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後的防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4日】我叫陳綱,是一名德國慕尼黑技術大學的學生。我親身經歷了1989年6月4日解放軍開槍鎮壓民運的事件,在北京軍事博物館附近的北京鐵路總醫院,親眼看見許多被子彈打死、打傷的市民和學生,在北京的長安街上看到被坦克碾成肉餅,薄薄貼在地上的人的屍體。之後僅僅因為我拒絕表態支持政府開槍鎮壓無辜的學生,也直接被迫害,不得不休學一年。

如今中國當權者對正義之士的迫害也延伸到德國。因為我煉法輪功,因為我對真、善、忍的信仰,中國領事館拒絕給我頒發新護照。因沒有有效護照,長期以來德國方面不能給我正式的居留簽證(Aufenthaltsgenehmigung),我現在只有兩個月有效的到明年1月底的申請簽證的證明(Bescheinigung Ueber die Beantragung der Aufenthaltsgenehmigung), 這已經給我在德國的學習、工作帶來很大的麻煩。

再看今日中國國內。人們連享受健康的權利都沒有。我的母親潘惠琴,現已退休。煉了法輪功以後,她的身體越來越健康,擺脫疾病困擾,又獲新生。1999年7月20日中國政府中的一小撮惡人迫害法輪功後,強迫人們在所謂百萬人簽字運動中簽字反對法輪功,我的母親因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非淺,拒不恩將仇報而簽字,遂被公安掛號定為重點,其後不久欲抓之,我的母親不得不離家避禍,自2001年10月至今一直流離失所一年有餘。北京首鋼的610辦公室還停發了她的退休金。惡警對這位退休老人窮追不捨,不遺餘力地多次派專人從北京前往河北省我們的老家欲加害於她,還經常去我們的親朋好友處騷擾,威逼追問其下落。

我的家庭僅僅是一個普通的中國家庭,在獨裁專制的淫威下就已經飽受迫害。如今這只魔爪又伸向了600百萬無辜的香港同胞,以所謂23條妄圖使本來生活在自由的藍天下的600萬香港同胞也生活在其恐怖的陰影下,讓發生在我的家庭上的悲劇也在香港上演,作為曾經深受迫害之苦的我是不願看到600萬生命面臨災難,一切正義的人們也不會聽之任之的。本質上這是邪惡向文明的挑戰,因為我們的麻木才使獨裁專制的陰影揮之不去,如此囂張,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香港已經成為我們最後的防線!香港的未來成為我們人類是否還正義尚存的檢驗!有趣的是邪惡在地球上總是與一些特別的數字聯繫在一起,從6.4,7.20,610,到911,現在又冒出了個23。今天是我們對這些邪惡的數字說不的時候了,今天我們如果還不能勇敢、果斷站出來說不,那麼它們明天就有可能出現在你的眼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