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與病理研究博士後:「真修大法,唯此為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8日】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美國學員。很高興今天有機會在這裏和大家交流一些近期正法修煉中的心得。

我本來在自己的修煉中想不出有甚麼特別之處;和很多同修比起來,做得也很差。但在學員們的鼓勵下,覺得應該寫一篇體會。不管寫得如何,從中也能把自己的不足的地方找出來,認清它,從而真正地走正自己的路。同時,對同修或許也有些啟發。

利用專業知識來證實法、講真相

我在一所大學做博士後,從事的是癌症與病理研究。以前就有過利用自己專業知識來證實法的想法。後來在一些同修的幫助下,在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下面我想談一談自己從中的一些體悟。

因為前前後後花的時間,精力都很多,所以在其它項目上,比如在網絡洪法上能做的就很少。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自己有些迷茫。看到別的同修在更直接地講著真相,我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是不是起作用。進一步學法中,我理解到,在正法與救度眾生中的確需要這類的工作。因為從根本上講,人來到這世上的目的是通過修煉返本歸真。而我們在揭示現有科學的真相時,也在逐漸地引導人們走向對自然與社會的真正認識;在人們思考,重新確立善念的同時,也在漸漸地正面認識大法。這也是在挽救人。

然後我又想,我寫文章,做這項工作的動機是甚麼?當然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這是在證實法,在講清真相,在洪法,並不是常人的科學知識。但是,自己不去做別的是不是在這方面做得順手,喜歡做,產生了執著了呢?靜下心來思考,我想並不是這樣的。如果需要,我可以隨時改做別的,對我個人來說,是不會有任何區別的。想到這一點,我更加認識到大法工作的嚴肅與神聖。其實,我們不論做甚麼,不管是寫文章,打電話,網絡洪法,還是國內的同修冒著生命危險去發傳單或在各種場合講真相,我們對法的堅定和對眾生的慈悲都是相同的,儘管在具體的表現形式上不同。

後來我又發現了自己隱藏著的另一種執著:覺得自己做的工作是需要技術或專業知識的,時間長了不知不覺又起了一絲沾沾自喜的心。隨即我就意識到這種心是不該有的。且不說和同修相比還相差很多,單單這種私心就是不應該有的。我們的一切知識,歸根到底,也是為我們證實大法才具備的。所以從根本上講,我們唯一應該有的就是為維護大法,讓更多眾生同化大法而努力的心。雖然我們做的事情表面上看起來差異很大,但實質是一樣的。尤其在無數眾生需要救度的重大時刻,一個正法弟子心中想到的只應該是在這期間如何做得更好。如何去證實法,講清真相,提高自己,從而讓更多的生命了解大法真相,同化大法才是自己所應該想的和應該做的。

有時我聽一些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很多真是從內心深處唱出來的心聲。聽了之後很感動,更覺大法的神聖和正法修煉的偉大。我理解寫文章也像講真相或其他的洪法一樣。心態擺正之後,寫出來的文章就能打動人,寫的過程也會變得順利,甚至不需要刻意地去琢磨。

當然寫文章也是多方面的。不僅領域很多,而且在很多題材中,都可以找到切入點,引發人去思考。比如發脾氣容易讓人患上心臟病,這一素材可以引出人要有善念才能真正健康,也能引出精神與物質的關係,甚至還可以從中醫學說來解釋引導人去從新認識傳統文化。所以可以寫的材料是很多的。當然也有感覺艱難的時候,大多都是在自己思想不夠正,把它當作常人中任務來完成時出現的。大法的洪大體現在方方面面,不抱著執著或固有的觀念不放,自己就能從束縛中走出來,提高上來。

在講清真相中提高自己

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自己直接面對面與人講真相的時候不是很多。所以我主要就談一下自己在日常工作,生活中的一些體會。我以前講真相很不主動。只有當別人攻擊大法或提及大法時,才會去講。但這種機會很有限,而且這也很明顯不夠積極。後來我做的好的一些,在與人相處與交談時,就逐漸地引發人的善念,讓人能正面地去了解大法和迫害的真相。比如在談到眾多社會問題,不安定因素,或恐怖主義時,就可以說根本解決問題的辦法在於人心,而不僅僅是法律或高科技。

另外,我體會,講大法的真相不僅限於這些。通過我們的言談舉止,人們在了解著我們。比如我曾經因為自己的片面理解,對自己的工作不怎麼重視,並自以為放下了名利。結果給自己帶來了不必要的麻煩。後來認識到要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去修煉。但又由於片面理解,就想去有意地表現甚麼,結果也不怎麼好。後來意識到,這些都是執著。我個人體會,不管過去還是將來,常人社會的工作都是需要有人去做的,而且是負責任地去做。而且做好工作也是修煉人「善」的體現之一。

「做而不求」的內涵很深。以前只是注重了「不求」,卻忽視了「做」。如果只是表面應付,這不符合常人社會的理,更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其實我們的講真相不只是涉及到的人,而且有背後的高層生命,和其他的不同層次上在關注著這件事情的眾生。在正法中,自己一切不正的部份也不斷地暴露出來,這些都需要自己實修中不斷的昇華中解決。而當自己做得不好時,不僅是自己的問題,也會在不同程度上有意無意地影響著同修,在影響著人們對大法的態度,而且容易被舊勢力利用來鑽空子、帶來損失。當我們真能照著法的要求去做時,人們就會了解到大法弟子的純正和善良。這些師父講過很多,可自己很多時候還是做不好。我想與我學法不足有關係,也與我平時不嚴格要求自己有關係。如果只是把修煉掛在嘴邊,知道了應該怎樣去做,而不去照著法做,這其實不是修煉。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真正修煉才能改變他的人生道路的。而他是一個常人,只是練功祛病健身,誰給他改變人生道路?常人嘛,到哪一天要得病,到哪一天要遇到甚麼麻煩事,到哪一天說不定就得精神病,或者是一命嗚呼了,常人的一生就是這樣的。」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我覺得自己有時知道怎樣做而不去做、或做不好,或有時事情不知如何對待時,實際上有更深層的原因。我想可能就是自己內心深處並沒有完全地相信大法,同化大法。

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是很關鍵的。有一天週末,在集體學法時,感到很疲倦,肚子也很痛,思想上干擾也很大。心中也發正念,但過了一會也不見好轉。痛苦之中想到,不管怎麼樣,即使我只有一口氣在,我就要在這兒學法。再說我讀的是大法,怎麼會有干擾呢?於是我就一心讀書學法,不知不覺中甚麼不舒服的狀況都沒了。

「時時修心性」

像大家一樣,修煉中提高心性的體會很多,這兒只舉一二個例子。

有一次參加幾個同修的討論會,其間看到有的同修為了一些細節或大法工作的操作規程固守己見僵持不下,卻反用師父的話來指責其它同修,心裏真是很衝動,很想站出來打抱不平。冷靜下來一想,如果我也只是去指責別人,那不出於和他一樣的執著心嗎?看到他人抱著執著不放,我心裏很難過。但我也認識到,這件事情讓我看到也決不是偶然的,我自己是不是也有很多時候牢牢抱著自己執著不放卻又意識不到呢?其實很多事情並不一定非得要怎麼做才行,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一念是出於為大法,為真正地救度眾生考慮,還是為著別的甚麼?由此,我又想到師父度化我們,度化眾生之艱難,幾乎要掉下淚來。

太太不是修煉人,有時也給我提意見,說我沒做到修煉人的標準:比如做事拖拉,待人接物不夠善等等。有些地方我也注意到了,所以就想改正。但是一直沒見起色。有一次,她又說我這些地方做得不好。我回答說,「好,我記下來,一定改。」她說,「沒用。你寫過多少遍了,到現在也沒改。」這引起了我的深思。自己一直以為自己是修煉人,在提高著自己,可為甚麼還是有這麼多執著難以去掉呢?就比如洪法時對人態度很好,可日常生活中,尤其在自己遇到不順心的事情時,就不行了。照理說,自己修善應該是無條件的,但為甚麼時而做得到,時而做不到呢?看來還是有一顆埋藏著很深的心,那就是並沒有想從本質上真正地做到善。我個人理解這也就是自己是不是真的願意同化法的表現之一。

有一天看網上同修寫的文章,有好幾篇都是引用其他同修文章中的話作為結尾,心裏有些不舒服。心想,師父的話才是法,為甚麼把其他同修的字句看得那麼重而不用師父的話呢?然後想想自己,認識到這其實也是在提醒自己。我有時自己給自己寫下有些類似於常人的幾條標準來,以便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待人接物時參照,當然一般就管用一、二天。現在想來,都是執著。修煉中以別人,或自己的過去作為參照,這都不行。只有以法為師,不斷地去掉不純,才是修煉。在遇到問題向內找時,或自己想做甚麼事時,要想到的不是自己已經做了哪些,而是哪些應該做,卻沒有做到的,哪些地方還沒有符合大法的要求。作為修煉人,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衡量一切的只能是法。也只有大法才能使自己不斷提高,善解一切,圓融一切。

以上是我通過學法,在正法時期中修煉的一些體會。不妥或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最後,我願以老師的詩《得法》與大家共勉:「真修大法,唯此為大。同化大法,他年必成。」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2年美東地區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