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斯頓中領館無理扣押我的護照的事實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1日】我是休斯頓大學的一名博士後,現正在從事科學研究。我於1997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快有四年了。自1999年7月中國的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堅持修煉,參加各種向世人講清法輪功受到殘酷迫害的真相的活動。在7.20之後的一個月內,我自發兩次去華盛頓特區去向國會議員講明真象,希望他們能夠幫助制止在中國的這場迫害。在休斯頓以及周邊城市舉辦各種法輪功的免費學習班等等。儘管我僅僅做了一個法輪功學員應該做的一點點事,但卻被休斯頓領事館列為「重點人物」。在公園煉功時,有不明身份的人偷拍我們的照片後悄然離去。在我續延護照時,把我的護照無理扣押,現在已經有8個月了,不知何時才能歸還於我。我只是把中國國內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讓更多的人知道,我自己身在美國就遭遇這樣的不公,更不用說在中國國內的法輪功學員了。

2001年2月22日,我帶著兩本護照去領事館延期,一本是我的,另一本是一位在外州的朋友的。為了能儘快得到護照,每本護照都交了加快費,按正常手續第二天就應該可以拿到延期的護照。但是就在當天下午,我太太接到領事館的電話說,我第二天不能拿護照,等領館通知。沒有說明任何理由,電話就掛斷了。

第二天(2月23日)上午,我還是要去領事館取護照,只拿到朋友的護照,當我問裏面的工作人員關於我的護照時,他們讓我等一下,說有人要跟我談話。

後來一位領事出來,把我帶到樓上的一間客廳。他自我介紹說姓徐。很顯然,徐領事對我有所了解。他首先問我作為物理學博士生,為甚麼會迷信法輪功。我告訴他法輪功不是迷信,而是真正的科學。接著我跟他解釋為甚麼這樣。我跟他談了我以前遇到的一些有遙視功能的氣功師,還有我自己親自做的小孩「耳朵認字」的實驗,以及我在大學參加的人體科學研究活動,等等。我用這些經歷向他表明:特異功能是確確實實存在的,只是人們不願相信。同時我也從自己的切身感受和道理上跟他談了為甚麼法輪功能夠增進健康、昇華道德,是利國福民的好功法。

對我的經歷,徐領事無法否認,但他還是妄圖證明法輪功是迷信,搞政治,想讓我放棄法輪功。對於我們法輪功學員去領事館前煉功請願,他說,你知道嗎,你們這樣做,給我們多大的壓力?我說,那是因為警察把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打死、打傷、非法關押、勞教、判刑,我們來領事館前煉功請願,是相信政府,是希望政府懲辦兇手,釋放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我們談了大約2小時。最後他說,你的護照我去問問。

我為了拿回我的護照去領事館多次,但都未拿到。我也多次想約見徐領事,希望他能解決我的護照問題,但他總是說事情太多,沒時間,所以我也就沒有機會見他。最後徐領事在電話中告訴我:「護照現在不能給你,因為你現在還在煉法輪功」,並說要等國內批准才能給我。現在,徐領事任期已滿回國,我就一直沒能拿回我的護照。

我現在是學生簽證,處在一年的實習階段。我的實習期到2002年3月到期,還有四個月的時間。我的教授希望我能夠繼續為他工作,但因為我沒有護照辦理工作簽證只好停在那兒。因為我的護照被扣留,所有的一切都受到威脅。

扣留護照的不僅僅是休斯頓的領事館,據我所知,還包括美國的其他領事館以及英國、德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地的大使館或領事館。隨著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迫害的全球化,越來越多的人受到波及。我也希望越來越多的人能夠了解真象,接受真、善、忍,發出善心,支持正義,共同制止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讓人類的美好未來早日展現人間!

註﹕今天(11-9-2001)我又去領事館要護照,他們把護照還給了我,但是不給延期,理由是我不放棄煉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