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真正的學法(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4日】本文作者李偉.布萊迪(LEVI BROWDE)和傑森.勞福特斯(JASON LOFTUS)在北京時間2月11日下午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遭非法抓捕。
********************************

學法

得法後的一年之中,學法奠定了我的修煉基礎,事實上也是我整個人生改變的基礎。晚上坐下來讀書的時間,是一天之中我最珍惜的時光,也是我最盼望到來的時刻。

通常我先讀一講《轉法輪》,然後再讀些別的,比如各地講法或是師父講法的原文。這麼簡單的事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徹底改變了我、使我提高,真是不可思議。學法的時候,身體的巨大變化和對法的理解都會顯露。我真實地感受到《轉法輪》是通往天堂的階梯,不斷地學法、不斷地用心去同化法時,我上得越來越高。

有時候,我放下書,望著窗外城市裏的燈光,我感到我根本不屬於這個地球。我能夠清楚地看清這個空間的現實、人生的意義,以及在正法期間我在這兒的目的。

好多個月以前,事情開始慢慢有所變化。大法的工作越來越多,煉功點的修煉環境也隨著大家越來越忙而漸漸消失。

我知道學法的重要,所以一直天天學法從未懈怠。但回首過去,我意識到我對學法的理解,在不知不覺中變得世俗,被掩埋在常人學習和讀書的觀念之中。時好時壞,總而言之,我學法的感受變了。以前,學法是最重要和我所做的最神聖的事;在我的心中「學法」是無價之寶。然而最近,我越發覺得學法變成了常人式的「責任」,就好像家務事一樣地成了每天必需做的一件事情。而且,頭腦中開始形成一種觀念,把「學法」當做了支撐大法工作的必需品,而不再把「學法」本身看得神聖、是我們應該盡力做的事情。儘管頭腦中還是把學法看成是「必需」的,然而學法的神聖感以及學法是無價之寶的感覺卻褪了色,越來越變得像是責任了。

我的修煉和所做的大法的事情都進展順利。做為一個修煉者,我時不時會犯錯,向內找,發現了執著,去掉執著後繼續前進。儘管如此,幾個月來我一直感到我需要向前邁進一大步,以跟上正法的進程、圓滿地完成一個大法粒子肩負的使命。但是,我好像不能夠邁出這一步,更糟糕的是我不知道這一步往哪兒邁。

另外,我發現自己連一些基本的事情做起來都有困難。比如早晨起來煉功,每晚讀一講《轉法輪》,用正念正我身邊的環境,等等。我在心裏告訴自己「我要多讀書」,可一次又一次,因為急於著手做大法工作,以確保工作進展順利、按時完成,我總是把學法當成了例行公事一般,而不是我應該珍惜的寶貴時光。儘管有時我學法的效果很好,突破了一些障礙,我只是覺得自己是在修煉的路上坎坷前行,卻並非覺得是因為在正念中精進以及符合了正法對弟子的要求。

回到真正的學法

最近,我們組織了一次集中學法,第一天讀了三講《轉法輪》。讀第一講時,我特別困,一直掙扎著別睡覺--我那時常常遇到這個問題。讀第二講時,還是有些困,但頭腦越來越清醒。當我們讀到第三講時,頭腦變得非常清醒。我再一次地感受到學法的珍貴,感受到通過這樣簡單的行為,我整個的人被神奇地改變著。

那一天過後,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我感到自己已自然而然地在道中。我思路清晰,知道自己需要做甚麼。我精力充沛,不再躊躇猶豫。我以冷靜的思想洞察每一件事,從一個修煉人的角度出發對待每一件事。再也不是每天跌跌撞撞,懵懵懂懂地時而修煉,時而又不像是在修煉。

第三天下午我們讀完了《轉法輪》。這次集中學法令我回想起學法的神聖和珍貴。這真的是上天的階梯,是我們修煉和做好大法工作的基礎。師父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為你們來講就這樣要求。」

這一次的小組學法之後,我從新認識到「學法」在我心中的位置,這是我生存的基礎。這之後許多變化相繼而來。

以前,我時常在參加小組學法時硬挺著使自己集中精力不至於睡著。現在,我完全沉浸在全神貫注的學法當中,一講《轉法輪》很快就學完了,以至令我感到有些失望這麼快就學完了。以前打坐時,心猿意馬的時候多,入靜的時候少;現在打坐,我能夠非常入靜。

我也注意到身體上的一些細小的變化。全神貫注地學完法之後,我的頭髮和皮膚變得很柔軟,身體感到很輕,似乎可以飄起來,思路敏捷,內心安詳,頭腦清晰。

我注意到,自從我每天晚上加倍努力認真學法後,最大的變化莫過於我對自己執著心和每天的修煉體會的洞析有了非常大的提高。在過去的幾個月中,我時常整整一天,有時甚至幾天,都不能清楚地覺察到自己的執著,守住心性,不斷地修煉自己。晚上到家,我常常陷入窘境,找不到一例我是如何在白天發生的那些事情中有意地修煉自己的。如今,在我能夠集中精力勤奮學法後,整個的空間彷彿展現在我的眼前。事情發生時,我可以清楚地意識到考驗來了,認清考驗中暴露出來的根本執著,在這其中修煉自己。現在,每天晚上回到家,我都有許多修煉小故事。好像我達到了一個新的階段,能夠看到更微觀的執著和觀念。當然有些時候還是把握不好。但總是來說,能夠看清自己尚未修好的那一面的根本原因,我感到滿心歡喜。我能夠開始去掉它們了。下面是一些具體的體會:

善解

當師父的經文「法正人間預」發表後,其中的「正法行於世間,神佛大顯,亂世冤緣皆得善解。」這一句對我觸動很大。我想了很多,用修煉人修好的那一面如何使所有的事情都得善解。我達到標準了嗎?我有沒有善解自己生活中出現的所有問題以及我面對的所有難題呢?當然沒有,那為甚麼沒有呢?是甚麼阻擋著我這樣做?帶著這個問題,我繼續努力學法。

接下來的幾天中,通過和其他學員交流對法的理解和修煉心得,我開始看到自己在與人交往時心性上存在的問題。比如,發現自己並不怎麼歡迎新學員,當他們出現在煉功點時,我常常不做自我介紹,也從來不為他們著想。我只管自己坐下來讀書學法,也不那麼關心他們是誰,他們有甚麼問題,等等。我為甚麼會這樣呢?

同時我發現,當我遇到很有主見的學員時,時常不是從法的基點出發,或是有些動搖或是默不作聲。我為甚麼會這樣呢?

這兩件事均源於我的自私。面對新學員,我的善心不夠,只管自顧自,而沒有能環顧四周,確保這是個正的環境,圓融著每一層次中的一切。面對很有主見的學員時,同樣是我的私心所致。我很在意我的名聲,這些有主見的學員會怎麼看我,這一執著令我不能夠從法的基點考慮問題,而是從保護自己的喜好和名聲為出發點。當挖到自己的這一執著時,我感到吃驚。我仍然堅持不懈地認真學法。

在參加這幾天的學法中,我不斷審視自己的私心,一個嶄新的空間展現在我的眼前。追根尋底,我看到了自己一言一行中隱藏的私心。例如,第二天當我走進我的工作間時,環視四週,我的工作間到處是大法資料,我把資料放在辦公室的人都可以看到的最顯眼處。我掛上大法活動的照片,我有一書架的大法資料,有大法的月曆,等等。我的桌子被埋在下面。那天早晨我站在那兒,盯著我的桌子,我問自己:「我為甚麼這樣刻意裝飾我的工作間?這樣做是百分之百地出於善念為了我的同事們嗎?是出於純淨的心想幫助他們得法嗎?」答案是「不全是。」當我仔細地審視了自己的心性,我發現自己擺放上這些東西時思想中摻雜著的常人的「自豪」感。就好像告訴辦公室的每個人「我因修煉法輪功感到自豪。」那天早晨,我看到了自己擺放大法資料時混在其中的常人的自豪感。那麼其根本執著是甚麼呢?是自私。我的出發點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大法和他人了解大法。當我能夠從這個角度看問題時,我立即知道應該怎麼做了。我把大法資料放到抽屜裏,留一小部份在外面,而且資料的擺放位置看上去親切自然。

一個星期六在去中領館的路上,我進了一家馬路對面的小店。在我付錢時,站在我旁邊的一個中國男士向收款員抱怨大法學員在街對面的示威,然後在一張桌子邊坐了下來。我看了看他,心想「這是個講清真相的機會……嗯,是對我的考驗。」因為將這件事情看做了對我的考驗,我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我試想著這樣那樣的辦法,我馬上陷入混亂之中。我感到窒息。我該怎樣跟他講真相呢?我應該說甚麼?在我走出門時還在想著如何跟這個人講真相,然而卻結果甚麼也沒說。一下子,我找到了顯而易見的答案:自私。我完全從自我的角度去看待整個事情,「對我的考驗」。而不是從法的角度出發,以純善的心完全為了這個人著想,希望他知道真相。當我想到這一點時,我的智慧被開啟了,我很容易地看清這件事,而且毫不拘束走過去和那個人攀談起來。用我的智慧以他喜聞樂見的方式與他探討。

很快,我常常可以看到自私的影子。我的思想中,行為中,考慮事情的角度中,我做的每一件事中,到處都是!就像是我以前從來沒可能意識到的微觀中的整個一個境界,瞬間展現在了我的眼前。

在那之後,發生些很美好的事情……

大法溶於心

就在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自私的各種表現之後的幾天裏,在我身上發生了根本的、巨大的變化。我感覺身體變輕,就好像是更微觀的自私和執著被暴露在陽光下,漸漸融化掉。每件事做起來都不費力,我所遇到的每件事都能得到善解。當我遇到問題或不喜歡的事情時,我的心裏不高興或是鎖起眉頭時,我修好的一面就會起主導作用,圓融地善解一切。

例如,我收到外州來的一位學員的電子郵件,我一直與這位學員相處不好。我們不斷地避免面對面,總是讓人感到尷尬。以前我總是迴避同她講話,但那天看她的電子郵件時,一種喜悅油然而生,我想到「你知道,我好久沒和她講話了。」我拿起電話,我們高興地交流了一個多小時,談各自的修煉體會,暢談各自的理解和遇到的問題。我們之間曾有的矛盾都那麼可笑,我們都沉浸在交流中。似乎所有的問題一掃而光。

又一次,我寫好了一篇文章準備發出去,但臨時決定讓另外一位學員先看看。以前我會猶豫著不想這麼做,擔心這位學員會因自己的執著而提出這樣那樣的意見,從而減慢了整個事情的進度。當這種想法剛一冒出來時,立即被我修好的一面捕捉到,「啊炳!我看到你了,自私。這裏已經沒有你呆的地方了!」我給這位學員打了電話,我們一起高高興興地又幹了半小時修改這兒修改那兒。我真的感到在助師正法時,我們像是兩個在空中飛舞的神。

悟到了新的一層,又在這一層挖出了自私,真好!身體變輕了,亦豐富了我的智慧,去掉了跟隨我這麼久的問題,幫助我理解一切事皆得善解的法理,以及以善念對待所有的一切。甚至當我們發正念除惡時,也是出自於善。如今我堅信,所有事情都能用善來解決,所有的問題都能夠得到善解。

為甚麼尤其這段修煉道路如此有力地、大大地改變了我呢?我想有兩點。重要的是要找到根本執著而不是停留在問題表面。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說:

「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層次中,又變得不太好了,他們還呆不了,就繼續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

我的理解是,自私是與我們最初的偏離或是沒修好的一面相關的。當我審視自己的私心時,我明白了這並不是簡簡單單的「在這件事情上有爭鬥心」或是「那件事上善心不夠」,而是真正地找到根本問題,問題的根本來源在於自私。這個從久遠年代起就在骨子裏的私心左右了我的心性,直到掉到常人這裏,自私似乎成了與生俱來的,常常不被察覺。是師父的慈悲,也是努力學法的成果,隱藏在深處的自私被清除。在清除中,更高一層的慈悲與智慧盡顯無遺。

第二點就是看到整個一個面,而不僅僅是一個點。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中說:

「大家知道,物質在微粒下有分子、原子、質子,最後往下追查下去,如果每一層你能夠看到這一層的面,而不是一個點,看到分子一層的面、原子一層的面、質子一層的面,原子核一層的面,你就看到了不同空間中存在的形式。任何物體包括人身體都是和宇宙空間的空間層次同時存在、相通的。我們現代物理學研究物質的微粒,只研究一個微粒,把它剖析、分裂,原子核分裂之後再研究它裂變之後的成分。如果有這樣的儀器能夠展開,看它這一個層次中,所有的原子成分或者是分子成分在這一層中整個的體現,要能夠看到這個景象,你就突破了這個空間,看到另外空間存在的真象了。」

我從師父講的這段法以及自己的修煉中體會到,執著心和其它的事一樣,並不是單獨存在的一個點。每一個點不過是一個境界或一個面的不同的表現。去掉執著心時,如果只是就事論事或注重表面現象,我常常不能夠暴露並根除執著。當我看到執著心存在的一個面時,我會暴露執著的全部,不同的表現出現時,我也能夠使自己辨認出同一根本執著。

當我審視自己的私心,不是簡簡單單地為了保護自己的名譽和得失而自私,或是貪圖安逸,或任何基礎中的一個「點」。而是一個面,不同時間不同程度上滲逶於微觀上的我,交織在我的思想中,言行中。暴露了自私的一個面,而不是簡單的一個點,我發現,《轉法輪》自然流露於心中,大法的壯麗在眼前展現。

(2002年大紐約地區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3/1915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