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看守所和高陽勞教所的禽獸暴行:毒打、虐殺、灌食大便、電擊乳房和陰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7日】我是河北衡水的法輪功學員。自1999年10月19日被當地惡警抓回後被非法拘留14個月,之後又被非法判勞教2年。

衡水公安局「610」殘酷迫害大法與大法學員。在99年12月5~6日兩天的時間裏拘留所所長耿佔伍帶領管教李、郭、高加班加點毒打迫害大法學員,嚴刑拷打,電警棍、打內傷的大扳子、老虎凳、帶牛鼻子銬都用上了,逼著學員寫在所「不煉功,不背經文」保證。有十幾名大法學員被毒打。有一個五十多歲的學員被毒打得心臟受損,吃飯、大小便需別人照顧,到現在身上還有留下的疙瘩,就是這樣他還被戴上背銬。

我就是在這次被毒打成心臟病、腰造成嚴重內傷,三個多月渾身巨痛的每天吃不下東西,只能睡一個多小時的覺,昏死過去兩次,可所長耿佔伍說我裝傻,不讓其他學員照顧我,零下十幾度住東屋沒有暖氣,也不放我們回家,要我們寫「不煉功、不上訪、不串聯」的「保證」等才可放人。敲詐勒索學員家屬的錢,不給錢就不讓見人。

大法弟子安秀坤,以絕食抗議惡警的殘酷折磨,絕食到第六天被所長耿佔伍和南看守所惡警崔德儒強行野蠻灌食,致使食物灌入氣管,使本已極度虛弱的安秀坤奄奄一息,儘管這樣仍不讓家屬接見,住院後也不通知家屬,醫治無效後瀕死之時才告訴家人,致使安秀坤死在醫院。安秀坤死後,惡警對喪事無理干涉並將其丈夫非法勞教。

看守所所長司新坤強制大法學員勞動,不讓反映意見,毒打大法學員。單淑芳被帶牛鼻子銬將近一個月。管教李立剛更是凶殘,不讓學員說話,他在監視器知道了學員之間說話,哪怕是說生活上的也要帶牛鼻子銬,警棍毒打,站牆根,讓那些社會上的惡棍們包夾大法學員。在市局李役兵的指使下,惡警翟啟明、屈廣勝、何子寶、李強等殘酷迫害大法弟子。惡景翟啟明提審大法弟子蔡永存時,將一杯剛燒開的水澆在了蔡永存裸露的雙腳上,並且隨後就是一頓毒打。大法弟子肖新改被公安一科的惡警毒打後,惡警立強讓肖新改一手上舉,一腳踩在拖布把上,此招名曰「金雞獨立」。大法弟子侯國瑞被一科的惡警打得死去活來。大法弟子崔素芳被屈廣勝、何子寶等惡警提審時,屈廣勝把崔素芳的一條腿打傷,一隻手腕打斷,腰部打錯位,還揪著頭髮猛擊崔素芳的頭部,屈邊打邊說:「我叫你死不了也活不成。」何子寶揚言,喝了酒再審煉法輪功的才過癮呢。崔被打的無法行走,於當晚一點點挪回了監室。崔素芳的生活不能自理,崔的另一隻好手被銬在石頭炕上,司新坤、李立剛等人還命令20多人誰也不准理她,否則帶背銬、加長刑期。惡警崔德儒逼著崔吃飯,嚥不下去就是一頓耳光。大法弟子肖新改對惡警們說了一句不准打人,惡警崔德儒就把肖新改打了一頓耳光,致使滿嘴流血。肖新改因被殘酷折磨,現已死去。

2001年4月19日,榮大翠(七十多歲)、張九會、田桂香、李靜、尹春梅從家中或單位被綁架到洗腦班,李、尹不向邪惡低頭堅決抵制洗腦又被行政拘留,並超期關押數月之久。尹春梅在所長耿佔武念污衊大法報紙時,只因公開說那報紙上說的全是造謠誣蔑,所長耿佔武咆哮說:「這是黨報,你這是反黨,現在是無產階級專政,沒有你說話的權利。」給尹強行戴上背銬,前銬戴了一個多月之久。後兩人都絕食闖出來了。

我是去年4月8日和二十名學員從石家莊所轉去高陽的,就因當晚在辦公室背《洪吟》就被邪惡之徒們說違犯了監規,上刑電棍電,二三十名隊長輪流打我們,強迫寫在所「不煉功、不傳功」的保證。海琴被迫害成了植物人,有四五名學員堅持不寫,而且絕食抗議,被灌了大便,這四五名學員被電的死去幾次。河北高陽勞教所在全國迫害大法學員上名列第一,其手段極其殘忍卑鄙。大法學員都被非法關押在五大隊,女學員是一個中隊。那裏的惡警隊長從18歲到50來歲打起大法學員來個個爭先恐後,甚麼樣的招都用。大法學員們每天一句話也不能說。「包夾」是那些賣淫、吸毒的勞教犯人。惡警隊長們助長這些黑社會的敗類讓她們整治大法學員,把流氓們的招用在大法學員的身上了。在強制洗腦班上,24小時用電棍電擊,強迫念揭批材料,不念者就被長時間電擊。有一次大李教導跟我說:「在這裏我是隊長我說了算,我讓你轉化,你不轉化,我就想方設法收拾你,讓你死不了活不成,精神身體雙摧殘,最後完全崩潰了。」這裏的隊長就是這樣折磨著我們大法學員。最後剩下了我們十幾人,每天被強制看揭批師父的錄像,材料。隊長們找茬,要我們唱歌,板數,背監規,到前邊黑板下面開飛機,手心放上鞋,鞋掉了就打手心,晚上背土沙袋。大法弟子池桂英身材瘦小惡警還讓她背兩袋。就這樣背土袋、板數、唱歌,甚麼時候隊長滿意算完。夜間被逼迫蹲在草地裏捲起衣服袖到最上邊讓蚊子咬,四十度的天氣強制勞動背土,回來不讓洗臉、洗手更別說洗澡,晚上不讓睡覺,罰站、罰蹲。在上刑時,惡警讓每個學員蹲在地上,手在兩邊用銬銬在地上,一蹲就三天三夜,甚至更長。張家口二院護士長、大法弟子李文平腳因此成了殘廢,王所長還誣蔑說:看你煉法輪功煉的腿腳都甚麼樣了。

這些惡警們個個摧殘我們,還誣陷我們的師父,栽贓我們大法。有幾個男隊長把電棍放進女學員的衣服裏電乳房,陰道,嘴裏還說著下流話,都是些禽獸不如的東西。他們用這種方法逼迫學員妥協以便得到上級的獎勵、獎金。五大隊的隊長們輪流到縣城吃喝、玩樂、跳舞、開慶功會。還有一幫心裏明白可實際上協助惡警迫害大法學員的叛徒敗類,助長了惡警隊長們的邪惡,更加瘋狂迫害我們這些堅定的大法學員。我們就是這樣承受著生不如死的殘酷迫害,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犯罪事實。

在五大隊的男學員更是慘不忍睹。全身被惡警用警繩綁著吊起來再用電棍電是常事。這裏是魔窟。

當地衡水610公安局非法延教了我7個月,2002年4月在高陽勞教所提前50天解教。在我們偉大師父的呵護下我們十幾人都闖了出來。

2001年9月,衡水市610又成立邪惡洗腦班,開始一批批從家中、單位綁架大法弟子。暴徒們瘋狂抓人、抄家,甚至把防盜門砸爛。它們規定半個月為一期,還要強行收取每人每期3500元的高額費用(平均一天230多元),如果不背叛信仰,就繼續關押,繼續罰款。衡水市邪惡洗腦班頭子、市公安局一處610惡棍王常新與另一歹徒鄭根起在洗腦班強制那些堅定的大法學員24小時不讓睡覺,有的一星期之多,有的更長,特別是趙圈鎮的孫秀敏50多歲,景縣的孫彥雲40多歲,市四中苑勤改40歲(在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解教,但不讓回家,直接被綁架到洗腦班)連續24小時不讓睡覺,一直被叛徒馬桂玉、張俊者、徐傑、張風江、單淑芳等灌輸自欺欺人的謊言。惡警王長新親自多次毒打三位學員。

現在衡水被強制洗腦的學員基本上都醒悟過來,在網上發表了聲明強制洗腦作廢,而且積極投入到正法中來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今年十六大期間610惡警們私自闖進流離失所大法學員的家,到處搜東西,甚至連孩子的鞋都拿走,還有方便麵等,這哪是警察簡直就是一群強盜小偷。現在邪惡洗腦班已解散。但建議見此消息的衡水大法學員:為了大法工作的安全、順利、暢通;為了減少迫害,損失,建議加強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迫害衡水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讓那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惡警、邪惡之徒、不法官員、叛徒們遭報應,不能讓它們再繼續作壞事。

我們大法弟子,珍惜吧!珍惜我們的機緣,完成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

衡水市犯罪人員:
政法委書記:田結實
公安局長:劉廣英
公安局一科科長:李役兵;惡警:何子寶、翟啟明
第一看守所所長:司新坤;惡警:崔德儒、李力剛、李向雙、趙鬼子
行政拘留所所長:耿佔武;惡警:徐秀來、郭陽迎、李金良、申中山、溫增文
河東派出所所長:屈廣勝;惡警:張樹清、李強
衡水市洗腦班總頭目:鄭根起
衡水市洗腦班副頭目:王長新
人民路派出所副所長:劉彥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