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提高中體會大法的威力──芝加哥大法弟子的近期正法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7日】2002年5月,參加加拿大法會的芝加哥學員回來後,感觸最深的就是:加拿大的正法形勢真好!為甚麼那裏的政府和人民對大法這麼理解和支持呢?加拿大學員每週都有幾次大型的集體學法,通過學法交流,不斷地整體提高,大家能及時從法上取得共同認識,所以他們那裏的正法工作做得好。而芝加哥只有幾個按地區組織起來的學法小組,全芝加哥的集體學法只是大型活動前後才會有。從那以後,每週一次,全芝加哥以及鄰近州的一些學員就聚在一起集體學法和交流。而集體學法和整體提高的效果,在10月份的正法活動中充份體現出來。

一、芝加哥市決議案是整體提高的結果

6月份的芝加哥法會後,一位經常做政府工作的學員找到她的區長助理講真相,希望區長能提議決議案,呼籲制止大陸獨裁者對法輪功的鎮壓。區長助理很快起草了一份決議案,並告訴學員將在7月31號的芝加哥市議會提出。可是區長到時卻沒有提,而且迴避學員。師尊說:「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通過學法,向內找,這位學員認識到是由於心態不夠純,講真相不夠,就調整了心態,開始到每一個區長的辦公室講真相。有一次,她做了一個夢,夢見她拿了一把小掃帚在掃一個大禮堂,掃了半天,才掃出一個角落,後來有一個同修說要幫她,她就醒了。第二天就有一個同修對她說,向芝加哥政府講真相是大家的事,不是幾個人的事,應該動員大家一起講真相。這時候已經是九月下旬了,關於邪惡之首是否來芝加哥的傳言很多。大家通過學法、討論一致認識到:不管邪惡之首是否來芝加哥,這都是我們向芝加哥政府講真相的最好機會。

師父說:「抑制人的東西沒有了,操縱人幹壞事的因素被清除了,在中國大陸以外的人更加清醒了,而且是越來越清醒了,越來越看清了在中國發生的這場邪惡的迫害。那麼對我們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大法弟子來講啊,也是我們進一步講清真相、叫全世界人和各國的政府進一步認識這場邪惡的機會。所以我們在做這方面工作的時候,希望大家要做得紮實一些,讓人們真正地能夠認識這一切。」

如何把工作做紮實一些呢?以前我們講真相,往往都是自上而下的。先是向總統、國會議員、參議員講真相,後來又向州長、州眾議員、州參議員講真相,學員們一趟又一趟地趕到華盛頓DC和伊州首府去反覆講真相。現在伊利諾伊州的參、眾兩院都通過了反對迫害法輪功的決議案。可是,離我們最近的芝加哥各行政區我們卻沒有紮紮實實地全面講過真相。哪裏有漏,哪裏就會被邪惡鑽空子。我們疏忽了,中領館卻在這兩、三年裏對芝加哥市政府散布了大量謊言。學員在向市政府某辦公室講真相時,辦公室官員告訴學員,中領館經常給他們送誣蔑法輪功的材料,每次都厚得很,並且中領館不停地派人找他們,講法輪功的壞話,弄得他們很煩。而他們一煩,中領館就會改派另外一個人來,繼續說法輪功的壞話。官員說:相比之下,你們拿來的真相材料太少、太薄。我們該做的沒做到,邪惡就乘虛而入,毒害世人,這就是為甚麼市議會決議案碰到困難的原因。

如果我們堅持不懈地把講真相的工作做得紮實、徹底,讓芝加哥最基層的每一個區都支持大法,譴責邪惡的迫害,不僅會為芝加哥市民的美好未來奠定基礎,而且整個芝加哥就會形成一個巨大的窒息邪惡、清除邪惡之場。早在1999年6月,芝加哥市的戴利市長就給師父頒發過褒獎,那是芝加哥人民以及與他們相關聯的眾生的希望,可是從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系統地在芝加哥市講過真相,這是有漏啊。現在邪惡之首來不來芝加哥尚未證實,但是邪惡的場已經壓下來了。如果因為我們講真相的工作沒有堅持徹底地做下去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給大法和芝加哥人民帶來損失,那我們就辜負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及宇宙眾生對我們的信賴和期盼,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們應該珍惜這正法的好機會,抓緊救度眾生、講真相,向每一位區長講,同時還要用正念清除邪惡。

大家整體上在法理上的認識一致後,就開始協調行動。有的學員天天到領館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有的學員分頭去找每個區長講真相,到警察局和其它政府部門講真相;有的學員負責寫信,有的負責找印資料,大家真是一個整體。在向區長講清真相中,學員們一次次地去每個議員的辦公室,一次次去發正念,有的辦公室去了5-6次,雖有的秘書都不耐煩了,可學員的精神深深地打動了區長。

9月26日,一些學員參加了芝加哥市議會人際關係委員會(Human Relation Committee)的例行月會,原來預期可能會提出決議案的那位區長卻沒有到會。大家沒有氣餒,在會上發正念,會後又分別去講真相。

有兩位學員直接來到第四行政區區長Toni Preckwinkle的辦公室講真相。學員們交給工作人員一封信,說明來意後,就坐下來等待,並在等待的時間裏靜下心來發正念。區長很忙,接待來訪人員、打電話、接電話,忙前忙後地40多分鐘很快就過去了。兩位學員正在發正念時,區長手裏拿著我們的信徑直向他們走來。區長的第一句話就是:「我以前聽說過法輪功」。還沒等學員開口,區長又說了第二句話:「我將向市議會提出決議案。」此時,學員們強烈地感受到:區長好像生生世世一直在等待著做這件事,我們來晚了!市決議案的工作就這樣在學員還沒有來得及說一句話的情況下,取得了突破。學員們見證了發正念的威力,真切體會到平時向社會講真相是多麼重要。人們一旦知道了真相,善良的本性就會讓他們為大法做他們力所能及的事情,為自己奠定美好的未來。

一次,一位女學員拜訪一位區長,她一邊等著接見,一邊發正念,發完正念,就讀著《見證》。看到國內弟子的偉大壯舉,她的淚就流下來了,心裏想著一定要好好給區長講真相,可等區長見她時,第一句話就說:「我看了你送的材料,我支持你們,你有身孕,一定餓了,我給你拿些吃的。」學員真正體會到心態純淨下,法的力量。

十月二十一日,在邪惡之首抵達芝加哥的前一天,講真相的活動仍沒有停頓。下午四點左右,負責組織協調的學員還在抓緊區長公共接見日的機會讓大家分頭工作。一位芝加哥學員和一位密執根學員來到一位區長的辦公室時天已經快黑了,等待見區長的人很多,比學員們後到的人卻先被接見了,學員們仍然安心發正念。發了一個多小時正念後,見到了區長。區長說他一直在關注著中國的人權狀況,知道對法輪功受到的迫害。他當著學員們的面給Toni Preckwinkle區長打電話,聯名提議市決議案。

師父說:「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們在救度生命。」

那位曾說要在7月底芝加哥議會提出決議案可是卻沒有提的區長,一直迴避與學員見面,學員幾次去議員的市政府辦公室都見不到這位區長。一次有一個學員遇到區長,結果區長態度不太友善,明顯對大法有很深的偏見。大家悟到:我講真相不夠,要進一步講真相。後來,又一個學員直接進入她的區辦公室,要求講5分鐘。區長提了幾個刁難的問題,學員用強大的正念,抵制了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清除了環境中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後來,這位區長不但站出來支持我們,在邪惡之首來芝加哥的前一天晚上,她還打電話給學員,告訴我們她第二天將參加宴會,能見到邪惡之首,問我們希望她做甚麼?

十月二日,Toni Preckwinkle區長在芝加哥市政議會上提出了支持法輪功的決議案。學員們沒有放鬆,仍然一次次地去每個區長辦公室講真相、發正念。十月三十一日,芝加哥市議會人際關係委員會(Human Relation Committee)的例行月會上舉行了聽證,討論了該決議案。六名中國和西人法輪功學員當場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法輪大法怎樣使修煉者身心受益,江氏集團如何在中國迫害法輪功以及在海外如何騷擾法輪功學員。聽了學員的發言,Mary Ann Smith區長表示:這種對法輪功的騷擾和攻擊屬於仇恨犯罪,是美國人民絕對不能容忍的,法輪功學員應該訴諸法律,將罪犯繩之以法。人際關係委員會主席Billy Ocasio也說:「非常遺憾,我們(芝加哥市議會)不是第一個站出來譴責中國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的,但是我們非常感謝Preckwinkle區長首先提出這個決議案,讓我們了解到這種對人權的迫害。」最後,人際關係委員會全票通過了決議案並提交市議會。決議案很快又獲得了包括人際關係委員會主席Billy Ocasio在內的6個區長的聯合提議。11月6日,芝加哥市議會在戴利市長的主持下,全票通過了支持法輪功的決議案,極大地清除和震懾了邪惡。

當我們回顧這項與邪惡之首訪美同期進行的市決議案工作時,很多學員都覺得自己沒做甚麼,是大家一起在講真相。如果學員都覺得自己費了很大勁兒才做成一件事情,那可能就需要看看這個整體是不是有待提高。每個人都是整體中小小的一個粒子,是集體學法、整體提高的力量帶動著每個粒子的提高,是正法的洪勢給了我們機會,推動著我們從法上找出自己的問題,在正法中提高、昇華,聯結成金剛不破的整體。如果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能聯成一個無漏的整體,法正人間的時候就要到了。

二、向警察講真相是保證正法活動順利進行的關鍵之一

這次邪惡之首來芝加哥之際讓我們體會到講真相和發正念的威力,還有向警察講真相的效果,他們的態度從簡單地執行任務轉變為對我們的協助。在邪惡之首訪芝加哥前,芝加哥學員組織了一個向警察講真相的小組,去芝加哥的每一個警察分局講真相。通常是兩個學員一起,一人講真相,另一人發正念。有的學員先在警察局外發正念,然後再進去,講真相的效果比較好。

一次,在警官的辦公室內,學員向警官介紹了甚麼是法輪大法及在中國受到的迫害後,告訴警官:發起這個迫害的中共頭子即將訪問芝加哥。警官立即建議:「他真要來,你們應去抗議。」我們告訴她:「是的,我們正準備舉行一個和平的抗議」,並順便將在德國發生的事告訴了她。她聽了之後說:「這裏是美國,要我們出動大批警察去保護一個獨裁者,沒門。放心,我們一定會保護你們的權利。」

有的警察局長聽了真相後,堅決地說:「如果江某到我的區來,你們一定會有一個滿意的位置。這裏是美國,我們一定保障憲法賦予你們的權利,一定會讓他看到、聽到你們。」

還有的警察局長說:「如果江某要求不讓你們出現,他自己應該回去。」

學員們還向聯邦調查部門(FBI)講真相,向他們表明我們一貫和平抵制迫害的立場,並講述了前一段時間發生的,中國方面的人員對我們跟蹤錄像等情況。當談到中領館花錢僱人組織歡迎隊伍,在休士頓甚至還發生了要求歡迎的人簽字保證「放棄抗議權利,否則罰款五千」的情況時,聯邦調查部門的官員大笑說:「竟有這樣的事?怎麼能放棄憲法賦予的權利?」學員告訴他們德國、冰島怎樣受江氏集團謊言的誤導而違背了自己國家的基本原則。聯邦官員反覆地說:「美國政府不會這樣做」。

在所有警察中,秘密警察精神是最緊張的,並受到各種謠言的干擾,而且很難找到給他們講真相的機會。但是在正法活動中,師尊就把機會送到我們的面前。

當市警察的工作進展順利時,有的學員想到了也應該向伊利諾伊州的警察講真相。於是一天早上就來到州警察局芝加哥總部,警察都不知道這事歸誰管,就層層上報到最上級。後來出來兩位高級警官請學員進去談一談,同時還悄悄通知了秘密警察。一開始警官很明顯地對法輪功抱有成見,想搞清這次法輪功要幹甚麼,有沒有暴力攻擊的企圖。學員就給他們講真相,把帶來的資料一一講給他們聽,他們的態度漸漸扭轉,但還是問了很多學員的個人問題。學員明確指出他是來講真相的,而警官們問的問題則涉及個人資料太多了,要求見州警察局長。州警察局長來了,他告訴學員,這件事總體上是由秘密警察負責的,所以秘密警察需要向他了解情況,請學員等一等。這可真是難得的好機會,學員趕快又給州警察局長講法輪大法的真相,講迫害的真相。

等了一個半小時,兩位秘密警察進來了,他們看學員的眼神就像是看犯人。由於受邪惡謊言的欺騙很深,他們懷有戒心,非常緊張。他們一方面收集學員的個人資料備案,一方面急於弄清是否會搞暗殺之類的破壞性活動。學員仍然鎮定地給他們講法輪功是甚麼,講迫害真相,表明法輪功一貫和平地爭取煉功的基本人權,用煉功和打橫幅來表達學員的心聲,並告訴他們德國和冰島聽信了邪惡的謊言,屈服於江氏集團的壓力,剝奪了學員和平抗議的權利。秘密警察說:這是美國,你們有憲法賦予的權利,我們也清楚應該怎麼辦,會保護你們的權利,不會出現那種事情,請你們配合。學員也說:你們可以向芝加哥的警察了解情況,我們三年來一直在中領館前有抗議活動,也合作得很好,芝加哥警察自始至終保護著我們的權利。法輪功和平的性質,他們最清楚。

學員又向秘密警察詢問能否在邪惡之首往返機場的路上打橫幅,他們說天橋和路面上不行,其它地方原則上可以,但要配合當地警察。學員了解到情況後,立即組織了一個小組勘查好路線。得到外州學員的支援,在邪惡之首必經之地的高速路兩邊和各個地鐵站打開了很多橫幅,使他一出機場就受到了震懾,並且在法輪大法的正義之聲中倉惶逃走。

在講真相中,氣氛緩和下來了。秘密警察又問:「聽說你們自焚?」學員立刻揭穿那是誣陷造謠,是為迫害法輪功找藉口。最後,學員說:「你們聽到甚麼都不要緊,通過我們在這次活動中的表現,你們很快會了解法輪功的。」

講真相使警察對法輪大法及迫害有了一個正面了解,清除了干擾善良人們的邪惡。往年法輪功在芝加哥市中心的遊行都是在街道兩旁的人行道上走,而且市政府規定工作日在芝加哥市中心遊行只允許使用人行道,我們的遊行在星期一,就更不可能獲准在馬路中央走了。但這次卻意想不到的走上了馬路中央進行大規模遊行。

十月二十一日,邪惡之首到來的前一天,法輪功在市中心的聯邦廣場舉行新聞發布會,看到一千多大法弟子組成的龐大陣容,感受到大法慈悲、祥和的正念之場和洪大的正法氣勢,負責管理遊行事件的警察局長高高興興地調動了大批警車和摩托車,還特別調來了一批芝加哥特有的騎警在前開路,警察們騎著高頭大馬領路,遊行隊伍堂堂正正地走在馬路中央。按照學員要求的路線,從聯邦廣場出發後,遊行隊伍首先繞著市政府大樓轉了一圈,然後沿著最繁華的密執根大道從南向北遊到邪惡之首預訂的飯店,並在其旁邊做短暫停留,然後行至中領館前發正念。警察還把中領館前的半條街攔住給學員用,攔街用的墩子上,整整齊齊地掛滿了各種大法的橫幅。盛大場面、莊嚴的氣勢,即使在人這個空間也蔚為壯觀,震撼了世人,更有力地清除了另外層層空間的邪惡。

一位芝加哥論壇報的攝影記者告訴學員,他這三年來經常在法輪功活動時參與採訪,他對學員們這種堅韌不拔的精神非常敬佩。在遊行過程中他由衷地讚歎:「真了不起。非暴力的和平抗爭是威力最強大的。」

遊行結束後,一位學員在中領館前意外地碰到了一位很久以前曾去過他們煉功點的美國人,這位美國人手裏舉著一個譴責邪惡之首的牌子,高興地說:「今天太幸運了!我到聯邦廣場的郵局去辦事,發現法輪功在那裏舉行新聞發布會,太壯觀了!我參加了,又一直遊行遊到這裏,棒極了!」學員發現那位先生早飯還沒吃呢,而當時已經是下午3點了。

通過這次活動,我們更深刻地意識到,大法弟子在活動中的表現,一舉一動都是講清真相的重要組成部份。雖然江氏集團四處散布謊言,但是在大法弟子純正的行為面前,一切謊言都不堪一擊。在我們事先向警察講清真相的過程中,只要是以前和我們打過交道的警察都這樣說:「我們不會聽信(領館的)誣蔑。你們以前的每次活動都很和平。我們對法輪功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一位警察總局直接負責邪惡之首來芝加哥這一事件的警察局長說:「我以前去中領館前觀察過你們的抗議活動,就是很和平的煉功。我對你們很放心。如果有人給你們搗亂,請立即通知我們。」那些對我們還不是很了解的警察,這一次活動也給了他們一個極好的了解真相的機會。

在認清中共的謊言後,芝加哥市政府、當地警察、FBI以及國家秘密警察都參與安排法輪功的和平抗議場地,共同決定把邪惡之首所住的賓館正門對面的公園給我們用。
後來,FBI的官員還主動打電話給學員問:「你們對那個位置滿不滿意啊?歡迎的隊伍裏有沒有攻擊你們的標語啊?有情況可以告訴我們。」等等。

由於中共四處散布謠言並施加壓力,本來警方規定學員只能在劃定的範圍內打橫幅和煉功,晚十點公園關門後要撤離。十月二十二日,在邪惡之首下榻的飯店前面和周圍布置了大量警力,戒備森嚴。整整一個白天,法輪功學員自始至終寧靜、祥和地發正念和煉功,和其他抗議團體,尤其是被用利益買來的歡迎隊伍的喧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後來連歡迎隊伍都對法輪功肅然起敬。警察們也被感動了。負責現場指揮的警察局長多次表示法輪功的表現真好。

晚上,當其它的團體離開後,警察局長將絕大部份警力都撤離了。臨走時告訴我們說:「我們很高興,和你們合作真愉快,其它團體那麼吵,法輪功還那麼安靜,一點都不讓人擔心。周圍的居民白天在抱怨那些歡迎隊伍過份喧鬧,可是沒有人對法輪功有意見。」所以學員們可以留下繼續守夜,而且後半夜放心地只留下一位警察。

第二天早上,邪惡之首要離開之際,警察額外劃出了多處其必經的路口允許學員們打橫幅,比學員晚到的歡送隊伍只好站在學員後面。當邪惡之首就要出來時,有學員問警察可不可以喊「法輪大法好」,警察說:「當然可以!喊,喊呀!」邪惡之首就在「法輪大法好」的聲浪中經由運垃圾和貨物的鐵門倉惶逃走。

當天,芝加哥的主要電視台在黃金新聞時段報導了法輪功的消息。市政府的官員說:「那麼多正面的報導,說明大家都在了解你們。」

湊巧的是,西北大學的校車正好經過大法學員靜坐的公園,每半小時至一小時一班。乘車的中國學生、學者被這龐大而和平的抗議震驚了,好多人離位叫道:「快,快看,是法輪大法」。儘管有歡迎的隊伍,可他們並沒有加入,有人還到法輪功靜坐的人群中找自己認識的人,有人則通過電話表示支持。

西北大學醫生人權組織在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議後,當即與法輪功學員聯繫,請學員做一個講座。第一次講座後,覺得不夠,又第二次請學員來講給更多的人聽。在第二次講座後,一些人當即寫信給認識的議員,請他們提議支持法輪功,一些人當即表示要學大法,請學員再回來教他們。

三、伊州其它地區及美中地區學員的共同努力

伊利諾州其它地區以及許多美中地區的學員也積極參與了這次正法活動。這次活動如果有一些成功的地方的話,也是與所有參與進來的學員的共同努力分不開的,也體現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伊州南部香檳地區的學員負責協調伊州州政府和議會的講真相活動,使芝加哥學員能全力以赴在芝加哥市全面講真相;密西根州有學員提前幾個星期來芝加哥參與每日中領館前的發正念活動;明州、密蘇裏州、印地安那州學員承擔大量製作中英文橫幅標語等工作,使江XX所到之處都是大法橫幅;等等。學員們在活動中更加體會到學員們整體提高、共同努力的重要性。

四、師尊的慈悲苦度

這次邪惡之首的芝加哥之行,是全體學員整體提高,全面講清真相,清除邪惡的絕好機會。芝加哥學員在正法的實踐中更加體會到:師尊時時都在看護著我們,不僅為了我們的安全,更為了我們的提高看護著我們。每當我們能以大法為重,心念純正時,講真相的機會就會不期而至,時間、地點、人物,一切都那麼及時、和諧,引領著我們邁出正法的每一步。

師尊在《轉法輪》裏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你一個常人的身體,就能夠演化這種高能量物質構成的那種高級生命體?根本就不可能,談起來都是笑話。人體在另外空間的演化過程是相當玄妙、相當複雜的,你根本就做不了這些事情。」

表面上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實質上正法當中的一切機緣安排,哪一樣是我們帶著常人的身體和常人之心而力所能及的呢?不都是師尊在做嗎?我們這些微不足道的大法粒子,是在師尊正法洪勢的帶動下,才得以熔為一個整體,不斷地提高和昇華。

師尊說:「因為多方面原因我不想過多地出來,最主要的原因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在救度眾生,每一個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要有機會走自己的路,所以作為師父來講,不能不給你們自己證實法的機會。得讓你們自己去做。」(《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深深感謝偉大的師尊以他洪大的慈悲和巨大的承受,為大法弟子開創了證實法的機會,為宇宙眾生開創了萬古不遇的機緣!

(2002年美東地區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