,難道不是在損害國家的利益,損害國家的形像嗎?

不該發生的事發生了,然而我堅信,信仰真善忍沒有錯,不論發生甚麼事情,都動搖不了我的信念。而且事情的發展往往不是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記得在考慮是否給我簽證時,一名大使館官員問我,甚麼時候開始煉法輪功的。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我是在九九年7.20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打壓後才知道法輪功的。當從電視上看到這一新聞,覺得很奇怪,一個功法值得政府大動干戈?後來在網上讀到《轉法輪》,我深深地為真善忍所震撼,被其法理所折服。就這樣我走上了修煉之路。正如師父說的:「邪惡利用壞人每一次對我們的破壞其實都是對我們的洪揚!」 (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

善良可貴的中國人,我的父老鄉親,今天發生在中國大陸的這場鎮壓,不要以為與己無關,也許明天就會輪到自己身上。如果我們不從心裏到行動上去抵制,那就是在縱容罪惡。為了不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在更多的人身上,更多的家庭裏,我不能沉默。是誰在製造謊言,是誰六親不認,是誰毫無人道,人們自有公論。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四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6/19511.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6/19511.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